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消失处

Margery
2018-04-03 00:38:55

写得真好,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作者的真诚。我翻开第一页时本是害怕这本书被写成了英雄的赞歌之类的虚荣的夸耀的自大的东西。但整本书的大部分内容都沉重压抑,甚至还有些无奈的,仅在末了出现了些乐观的气息。无奈其实是可怕的。曾想学法学,但经历过一次失败后突然明白自己太过软弱了,又看到许多希望日渐渺茫,便决心逃入了另一个世界。听了太多乏味的论调,说我们这一代人如何利己,如何缺乏理想。但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只是习惯了失望。对现实的预期变得悲观,只好选择逃离,逃离真的太过太过容易,而理想,太过太过渺茫。

没有人否认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极大,但人们还是喜欢那些穷人通过努力摆脱贫困的叙事,喜欢那种世界上公平只要你努力一切都有可能的错觉。事实上大多数人根本没有那么意志坚定来跳脱他们的环境。当这些人被寄予他们所不能达到的期望后,抨击却如期而至。最终他们被抛弃,成为了罪犯。人们假装他们不存在,责备他们懒惰贪婪,或是把他们看成社会的包袱,却很少有人关心他们。可懒惰贪婪恐怕也是人之本性吧。指责永远比提供帮助更方便,也更能彰显自己的道德感和正义感。只不过多数人会更优雅一些。书中作者悲痛地总结:“贫穷的反面是正义。”

...
显示全文

写得真好,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作者的真诚。我翻开第一页时本是害怕这本书被写成了英雄的赞歌之类的虚荣的夸耀的自大的东西。但整本书的大部分内容都沉重压抑,甚至还有些无奈的,仅在末了出现了些乐观的气息。无奈其实是可怕的。曾想学法学,但经历过一次失败后突然明白自己太过软弱了,又看到许多希望日渐渺茫,便决心逃入了另一个世界。听了太多乏味的论调,说我们这一代人如何利己,如何缺乏理想。但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只是习惯了失望。对现实的预期变得悲观,只好选择逃离,逃离真的太过太过容易,而理想,太过太过渺茫。

没有人否认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极大,但人们还是喜欢那些穷人通过努力摆脱贫困的叙事,喜欢那种世界上公平只要你努力一切都有可能的错觉。事实上大多数人根本没有那么意志坚定来跳脱他们的环境。当这些人被寄予他们所不能达到的期望后,抨击却如期而至。最终他们被抛弃,成为了罪犯。人们假装他们不存在,责备他们懒惰贪婪,或是把他们看成社会的包袱,却很少有人关心他们。可懒惰贪婪恐怕也是人之本性吧。指责永远比提供帮助更方便,也更能彰显自己的道德感和正义感。只不过多数人会更优雅一些。书中作者悲痛地总结:“贫穷的反面是正义。”对于没有亲历过的事情,想象力总是匮乏的。甚至我也听到过有人质疑被拐卖的人为什么不逃跑…看见过有人指责被性侵的人不反抗。同样,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的人,很难想象一些人的绝望与挣扎,至多不过从新闻中几句克制的轻描淡写的描述中瞥见一眼他们的“日常生活”。书中那些青少年罪犯和贫穷的母亲们便遭遇到了这样的不解。

我很难否认自己是一个没有偏见的人。先入为主的观念太强了,以至于很多时候回想起来一些事,我都会对自己所做的判断感到惊讶。而沃尔特面对的是一个县里的人都偏见。摈除其中的利益关系,里面的不少人甚至因偏见忽略了最基本的逻辑,葬送了无辜的人。如今各种教科书都有谈论理性人模型,但不理性是人大脑处理机制早已决定的。大部分悲剧始于“我们”和“他们”的对立。而这种独立甚至不一定对己方真的有利。“我们”不喜欢“他们”,只是因为他们和我们不一样,这种区别容易识别,容易被标记。我们如此容易去标记区别,地域、种族、性别这些区别,却忘了彼此之间更大的相似性。诚然,一些实验证明了这种标记是大脑提高自身效率的一种机制,但文明已发展至今,仍去诉诸本性无疑有些奇怪了。

承认人是不完美的也许是很难,但偏偏我们自身,我们周围的人,我们不认识的人都是不完美的,我们都会犯错。生命就是在随机中试错。很多时候,就只是有些人走运,有些人不行。尽管纯粹的恶是存在的,但骇人听闻的恶性事件也常常源于愚蠢。一个人要为他的愚蠢付多大代价?常常是很大的。一个活了些年头的人总是复杂的,他们不是善恶二元对立中的一方。然而恐惧使我们愤怒,想象力的匮乏让我们缺乏同情心——谁也不觉得自己会落到那个境地,却有可能成为受害者。我承认我也不是一个容易给予宽恕的人,但自己真应该听作者所言,对人多一些宽容。

判决中不理性造成了可怕的后果,但作者也是一个不理性的人,他仅仅只是“一厢情愿”地努力着,却照亮了幽深之处。

关于死刑

我始终觉得这是合法的谋杀。合法的谋杀是没什么错,但我只是觉得一个更好的更文明的社会不会去支持它。

“这人罪有应得,ta给受害者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啊,杀死他的正义的体现;这人给受害者家属又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啊,杀死他可以宽慰受害者;这人的所作所为太可怕了,杀了他会断了其他人这样做的念头。”关于死刑也打过几次辩论,抽到的都是支持废除的持方。我非常讨厌辩论,但是在死刑的讨论中,辩论的争夺点到和公众的想法一致。质疑死刑同时,也是在思考刑罚的目的。毕竟没有什么刑罚像死刑一样彻底地让一个人不可挽回。我曾试图去思考那些被执行的人的心理,却知道自己甚至不能触及他们崩溃的情感的万分之一。被处死的人,很难说有什么尊严。我们反对酷刑,因为它是不人道的,它剥夺了人的尊严。尽管我们有各种程序和逻辑去将一个罪犯非人化,但这并不能改变ta仍是人类,仍是我们中的一员,而不是与我们对立的存在。即便在处罚完毕之后,持久的惩戒却落到了那些爱他ta的人身上。这看上去就像是一群无辜的人因为丧亲之痛让另外一群无辜的人背上了同样的悲伤。

于我个人而言,斯人已逝,所有的补救事实上是徒劳的。但人们喜欢追求正义,喜欢公平,坏人应当得到惩罚,好人应得到奖赏,所谓“一命换一命”便是这个道理。可惜黑白分明的人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我喜欢作者所言正义的慈悲的力量在于它把宽恕给了不佩得到宽恕的人。而宽恕的力量在于,那一刻选择宽恕的人便已明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对于受到伤害的人,悲伤之余的反应定是愤怒,这一点也是如此根深蒂固。有时候事实和理论的最优解差距就是这么大。短期之内情感的作用远胜于理智。宽恕,从来都是个难题。

相较之下,北欧国家的刑罚理论是一大尝试。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正义的慈悲的更多书评

推荐正义的慈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