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死 盛夏之死 8.8分

引向更深的死亡——记《盛夏之死》

Black Requiem
2018-04-02 22:39:44

个人对三岛由纪夫的阅读,最早是在两年前的春天,彼时的我读罢川端康成的《雪国》、《伊豆的舞女》及《阵雨中的车站》等作品,忽然听闻了三岛由纪夫的大名,鉴于当时对日本文学的着迷,我读完了他的《丰饶之海》四部曲,前不久又读了《假面自白》,不过也许是译本的关系,这部《假面自白》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这也是我特地选择台湾版本的《盛夏之死》的原因。

应该说《盛夏之死》给我的震撼是不及《丰饶之海》的一次次的美的解构直至虚无的,不过这仍然是一部相当优秀的作品,一部部短篇小说里具备了日后三岛创作的诸多旋律,例如,《香烟》与《假面自白》相似的自我心理剖析,《葡萄面包》的官能感受描写,《雨中喷泉》与《天人五衰》中的明男与安永透的相似性,都是值得玩味的地方。许多优秀作家似乎都会在自己的作品中呈现相关联的特质,尤其是早期的短篇对后来的长篇的影响。

在还算大量地阅读了日本文学以后,我将日本这些知名的文豪分为天才与鬼才,能写出明理且优美文字的,当然是天才,如夏目漱石、川端康成等;而能够在结构上进行奇诡的变化,使文章峰回路转,令人折服于其精巧构思的,则要用鬼才来形容,例如芥川龙之介。而三岛由纪夫在我的概念里,是个两者兼备的日本作家,因此我认为他是明治以后日本文坛最佳,没有之一。

在这部《盛夏之死》里,文字的优美性与奇诡性都体现得淋漓尽致,就优美性而言,我首推《雨中喷泉》,当然《雨中喷泉》乃至整个三岛文学的美都是与《雪国》式的那种美截然不同的。三岛的美,必有其毁灭性的一面。《雨中喷泉》即如是。在文中,明男与雅子的交往是为了与她分手,美便逐步建构在这样的畸形心理之上——“古典风格的马赛克地板上,雨伞末端滴下深色雨水形成小水洼。明男觉得,那仿佛也是雅子的泪水。”“水先落在巨大的黑色大理石盘上,溅起细小的点点水花,那些水,沿着黑色的边缘,形成飞白图案不停落下。”他的心境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断发生变化,最后反而堕入女孩小小的逞强中,使得一开始的如意算盘化为泡影,畸形爱情的破灭,典型的三岛美学。

就奇诡性而言,当然就是《盛夏之死》了,这篇小说从引用波德莱尔的话开始——“夏日豪華鼎盛之際,我們被引向更深的死亡”,从那一刻起,我的视线便被这篇小说所深深吸引。用三岛自己的后记来分析,他是采取了反希腊悲剧的写作方法,所谓将“顶点的圆锥刻意倒立”,他先把悲剧推向极致,再慢慢写女主角朝子的自我治愈,但这种自我治愈恐怕与石黑一雄的《远山淡影》相近,人们终究很难与死者相割裂,我们的潜意识是将逝去的至亲之人深深印刻在脑海里的,刻意的遗忘很可能只是另一种回忆的方式罢了。

在此仅举二例,就我个人的阅读体验,整本书仍是笼罩在深深的无奈之美中,尽管不甚明显,但或许不断地创作也将三岛引向了更深的死亡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盛夏之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