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的争斗

一叶飘零
2018-04-03 09:51:12

《故乡天下黄花》的故事,以马村村长孙殿元被杀,由此引发孙李两家的仇杀开始,到1973年赵刺猬的儿子赵互助上台结束。虽然故事横穿了民国初年、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和文革四个时期,读起来也颇有乡土气息的趣味和故事性,但细细想来,却是刺骨的寒冷。剥去时间、人物、事件的外衣,内在的完全是一出出为了权利所呈现的残酷、麻木、奴性、利益、糜烂、冷漠的戏码。乡村宁静的外表下,是暗暗流淌着的血液和赤裸。

初看这本书时,还真的不理解书名的意思。故乡、天下、黄花?三个完全不同的意向组合在一起,不说其他的,读起来就很变扭。但看完之后,却猛然醒悟,这三个奇异的词语组合,却是对书本身最好的诠释。

故乡,每一个人的祖辈的根。

《故乡天下黄花》虽然所演绎的是河南马村的故事,但何尝不是我们自己故乡的故事。故事里出现了那么多的人物,李老喜、李文武、李文闹、李小武、孙老元、孙毛旦、孙屎根、赵刺猬、赖和尚......但是却没一个好货。不管身份是地主土匪,还是八路汉奸,他们所为的,无非都是长脸面,报私仇,做人头,吃“夜草”等等的私欲而

...
显示全文

《故乡天下黄花》的故事,以马村村长孙殿元被杀,由此引发孙李两家的仇杀开始,到1973年赵刺猬的儿子赵互助上台结束。虽然故事横穿了民国初年、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和文革四个时期,读起来也颇有乡土气息的趣味和故事性,但细细想来,却是刺骨的寒冷。剥去时间、人物、事件的外衣,内在的完全是一出出为了权利所呈现的残酷、麻木、奴性、利益、糜烂、冷漠的戏码。乡村宁静的外表下,是暗暗流淌着的血液和赤裸。

初看这本书时,还真的不理解书名的意思。故乡、天下、黄花?三个完全不同的意向组合在一起,不说其他的,读起来就很变扭。但看完之后,却猛然醒悟,这三个奇异的词语组合,却是对书本身最好的诠释。

故乡,每一个人的祖辈的根。

《故乡天下黄花》虽然所演绎的是河南马村的故事,但何尝不是我们自己故乡的故事。故事里出现了那么多的人物,李老喜、李文武、李文闹、李小武、孙老元、孙毛旦、孙屎根、赵刺猬、赖和尚......但是却没一个好货。不管身份是地主土匪,还是八路汉奸,他们所为的,无非都是长脸面,报私仇,做人头,吃“夜草”等等的私欲而已。但他们也都不算彻底的坏人。孙毛旦虽然做了汉奸,但日本人要他指认村民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放弃。所以他们都只能算是普通人,和我们一样的故乡的普通人。我们如果身处那个年代,没有谁能说我们能比村民们做的更好。去被扫荡的村“倒地瓜”,“趁机抢走些家具、猪狗和牛套、粮食等”也许就有我们的身影。他们,即是我们,我们的祖辈,我们的根。

对于故乡,我们看过很多的故事。申赋渔的《匠人》,用手工艺匠人祭奠了故乡的兴旺衰败、时代变迁;蔡崇达的《皮囊》用一个个温情而又残酷的故事,描绘了对故乡亲人的情感......故乡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所以对于故乡,我们难免会因情怯而敬畏,因远离而怀念,但这也无形中失去了故乡的本真。故乡难道真的是世外桃源般美好,故乡真的没有积弊陋习和阴暗死角?《故乡天下黄花》里,刘震云用一种近乎残忍的手段,敲醒了我们对于故乡的迷梦,揭开了故乡的疮疤,鲜血淋漓地向我们展示了真正的乡村:乡里乡亲也会为了利益尔虞我诈,也可能因为一个鸡蛋兄弟反目,也会因为一头猪打得死伤无数。故乡就是这样的,有它的好,更有它的不好。故乡不会是世外桃源,也不会是一个完全吃人的世界。

天下,每一个故乡的扩大的影。

《故乡天下黄花》虽然所描写的是马村的断代史,却也是中国半个世纪的历史,也是天下的缩影。对于民国、抗日战争、土改、文革,年轻一辈的我们并没有多少印象,无非都是在课本学到的三两段文字和书中的一些故事而已,更不可能懂得这些大环境的变革,会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最欣赏的是作者在写抗战时期,将大环境下的中日、国共的关系融进了一个小圈子:毛旦跟了日本人,屎根当了八路,小武去了国军,小秃干起来土匪。原本的亲人和仇人,村长和副村长的后代,却成了四方势力的代表。这样的四个人相当值得玩味。孙毛旦跟李小武既是同学,也是世仇,颇有点像国共之间的关系。孙毛旦是孙屎根的叔叔,却当了伪军的小队长,也和当时的某些情况不谋而合。路小秃的父亲路黑小一直是孙李两家的跟班,现在却干的比其他势力都要好。作者从这样的四个人物以及他们和老百姓的关系展开,描述的确是当时大环境下各个势力的关系,以及老百姓真实的看法。尤其从老百姓的态度中,我们可以明白——“你在日本,屎根在八路军,不管谁赢了,咱家都有大官,不是更好!”——不管是国民党、土匪还是八路军,甚至是日本人,对于老百姓而言差别都不大。向我派粮的队伍,都不咋的;保我活命的队伍,都值得亲近。各大势力,你们打你们的,对我们来说只是改朝换代而已,活着才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

黄花,是菊花的祭奠,还是过往的繁华。

书名中的最后一个词,黄花,指的是菊花伤满地,还是昨日繁华不再?

可以说是菊花,为了祭奠。故事的最后,每一个该死的、不该死的人,都死了。李老喜被吓死了,李文闹被自己雇的凶手杀死了,孙毛旦被日军捅了肚子,许布袋冻死在了土匪窝,李文武被手榴弹砸死,喂了野狗,路小秃被剿匪所杀,许锅妮被日军奸杀,路喜儿在文革械斗中被误杀......菊花残,满地伤。

但也可以说,这是昨日黄花。自古至今,作为我们故乡的农村,一直都是熟人的社会。虽然有地主和佃户、富人和穷人,但是他们之间的矛盾并不是那么严重,对立也没有那么明显,每个人都只是过着略显贫困但不乏幸福的日子。佃户对地主的仇恨并没有很大,地主对佃户也并不是完全惨无人道地剥削,他们一个输出劳力、一个输出土地,更像是现代组织中的一种雇佣关系。故事中,矛盾真正的激化,反而是改革的结果。从土改开始到文革,都说老百姓当家做了主人,但其实只是换了个主子继续当奴隶。以前是孙李这些地主,现在是赵刺猬、赖和尚之流的泼皮无赖而已。而且随着派系斗争的无休无止和传统儒家礼义和宗族法则被一次又一次地摧毁,从偷偷摸摸的暗杀到明火执仗的公然械斗,参与夺权者的行为越来越无所顾忌。李文武的孙子没出生几天,就被赶进了窝棚,而自己最后也是尸骨无存的下场;贫农团正副团奸污了李家的媳妇,却成了书记和队长......所以昨日的那个村庄,也许比今天更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故乡天下黄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故乡天下黄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