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 浪潮 7.9分

国华书院阅读导读第113期:《浪潮》

国华书院
2018-04-03 16:41:14

《浪潮》

讲序:国华书院阅读导读第113期

代 码:113-180331

名:《浪潮》

作 者:托德•斯特拉瑟(美)

译 者:于素芳

间:2018年03月31日(礼拜六)

点:山西吕梁·國崋書院

讲:杨国华

标题: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上一周,我们推荐的是《沉默的大多数》,作者王小波。

过了几天,有学生发来微信。为了郑重其事,以及与后文呼应,我描述如下。

2018年3月,山西一名小学生,问老师,毛泽东在追思张思德的追悼会上说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们有缺点,任何人可以指出,只要说的对,对人民有好处,他们就改正。那为什么王小波父亲王方名给共产党提意见却遭批斗,这不是很矛盾吗?对此,她的老师只能给她就事论事,把事情来龙去脉去搞清楚。某种程度上,我没有回答孩子的问题。

对了,问我问题的是书童高碧阳。

如果孩子又问我,那时中国人为什么那么疯狂?为什么无论工人、教师、农民还是职员都不对自己的过火行为进行道歉?对此,我仍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直到遇见《浪潮》!

1967年4月,美国加州一名高中生,问老师,为什么德国人声称,对于屠杀犹太人不知情?为什么无论农民、银行雇员、教师还是医生都声称他们不知道集中营里的惨剧?对此,他的老师罗恩▪琼斯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但是。

罗恩▪琼斯决定进行一次大胆的实验,他要在教室里模拟纳粹德国。从4月3日到7日(礼拜一到礼拜五),这个4月的第一个整周,因为一个学生的发问和一个老师的奇想,被载入史册,成为半个世纪以来被不断讨论的一堂课。

实验并不复杂。

罗恩▪琼斯提出四大口号:“纪律铸造力量”,“团结铸造力量”,“行动铸造力量”,“荣誉铸造力量”,并一一充实细节。比如,在课堂上,只能称呼罗斯先生;所有人都得穿统一服装;设立团队LOGO;起立坐下整齐划一;积极发展新成员;为了集体荣誉排斥异己等等。

他给集体取名“浪潮”。

确实,学生在整齐划一的气氛中,很有激情,连平时懒散的学生都变得积极很多,学习效率明显提升。每次上课前,先集体喊口号,行问候礼,这种氛围确实很鼓舞人,连老师本人都觉察到自己很迷恋这种气氛。老师给学生发社团会员卡,有的卡片背后带特殊字符,那意味着得到这种卡片的人可以对其他人进行监督,并给老师汇报。

有没有人持怀疑态度呢?

有,劳里。

这个女孩之所以能保持怀疑精神,除了自身个性以外,还有就是家庭环境,她妈妈经常说:“宝贝,我们养育你,是想让你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记住,大家都做的事情不一定是正确的。”所以,劳里在整齐划一的氛围背后,发现同学们对老师毫无异议的服从,这让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她发现,同学们预习课文付出的思考更少了,回答问题脱口而出,就像是死记硬背的,没有分析,没有质疑,同学们变得越来越喜欢让老师替他们做决定。

有一次,老师并没有发布指令,但同学们在那种气氛下,自发做出问候礼动作,并大喊口号。劳里的质疑让班上原来比较懦弱的一个同学知道了,他毫不客气地跟劳里说,别忘了这个,说的时候,甩了甩他手上有特殊字符的卡片,那卡片意为着可以举报与团体不一致的行为和思想。

就是这个懦弱的学生,突然有一天跑到老师那里,说他要给老师当保镖。老师感受到了学生们强行加给他的重要身份,“浪潮”的最高领导者。老师在这个过程中,看到那么多人对自己俯首听命,拥有权力的这种感觉他很享受。在他读过的书里说到权力具有诱惑性,而现在他品尝到了。

“浪潮”吸收新成员,由老成员自行发展,有人不想加入,被打。被打的人用匿名信的方式告诉校报编辑劳里,他没写名字,不是忘了,是不敢,是什么让他不敢?有人害怕不追随“浪潮”就会发生点什么,搞不清楚你对面的人的真正身份,是不敢说真话的。

“浪潮”发展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老师也没有明确的概念。某种程度上,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完全由老师掌控了。越来越多的学生家长知道“浪潮”背后发生的事情后,纷纷找校长投诉。老师也决定尽快结束实验,但又不能一句话说取消就取消了,突然宣布结束,对同学们会造成伤害。

老师宣布开一次“浪潮”大会,所有成员都参加。

会场上,着装统一,高喊口号,群情激昂。老师告诉大家,全国各地都有“浪潮”组织,待会收看“浪潮”全国最高领导人电视讲话。电视打开,蓝色屏幕,没声音,没图像,一秒钟,十秒钟,一分钟,两分钟,时间仿佛凝固,突然有人大喊,根本就没有领导人。老师也大喊,看,那就是你们的领导人,幕布拉开,阿道夫•希特勒的巨幅人像出现在屏幕上。孩子们惊呆了,惊讶的声音清晰可闻。

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二战时期纳粹分子,他们很年轻,很多是十几岁的孩子。

老师说,你们曾经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不可能盲目服从,有人认为自己只是凑热闹。可是你们做到人格独立了吗?你们尝试过退出“浪潮”吗?没有,你们盲目服从。人的天性,难道真的是渴望寻找一位英雄般的领袖人物,然后让他替自己做决定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要吸取教训:人必须不断的对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提出质疑而不是盲目服从。

有人觉得“浪潮”很好,就到处强人所难地让人加入,不加入就不高兴,就威胁对方。这种我有的,你必须有,我没有的,你也不能有的思维在《沉默的大多数》中多有讽刺。今次,我想借用林达在《总统是靠不住的》这本书中的一段话来说明这种情况的后果。“不论你所坚持的价值观是多么美好,当你要求这个世界只局限于一种价值观的时候,当你的价值不仅仅表现在严于律己,还发展成苛以待人的时候。这种价值观就可能是禁锢思想的,也可能是危险的。因为它很容易走向极端。”

对于1967年4月,那个高中生的疑问,罗恩•琼斯在实验后这样回答:“如果我们对纳粹心态的模仿是完整的,你们会不愿承认自己走得这么远。你们不会让朋友和父母知道,自己是心甘情愿放弃自由和权利,来换取他人支配,并仰慕着从未谋面的领导。你们不会承认被利用过,是追随者,不敢承认自己曾接受‘浪潮’的行为方式。你们不会承认曾参与到这疯狂的行动中来。你们会让今天,让这场集会成为一个秘密。”

这就是德国人声称他们并不知情的原因,这是中国人对文革期间过火行为保持沉默的原因。如果你读过《老舍之死口述实录》,你就会发现事件过后,没有凶手,没有知情者,都是旁观者,都是无辜者。

人类历史上从来不缺少这样的案例,领导人原计划把国家变成天堂,结果却变成了地狱。那些盲目服从的【羣】众,“人人手持心中的圣旗,满面红光走向罪恶。”直至今日,让下属听话又拼命,是多少当领导的梦想。洗脑式企业管理,在中国更是横行无忌。世界离独裁并不远,《浪潮》告诉我们,最多五天。所以无论何时,让我们提醒自己,保持精神独立,思想自由。

怎么独立?怎么自由?我觉得至少有两个因素会影响,一是政治环境宽松(是没能力紧,不是不想紧),二是生存手段多样,前者决定后者。你看北大校长蔡元培敢叫板国民政府,退回教育部的无聊公文,何也?政治环境宽松。政府对他办学横加干涉,他反感,反对,政府不能把他怎么样,也不敢把他怎么样,那时候的政府一是胆小,二是要脸。

建国后,地不分南北,年不分老幼,总有个组织管你,不是管你身份,就是管你口袋,不听话?停发工资,开批斗会,谁受的得了?民国时期知识分子敢叫板政府,是他们生存手段多样,这个学校不能干,还有别的学校可以干。建国后知识分子沉默不语,并不是一夜之间就都哑巴了,从1957年反右到1976年文革结束,多少年?二十年。有没有人保持独立和自由呢?有,但这些人不是自杀了就是被整死了。长期钳制,不死即哑。

《浪潮》在美国、德国、以色列是公民教育读本。在中国,我看更是有必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备课过程中,查找相关资料,发现作者国籍和事件发生时间与书上有出入,后与《浪潮》责编王雪洁女士取得联系,经求证,书上写的事件发生于1969年是错的,准确的是1967年。但作者托德•斯特拉瑟确实是美国人,而不是网上流传的所谓德国人。《浪潮》责编谢志明先生也给我提供了很多关于本书的外围资料,在此,一并谢过。(文/杨国华)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浪潮的更多书评

推荐浪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