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 幻灭 8.8分

书摘

gertrud
2018-04-03 16:27:26

从感情转化到自私的过程,在有教养的人总是迂回曲折,慢慢儿来的,还得用虚情假意遮盖。

女人受人爱慕,她的最光荣的特权是克制对方的肉欲。

他们生来淳朴,胆小,动不动害怕,而孤独的人还喜欢这种羞怯的情绪。

所谓天才就是耐性。的确,人的耐性同自然界化育万物的办法最相近。

什么叫做艺术?还不是经过凝练的自然!

他一路对自己的预感忽而深信,忽而否定,心情很紧张,富于幻想的人往往如此。

你将来要象我一样的发觉,在你梦想的美好的东西之下,都有人,有情欲,有生活的逼迫,在暗中兴风作浪。你不能不卷入丑恶的斗争,作品跟作品的斗争,人跟人的斗争,党派跟党派的斗争;你必须有计划的厮杀,才不致被自己人遗弃。这些卑鄙的战斗叫你看破一切,使你良心败坏,弄到精疲力尽而一无所得;你花的气力往往帮助别人成功,而那个人正是你痛恨的,你明明不愿意而不能不称之为天才的二等角色。文坛有文坛的内幕。池子里的观众看见有人成功只晓得拍手叫好,不问那成功是盗窃得来的还是凭真功夫得来的。藏在幕后的是卑鄙龌龊的手段,涂脂抹粉的龙套,鼓掌队和打杂的工役。你此刻还在池子里,还来得及悬崖勒马,千万别踏上台阶,抢那群雄逐鹿的宝座,别象我这样为了生活而丧尽人格。

显赫的声名总是无数的机缘凑成的,机缘的变化极其迅速,从来没有两个人走同样的路子成功的。

人人渴望的名气差不多永远是个走红的娼妓。低级的文艺好比在街头挨冻的神女;第二流的文艺是受人豢养的情妇,刚刚脱离新闻界,由我做保镖的那个下流地方;交运的文艺仿佛风头十足,态度狂妄的交际花,有车马,向国家纳税,交接王公贵人,对他们或款待,或冷淡,尽可以怠慢急迫的债主。

“你的良心呢?” “朋友,良心这根棍子,我们用来专打别人,不打自己的。”

真正的爱情始终和童年的情形相仿:轻率,冒失,放荡,逞着性子哭哭笑笑。

定期的忏悔是个骗局。那么一来,忏悔变了作恶的奖品。忏悔可是一种贞操,是我们对上帝的责任。忏悔过两次的人是最可恶的伪君子。我怕你只想用忏悔来抵消你的罪孽。

吕西安是个富于诗意的人,可不是诗人;他只管做梦,不肯思考;只忙乱,不创造。

大众对品性坚强而完整的人倒是严厉无比。这种世道好像极不公平,说不定也有深意在内。社会只拿小丑取乐,没有其他的要求,一转眼就把他们忘了;不比看到一个器局伟大的人,一定要他超凡入圣才肯向他下跪。各有各的规律:历久不磨的钻石不能有一点儿瑕疵,一时流行的出品不妨单薄,古怪,浮而不实。

富于诗人气质的人总喜欢自己骗自己。

有些决裂的例子往往难于理解,原因就在于回想到那种近乎完满的感情。只要不曾有过纯洁的毫无芥蒂的交谊,即使心存猜忌也还能相处;不比两个过去肝胆相照的人,临到眼神言语都要提防的时节,会觉得不堪忍受。

一个人幽居的独处,再象大卫那样一心一意想着自己的事,很容易向某些念头屈服,不比在正常的环境中有所依傍,能够抗拒。……天性温柔的人抵抗不了这一类小小的感情作用,他们以己度人,认为那些作用对别人也同样重要。满满的一杯水,怎么能不流出一滴来呢……

世界上有些人做善事同喝彩一样,主要是满足自尊心。

我的意志只是偶然的冲动,我的理智时断时续。我怕将来怕得厉害,只想回避,而对现状又不能忍受。

“我不是早说过吗?这家伙不是诗人,是一部连续不断的小说呢。”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幻灭的更多书评

推荐幻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