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画家 浮世画家 7.7分

面对和逃避

越临歌
2018-04-03 看过

故事的开头以仙子被退婚开篇,仙子的姐姐和仙子都认为是被父亲小野增二曾经声援法西斯的过去影响,但小野增二并不愿意承认。

此时日本作为战败国,遭遇了不小的社会动荡,曾经鼓动和支援侵略的主战派被年轻一代当做国耻,认为是他们将国家引入歧途。这群曾经的“爱国者”为求心理、生理上的解脱,或选择自尽,或选择当众自我批评和检讨,以此挽回过去的错误。

而小野增二一边觉得当初的自己是为了信仰而发声,因此自尽是不值得的,一边又觉得接受自我批评无比虚伪,侵略战争的罪行总需要人去背负,因此在小说里一直存在一种犹豫的氛围存在。

他封存了画具,离群索居,不再想以前的“伟大事业”,只想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

然而仅仅是这种程度的反省必然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满意。

因此他的二女儿的婚事告吹。

小野增二出生在一个不算贫穷的家庭,从小就表露出想当一名画家的志向,幼年时因为画作被父亲烧毁,对母亲说“父亲点燃的只是我的雄心抱负”,后来为了学画他也吃了很多的苦头,终于得到了文艺界的赏识,他接触到了当时的主战派,成了为侵略战争摇旗呐喊的主战派附庸。

在这期间他有两个弟子,一个是一直跟着他的脚步走的、得意弟子绅太郎,一个是反战派、被他揭露送去了审查所的弃徒。

战败后,年轻一代因为战乱之苦,开始嘉赏反战派,讨伐主战派,弃徒功成名就,小野增二却被钉在了耻辱柱上。甚至小野增二想去见一见曾经的弃徒都被拒绝。

作为国家罪人的弟子让绅太郎前途渺茫,他只得选择与老师断绝关系,以此来证明自己的立场。小野增二理解得同时又觉得人性虚伪。

然而虚伪的并不是人性,是信念。错误的信念崩塌后,信众们无所适从,死亡的荣誉不再,只能挣扎求生。

小野增二的四面楚歌是可以预见的。

本来看前面一部分的时候感觉是在讲述面对错误,接受错误,再到改正错误这一过程,但是看了后面的一部分,尤其是后面书里有这么一段话——“我们没必要过分责怪自己,我们至少是为自己的信念而尽力了,只是到了最后,我们发现自己只是芸芸众生,是没有特殊洞察力夫人芸芸众生。在这样的时代做芸芸众生是我们的不幸吧。”

这段话真的很有种诡辩的气息。

为了信念而努力当然不必感到羞愧,关键应该是怎样的信念吧?那些打着解放名义、动乱国家的叛军,那些制造恐怖袭击的组织,哪个不是为了信念在尽力?

但这些是对的吗?作者没有去剖析。单纯相用信念的问题去解释侵略战争也太苍白无力。

最后女儿的婚事也是由主战派牵线,跟另一个同样成分的家庭联姻,才画上句号,但其实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浮世画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世画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