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中案 簪中案 评价人数不足

【转】说起云殇的温润如玉

书贩子悦爷
2018-04-03 15:43:50

云殇不是个讨喜的男二角色。一来是因为他从始至终的沉静,无波无澜,往好了说是温润如玉,往坏了讲就是死水一潭(哪怕死水之下有着再大的暗涌,终归于表面是不显的)。二来是他没能做到惯例下男二对女一的痴心绝对,最初接近的目的便不单纯,而后又没能像其他男二那样为女一舍身忘死,赴汤蹈火一回。三来就是作为男一角色的楼止太光芒万丈,闪了所有人的眼,占了所有人的心。 青衫明眸,温润如玉,是云殇的标签,其实更像是他的保护壳。时时维持着这样一副处变不惊的神态,日日打造一个让人挑不出错的标杆形象,不知道云殇的内里到底有多累,心上的壳到底包了几层,外表越风轻云淡,说不定内心越惶惶不安。 我总觉得他的这层保护壳就像树的年轮,应该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而逐渐添加的。云殇的幼年跟楼止完全不能比较,前者的死生根本无人过心,后者却是现代人讲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幼年的境遇最容易奠定一个人毕生的信心基础,即使后来世事变迁,有些东西一旦植入骨髓,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甩脱的。虽然楼止年少时遭逢突变,再归来,已从云止变成了楼止,但云殇在他面前,可能永远难以甩脱幼年时先入为主的感觉。楼止的一切从来都是比云殇的要好的,不管是幼年的万千

...
显示全文

云殇不是个讨喜的男二角色。一来是因为他从始至终的沉静,无波无澜,往好了说是温润如玉,往坏了讲就是死水一潭(哪怕死水之下有着再大的暗涌,终归于表面是不显的)。二来是他没能做到惯例下男二对女一的痴心绝对,最初接近的目的便不单纯,而后又没能像其他男二那样为女一舍身忘死,赴汤蹈火一回。三来就是作为男一角色的楼止太光芒万丈,闪了所有人的眼,占了所有人的心。 青衫明眸,温润如玉,是云殇的标签,其实更像是他的保护壳。时时维持着这样一副处变不惊的神态,日日打造一个让人挑不出错的标杆形象,不知道云殇的内里到底有多累,心上的壳到底包了几层,外表越风轻云淡,说不定内心越惶惶不安。 我总觉得他的这层保护壳就像树的年轮,应该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而逐渐添加的。云殇的幼年跟楼止完全不能比较,前者的死生根本无人过心,后者却是现代人讲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幼年的境遇最容易奠定一个人毕生的信心基础,即使后来世事变迁,有些东西一旦植入骨髓,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甩脱的。虽然楼止年少时遭逢突变,再归来,已从云止变成了楼止,但云殇在他面前,可能永远难以甩脱幼年时先入为主的感觉。楼止的一切从来都是比云殇的要好的,不管是幼年的万千宠爱,还是归来后的手握生杀,云殇从来就没有什么能赢楼止一局的,从小到大都没有过。即使是千寻已经没了幼年的记忆,云殇怕是从骨子里还是没有信心能在千寻这里赢过楼止,所以他只能谨慎再谨慎,顾虑再顾虑,然后用“青衫明眸,温润如玉”的外壳来遮掩自己。怕是只要有他曾经仰视过的九哥在他眼前晃悠一日,他的外壳就得披挂一天,久了,就不知道如何卸下来了。 其实,我不觉得云殇有什么其他选择。幼年的他就是听天由命的份,如果他像五皇子云祁那么呆横,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如果他像皇长孙那么单纯幼稚,只怕结局也是一个夭折,不能呆横,不能单纯,那么就只能察言观色的活着了,摸索怎么才能活下去,活好点,怎么才能让人高看一眼,让那皇帝老爹青眼有加一回。。。。。。逐渐的,就把自己活成了“青衫明眸,温润如玉”。云殇其实是聪明人,换一个皇子在那境况下,都不见得能像他这样咸鱼翻身。只是,聪明不见得就能恣意,不见得就能换来幸福,云殇没什么错(即使有后来皇长孙一事,但这类事在皇家还算什么么),甚至一路走的很稳健,只不过时也命也,有的东西通过努力能得到(比如他的帝位),而有些东西注定无缘,人力不可强求。

评论作者若初文学网读者【Silvia】原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簪中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