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 繁花 8.8分

繁花,繁杂的上海市民生活

兔小魔仙
2018-04-03 15:13:00

金宇澄在一次采访中说:“小说得创造语言,脱离一般的语言轨道,留下自己的痕迹。”“必须‘做’出属于你的内容,方言,文学,样式,你要‘刻意’一种主张,触碰底线,才会引人注目。”读完这部作品,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他确实是做到了,不知道上海本地人读来会有多少自适,对我一个北方人来说很陌生甚至有些地方根本看不懂,地理位置、风土人情也完全没有代入感,对于那些典型的上海民居,最大的感受便是扑面而来的潮湿和逼仄了。最大的印象恐怕就是一页就要重复个十几次的“不响”,所有主角、配角都“不响”了一遍,小说也就结束了。

小说采用了60和90年代两条线,写法倒是很特别,但读起来真是割裂,本来就要克服语言不畅的障碍,情节上还总是一跳一跳的,导致我看的时候总是在返回去找这个人之前发生什么事来着,这俩人怎么一种纠葛来着。主角是一对好兄弟,沪生和阿宝,也可以加上小毛。由他们引出来的莺莺燕燕很多,每次大的聚会都会有一批飞出来,小时的蓓蒂、姝华等有着青春的稚嫩与美好,而长大后的梅瑞、李李、汪小姐却都不简单,他们中间有千丝万缕的一夜情、暧昧、婚外恋的联系,饮食男女,逃不开“色性”二字。

...
显示全文

金宇澄在一次采访中说:“小说得创造语言,脱离一般的语言轨道,留下自己的痕迹。”“必须‘做’出属于你的内容,方言,文学,样式,你要‘刻意’一种主张,触碰底线,才会引人注目。”读完这部作品,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他确实是做到了,不知道上海本地人读来会有多少自适,对我一个北方人来说很陌生甚至有些地方根本看不懂,地理位置、风土人情也完全没有代入感,对于那些典型的上海民居,最大的感受便是扑面而来的潮湿和逼仄了。最大的印象恐怕就是一页就要重复个十几次的“不响”,所有主角、配角都“不响”了一遍,小说也就结束了。

小说采用了60和90年代两条线,写法倒是很特别,但读起来真是割裂,本来就要克服语言不畅的障碍,情节上还总是一跳一跳的,导致我看的时候总是在返回去找这个人之前发生什么事来着,这俩人怎么一种纠葛来着。主角是一对好兄弟,沪生和阿宝,也可以加上小毛。由他们引出来的莺莺燕燕很多,每次大的聚会都会有一批飞出来,小时的蓓蒂、姝华等有着青春的稚嫩与美好,而长大后的梅瑞、李李、汪小姐却都不简单,他们中间有千丝万缕的一夜情、暧昧、婚外恋的联系,饮食男女,逃不开“色性”二字。

最记忆犹新的人物还是小毛,他是在小说里真正生活着的人,跟已婚女人的奸情,被邻居猥琐老男人揭发后娶了妻子,感情不断升温后却经历了丧妻的变故,最后自己从公家单位没落,平淡的一生以病故结束。而沪生和阿宝更像是某种有象征意义的存在,他们带出了这些人物,却并不把生活重心放在其中,更多地是为了给大家展示其他人的生活,偶尔地参与是为了让故事更丰富。女性角色中梅瑞还是比较立体的,经历了最初的放弃、选择,沉沦在跟后父小开不能为外人道的畸形关系中,最后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落魄。李李最后的出家结局很是意外,但并没发现前文有足够的铺垫来阐述这个选择的必要性,所以我很纳闷她为什么要堕入空门。

最引人入胜的一段关系可能就是陶陶和小琴了,一个及其花心的商人,有一个特别能吃醋的妻子,也挡不住他到处偷腥的热情,最后被这样一个看似清纯无比的女孩俘获了,被她的通情达理迷得无法自拔,最终选择离婚来成全自认为的幸福。但有些禁忌可能是不能触碰的,离婚的喜讯却遭来恋人横死的祸患,蹊跷的死因再搭配上小琴表明心迹的日记,让人忍不住唏嘘人生的真相真是得一层层剥开来看。陶陶的人生仿佛也因此次变故回到了起点,一切浮华皆是梦,情爱到头终是空

奇怪的是,这些人不断地尝试着各种形式的男女之情,但并不执着,肉体的欢愉、精神的共振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或起到某种作用而存在,更多是权宜之下的处置或仅仅是一时兴起。我看到的是在各种情况下都可以实现的苟合,不纠结于道德和责任,男女的对视中总是藏着撩拨的意味深长

繁花落尽,是青春不再后对人世的顿悟与清醒,在别人的悲欢离合中看世事的反复无常,在作品的起承转合中看现实的人情冷暖。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繁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繁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