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画家 浮世画家 7.7分

面对和逃避

越临歌
2018-04-03 12:08:54

我记得黑山一雄在第一部小说远山淡影里就表述过,说人们在回忆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说慌话。 故事的开头很暧昧,仙子被退婚,仙子的姐姐和仙子都认为是父亲曾经声援法西斯的过去影响的,确实有这样外在的愿因,但是与其说是这样的原因,不如说是为了逃避反省,凡以国家的名义犯下的罪恶,是没有任何人能逃避反省的。只是因为地位越高的人,越应该做出表率。但是小野增二并没有。他只在战败之后,封存了所有画作并且再也没有画画。

小野增二从小就表露出相当一名画家,幼年时因为画作被父亲烧毁,对母亲说“父亲点燃的只是我的雄心抱负”,后来为了求学也吃了很多的苦,然而战败后却没有选择站出来进行反省,而是选择了退休。

似乎看起来有点顽固不宁。

但是小说里描述了一段绅太郎要求与小野增二划清界限的情节,这段情节里绅太郎表现出来反省了吗?并没有,他只是在找一切对他的现状有利的证据,企图以这些证据逃脱反省。

这让我觉得,比起大部分人逃避过去,企图与以前划开界限的,来以此获得原谅,重新开始,主角这种反省才是真切的。

过去那么多错误,总要有人背负不是吗?

本来看前面一部分的时候感觉小野增二是在背负着过去在反省,

...
显示全文

我记得黑山一雄在第一部小说远山淡影里就表述过,说人们在回忆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说慌话。 故事的开头很暧昧,仙子被退婚,仙子的姐姐和仙子都认为是父亲曾经声援法西斯的过去影响的,确实有这样外在的愿因,但是与其说是这样的原因,不如说是为了逃避反省,凡以国家的名义犯下的罪恶,是没有任何人能逃避反省的。只是因为地位越高的人,越应该做出表率。但是小野增二并没有。他只在战败之后,封存了所有画作并且再也没有画画。

小野增二从小就表露出相当一名画家,幼年时因为画作被父亲烧毁,对母亲说“父亲点燃的只是我的雄心抱负”,后来为了求学也吃了很多的苦,然而战败后却没有选择站出来进行反省,而是选择了退休。

似乎看起来有点顽固不宁。

但是小说里描述了一段绅太郎要求与小野增二划清界限的情节,这段情节里绅太郎表现出来反省了吗?并没有,他只是在找一切对他的现状有利的证据,企图以这些证据逃脱反省。

这让我觉得,比起大部分人逃避过去,企图与以前划开界限的,来以此获得原谅,重新开始,主角这种反省才是真切的。

过去那么多错误,总要有人背负不是吗?

本来看前面一部分的时候感觉小野增二是在背负着过去在反省,但是看了后面的一部分,特别是后面书里有这么一段话——“我们没必要过分责怪自己,我们至少是为自己的信念而尽力了,只是到了最后,我们发现自己只是芸芸众生,是没有特殊洞察力夫人芸芸众生。在这样的时代做芸芸众生是我们的不幸吧。”

这段话真的很有种诡辩的气息。

我们当然不必责怪自己,倘若是为了信念而尽力。关键是怎样的信念吧?然而作者并没有剖析,有点避重就轻。

毕竟照这么个说法,那些动乱的国家里的叛军,那些制造恐怖袭击的组织,哪个不是为了信念在尽力?

但这些是对的吗?

所以小野增二最后放下的结局我并不满意。

主题升华的力度不够,想表达得关于信念的问题也太片面。并不是为了所有的信念尽力,都能得到谅解。有些涉及到底线的问题,是必须深刻反省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世画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世画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