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推理到科幻,好故事没有类型边界

马广
2018-04-03 11:07:02

导语:陈虹羽老师的写作涉及很多类型,如青春和科幻,以及“负能量”散文。在最近的豆瓣阅读征文大赛中,她一举夺得了科幻组的首奖。在这里有幸请到她客串书评人的身份,就新书《明日不再来》和《盲神》进行了一场关于跨类型写作的对谈。

Q:陈虹羽,作家。代表作品有《你的人生还可以再抢救一下》《零日传说》系列小说等。

A:马广,作家,编剧。近期出版社会派长篇推理小说《明日不再来》,科幻长篇小说《盲神》。

Q:我看你上一次出书还是2010年,这一次就2018年了,中间隔了这么长时间,是有很多年没写小说吗?(那么具体是做什么去了呢?编剧吗?今年一下出版了两本小说的契机又是什么?)

A:单就出书而言,中间是隔了八年,但写小说这件事一直没有中断。这些年也确实做了很多其他事情,比如:动画专业代课老师、影视策划,直到现在的编剧。如果说一下子出两本小说有什么契机的话,可能要归功于拖延症。《明日不再来》2016年

...
显示全文

导语:陈虹羽老师的写作涉及很多类型,如青春和科幻,以及“负能量”散文。在最近的豆瓣阅读征文大赛中,她一举夺得了科幻组的首奖。在这里有幸请到她客串书评人的身份,就新书《明日不再来》和《盲神》进行了一场关于跨类型写作的对谈。

Q:陈虹羽,作家。代表作品有《你的人生还可以再抢救一下》《零日传说》系列小说等。

A:马广,作家,编剧。近期出版社会派长篇推理小说《明日不再来》,科幻长篇小说《盲神》。

Q:我看你上一次出书还是2010年,这一次就2018年了,中间隔了这么长时间,是有很多年没写小说吗?(那么具体是做什么去了呢?编剧吗?今年一下出版了两本小说的契机又是什么?)

A:单就出书而言,中间是隔了八年,但写小说这件事一直没有中断。这些年也确实做了很多其他事情,比如:动画专业代课老师、影视策划,直到现在的编剧。如果说一下子出两本小说有什么契机的话,可能要归功于拖延症。《明日不再来》2016年就在《萌芽》上连载完了,《盲神》距离在【one一个】连载结束也有一年左右,一直拖到今年才出版。

Q:其实我是早些年读到《明日不再来》这个作品的。当时我在影视公司做策划,这个小说要在《萌芽》上连载,《萌芽》的责编唐老师把小说发给我看,问我适不适合改编影视。本来对我来说是作为一个工作去读的,一般而言这种小说我会快速浏览,知道个故事大概就行了。结果在回家的地铁上,我看了个开头就停不下来,非常享受阅读过程,回家连晚饭都懒得吃,就窝在沙发上把小说看完了。然后《盲神》也是因为受邀做这个对谈,而拿到了文档读,没想到同样看得停不下来,非常享受阅读过程地看完了。给我的感觉是,这两个故事都很强情节,悬念迭起,很好看,很过瘾。在悬念设置方面,你有什么独特的技巧吗?你是本来就很擅长这样讲故事,还是会专门设法营造悬念呢?

A:能收到你这样的反馈,真的很高兴。我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用东北话说,属于那种“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气壮”的类型,更多的是靠情绪和语言来支撑小说,结构、情节和悬念设置相对较弱。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是在从事编剧工作之后。剧本更讲究结构,段落和节奏,要求更多的设计。我将其中的一些技巧挪用到小说创作中,受益匪浅,但也不是全部。比如,剧本要写详细的大纲,人物小传等,小说我坚持不写,想从始至终保持一个开放的状态。

Q:《明日不再来》里涉及到不少具有争议的社会话题。我当时读到还挺震惊的,就是那种很少(基本上没有)读到过小说里写到这些现象,为什么会想到写这些呢?

A:首先必须说明绝对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也不是想引起争议。这些话题在小说里只是作为引子,引导小说中的人物进一步去理解和思考他们所处的环境和遭遇的变故,从而更好地表现小说的主题——每个人都是“善”与“恶”的矛盾体,当人深处绝境时,“善”与“恶”很可能会发生转变。就像书封上的那句宣传语所说:谁都有恶魔附体的时候。

Q:我看你在《盲神》后记里写的,这个故事好几年前就写了,但一直不满意,最近想到个科幻的点子加进去,才算最终完成。我还挺好奇的,就我而言,一般对一个小说的创作欲望就几个月,如果放了几年还没完成,肯定是没有欲望再去动了。能再仔细谈谈是什么机缘让你重新完成这个几年前的故事的吗?

《盲神》中1和0的部分,你在创作时,是交叉着写的,还是先写完了1的部分,再写的0的部分?这两个部分都可以独立成为完整的故事,却又可以相互映照,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但读完后还是感觉有点意犹未尽。能不能再具体讲讲这两个部分之间的关系?

A:这两个问题放在一起可以说得更清楚。我先写了一个长篇,名字叫《盲神》,不是很满意,又不知道怎么修改,就放到了一边。后来,又想到一个科幻小说的创意,本来也是独立成文,写着写着,又想起了之前的《盲神》,决定尝试合二为一。所以,也就算不上是完成了多年前的故事,只是趁机修改。根据科幻故事的节奏,大幅度的删减之后,最初的《盲神》成为了现在《盲神》中0 的部分。

1和0的关系,在我想到将他们放在一起的那个瞬间,就像两个陌生人拿着各自的半个玉佩相认为亲兄弟。在创造完成之后,他们一个是意识,一个是潜意识,由此构成了一个人的完整思维,同时也代表着二进制的虚拟世界。

Q:我发现你挺会塑造女性角色的,无论是《明日不再来》里的董佳萌,还是《盲神》里的尤齐美、宫敏敏等,都特别鲜活生动。能说说这两部小说中你自己最喜欢的女性角色吗?现实中喜欢哪种性格的女生?对你塑造女性角色有影响吗?

A:还是更喜欢尤齐美多一点。现实生活里欣赏独自思考,坚强,有幽默感的女性,这些也差不多是尤齐美的性格特征。另外,我始终认为对世界的认知上,女性要比男性多一个维度。女性可以生孩子,而男性,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无法真正了解从怀孕到分娩整个过程中(包括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的所有细节。所以,我偏向于认为,女性对世界和对生死的认知更完整,更接近真理,这也是陈榆将“盲神”交给尤齐美的原因之一。总体来说,我塑造女性角色的原则就是,还原他们的伟大。

Q:你也创作过好几种类型的小说,光我知道的就有青春、悬疑、科幻。比起大多数作者专注于某一类型领域,你在这方面有过困扰吗?拿我自己举例,也是好几种类型都有涉及,反而导致在每个类型领域都不精,不利于积累读者,比如说积累起来的青春小说读者,可能就不会去看我写的科幻。对于这点你有什么见解呢?

A:之前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被你这么一说,现在开始困扰了。不过,细想之下,这是每个作家都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也说不准。像村上春树,他的领域和类型不曾有多大改变,但他在书中说他的读者也在不断变化,有老读者离去,又有新读者加入。这么看,读者就是像河水一样在流动,无论是去和来都无法阻挡,我们也只能做自己,做河中的顽石,任凭河水冲刷,坚持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另外,从小说本身看,类型更像是容器,不同的故事应该装到不同的容器里面,好故事是没有类型边界的。

Q:那就阅读方面,你自己最喜欢读哪种类型的小说?如果喜欢的类型很多,会有每种类型都自己尝试创作的冲动吗?(我就是这样)

A:小说看得很杂,就类型而言,黑色幽默和硬汉推理算是我的心头好。也曾经模仿过库尔特·冯内古特,很不成功。现在还会时不时冒出尝试不同类型的冲动,我认为是好事,说明我们还年轻。(我是心态年轻,你是真年轻。)

Q:作为编剧,平时应该挺忙的吧?怎样平衡编剧工作和小说创作的时间?

A:编剧是分阶的忙,有项目就忙,没有就闲。小说家只是相对的闲,实际一直很忙,因为心里无时不刻不挂念着小说。编剧是乙方,掣肘很多,不自由,写剧本的时候就会有好想回去写小说的感觉。写小说呢,毫无限制,但收入不稳定,如果遇到瓶颈,又会想还是写剧本好。两个工作堪称是左右互搏,根本没有平衡可言,只能靠咬牙坚持。

Q: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要你自己用一句话向读者推荐你这两部作品,你会说什么?你认为它们各自最大的看点是啥?

A:在我看来,这是最难的一个问题了。我只能想到两个字:好看。《明日不再来》最大的看点是:残酷。《盲神》最大的看点是:至少可以看三遍,1的部分和0 的部分各看一遍,1和0连着再看一遍,每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Q:就我个人而言,马广的这两部小说我都很喜欢,是那种我会向别人推荐说很好看的小说。所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哟!

A:谢谢,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陈虹羽老师的作品,比如《零日传说》系列。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明日不再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日不再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