《追风筝的人》| 一场终其一生的的救赎之旅

任朝
2018-04-03 17:02:22

我追。

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

但我不在乎。

我追,

风拂过我的脸庞,

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

—— 《追风筝的人》


很少有一部畅销书像《追风筝的人》一样,能畅销长达十年之久。

2013年感恩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带女儿逛书店,选购了20多本书,其中有《追风筝的人》;高圆圆在《快乐大本营》里推荐了《追风筝的人》;胡歌、马天宇、窦靖童等明星的推荐书单里,也有它。

我想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都可能会有这样的时刻,不经意间就犯

...
显示全文

我追。

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

但我不在乎。

我追,

风拂过我的脸庞,

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

—— 《追风筝的人》


很少有一部畅销书像《追风筝的人》一样,能畅销长达十年之久。

2013年感恩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带女儿逛书店,选购了20多本书,其中有《追风筝的人》;高圆圆在《快乐大本营》里推荐了《追风筝的人》;胡歌、马天宇、窦靖童等明星的推荐书单里,也有它。

我想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都可能会有这样的时刻,不经意间就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以为错误只要逃避,就会被时间冲淡然。

但是永远有一些东西在与时间抗衡,就像哈桑曾对阿米尔说的:

“为你,千千万万遍。”

什么样的人,可以坦然吐出这样的字句?

什么样的人,可以看着别人的眼睛,许下这样的承诺?

那是生命最初的单纯与善良,还未被世界污染。

为什么我们需要被救赎?

在这本书里,主人公阿米尔在童年时亲眼看着自己的仆人哈桑被霸凌,什么都没有做。

而为了逃避这种负罪感,他选择了陷害哈桑偷东西,让他被赶走。阿米尔显然是在报复些什么,但在他还没有能力正视现实的时候,这种报复,显然找错了对象。

我们为何总是容易把最亲近的人当成敌人,而对那些真正伤害我们的东西视而不见。

当你逃离那些负罪感,同时也意味着丢掉了最初的纯粹和天真,直到我们习惯了虚伪,把麻木当做幸福,用陪伴掩盖孤独,用狂笑掩饰虚无。而这个纯粹的自己,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被我们自己亲手掩埋。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救赎的原因啊,即使那个人已经无法听到你的对不起,我们仍然需要去面对那个难以被正视的自己,去直面那些伤害我们的东西,去抚慰那些被我们伤害的东西,歇斯底里地痛一场,不仅是为了别人,更是为了自己的完整。

所以在这本书里,其实最打动海狸的是,成年后阿米尔为了救赎而回到阿富汗,从塔利班手里救回了哈桑的儿子索拉博。我们来看阿米尔带索拉博放风筝的这个场景。

我们对友情最大的误解,就是以为它是万能的

或许,许多人会感动于小说第一页的一句话——“哈桑从未拒绝我任何事情。”

听上去,这是多么忠诚的友情。

然而,当海狸读到这句话时,却痛苦起来,我讨厌这个句子,以及这个句子中对哈桑这种情感的赞誉。

因为,这让海狸想起最近常在脑海盘旋的一句话——我们对友情最大的误解,就是以为它是万能的。有时,我们会甘愿做友情的炮灰,觉得那样才是真正的友谊;有时,我们会要求朋友做自己的炮灰,以此来证明这个人的确是自己真正值得交的朋友。

当阿米尔——抑或作者——在怀念“哈桑从未拒绝我任何事情”时,其实就是在渴望哈桑做自己的友谊的炮灰。

阿米尔少年时的确有这样的渴望,他和哈桑有过以下一段对话:

“我(哈桑)宁愿吃泥巴也不骗你。”

“真的吗?你会那样做?”

“做什么?”

“如果我让你吃泥巴,你会吃吗?”

“如果你要求,我会的。不过我怀疑,你是否会让我这么做。你会吗,阿米尔少爷?”

哈桑的反问令阿米尔尴尬,他宁愿自己没有质疑哈桑的忠诚。然而,哈桑不久后还是做了炮灰。

那是阿米尔12岁哈桑11岁时,他们参加喀布尔的风筝大赛,这个大赛比的不是谁的风筝飞得更高更漂亮,而是比谁的风筝能摧毁别人的风筝,最后的唯一幸存者便是胜利者,但这不是最大的荣耀,最大的荣耀是要追到最后一个被割断的风筝。

这一次,阿米尔的风筝是最后的幸存者,而哈桑也追到了最后一个被割断的蓝风筝。阿米尔无比渴望得到这个风筝,因为他最大的愿望是得到父亲的爱,他认为这个蓝风筝是他打开父亲心扉的一把钥匙。

哈桑知道阿米尔的愿望,为了捍卫这个蓝风筝,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也想得到这个蓝风筝的坏小子阿塞夫和他的党羽鸡奸,这是阿富汗男人最大的羞辱。这时,阿米尔就躲在旁边观看,孱弱的他没胆量阻止阿塞夫的暴行,也不情愿跳出来让哈桑把那个蓝风筝让给阿塞夫。

于是,哈桑就沦为了阿米尔的炮灰,他付出了鲜血、创伤和荣誉,而换取的只是阿米尔与爸爸亲近的愿望得以实现。

阿米尔明白自己的心理,他知道胆量是一个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他的确在想:

为了赢回爸爸,也许哈桑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我必须宰割的羔羊。

哈桑知道,阿米尔看到了他被凌辱而未伸出援手,但他还是选择一如既往对阿米尔奉献他自己。

所以,当阿米尔栽赃哈桑,造成哈桑偷了他的财物的假象时,他捍卫了阿米尔的荣誉,对阿米尔的爸爸说,这是他干的。

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是在做阿米尔的炮灰。当时,他被拉辛汗叫回来一起照料阿米尔的豪宅,但塔利班官员看中了这栋豪宅,并要哈桑搬出去,哈桑极力反对,结果他和妻子被塔利班枪杀。

做阿米尔的炮灰,这主要还是哈桑自己的选择。

对此,海狸的理解是,我们爱一个人,多是爱自己在这个人身上的付出。如果自己在这个人身上的付出越多,我们对这个人就越在乎,最终会达到这样一个境界——“我甘愿为他去死”。

的确,正如《追风筝的人》里的主人公阿米尔一样,我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风筝在飞,线在手的放风筝的人呢?看似细细的一根风筝线并不起眼,而线的那一头又何尝不是交织着亲情、友情、爱情的人生呢?

于是,不如把阅读《追风筝的人》一书,看作是开启追寻真实的真我的旅程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