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什么呢?

馥醴
2018-04-02 看过

一开始看到这本书的作者是芭芭拉·塔奇曼的时候还有点吃惊,毕竟这可以是一个两次获得普利策奖的作家呀,而普利策奖则是嘉奖新闻工作者的极好奖状,至少我初中的时候是这个样子认为的。

后来知道了一个词“非虚构写作”,这个写作可以分为新闻写作和历史写作,看起来这两种写作好像很不相同,但其实都是用来描述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的写作,当新闻不再新鲜,便成为了历史。

历史是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独立于历史学家的书写而存在。写好历史的关键在于不要堆砌文献,要书写引人入胜的故事。

关于历史写作,本书有两个重点:

一、对历史的基本认识。

1.历史是什么?

关于历史是什么向来充满争议,观点不同。

这里有两种主要观点。

第一种,历史学家爱德华·卡尔认为:历史是和现实不断的对话,是真实事件和话语相互作用建构而成的。

第二种是塔奇曼的观点,她认为历史就是已经发生的事,独立于历史学家的书写而存在。

塔奇曼是这样比如历史是独立的观点的,而这一段话也足以体现塔奇曼笔触的细腻和善用优美的语言来描述历史。

历史事件的发生就像森林里的一棵大树悄无声息地倒下了,可能因为它的倒下,阳光洒向了之前的喜阴植物,或者,因为它的倒下,砸死了兽群的领袖,或者,因为它的倒下,兽群改变了习惯的行进路线,总之,它会引发一些改变,不管大树倒下是不是发出了声音,是不是留下了痕迹,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见,事情已经走上了另外的轨道。历史不就是这样吗?已经发生的历史不会因为我们的描述或者干预,就发生变化。

换言之,一定要对历史的真实性保持足够的尊重,尊重史料,尊重史实。不要因为曾有人评论:

历史是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便随意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果历史是一门科学,我们就能掌握它的习性,洞悉它的规律,由研究过去的规律,推测出明天会发生什么,至少可以知道今天该做什么吧。就像我们中学物理课上说的理想状态一样,不考虑摩擦力,不考虑风阻。可惜,历史最终的研究对象往往就是人类自己,而人类是最大的“不可知变量”。

2.历史的作用是什么?

历史不是科学。历史研究的终极课题是人性,然而人是最不可测的变量,所以历史不能预测未来。历史不会重复,但历史常常是惊人的相似。以史为鉴,能够更好地应对当下发生的事件,保持理性的认识,并且一定程度上指导未来。而人之所以写历史的缘由便体现了出来。

历史虽然真实地发生过,但历史也是人书写的,如果没有那些描述历史的文字,我们又去哪里寻找历史呢?

二、历史写作的独家秘籍。

基本原则:写引人入胜的好故事。

1 使用原始文献,谨慎对待你的素材。

原始文献包括当事人的回忆、公文、手稿、录音等,未经过他人的描述与加工。写历史不能凭空捏造,建立空中楼阁,要从原始文献出发。即使使用二手文献,也要仔细考证。避免以讹传讹,不做他人观点的搬运工。

2. 保持客观立场,拒绝身份代入。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身份的代入和立场的预设容易使得当局者迷惑,唯有保持旁观者的心态,才能对历史有清醒的认识和描述。

3. 尊重时间顺序,使用编年体。

倒序和插叙无疑更具有艺术感,然而历史上的一切都是按照时间上的顺序自然发生的。众多历史学家的尝试和经验表明,按照时间顺序来叙述,才更容易天衣无缝。而这一点也是塔奇曼自己在试图用倒叙描写历史而导致文章的条例不清晰做总结下的经验之谈。更何况,顺序还有助于保持悬念,使得历史有一些艺术性。

怎么在人人都知道结果的情况下让故事保持悬念呢?答案就是,不要在行文的时候做出一副未卜先知的样子,你只需要描述事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只要搜集到足够多的事实,把它们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最终,历史的悬念、转折都会呈现在我们面前。好故事不会因为我们预先知道了结果而失色,就像电影《泰坦尼克号》那样,叙述时装作不知道就好。

4. 不做简单堆砌,要适当地剪裁。

如果简单地复述与堆砌,人脑必然抵不过电脑。有些时候,需要想象力来开启写作的大门。

塔奇曼这样写道:

我们会看到很多历史著作有这样的问题,一页里面会出现三十多个陌生的人名或者地名,而且不加解释。在第一流历史作家塔奇曼的眼里,这种行为要不是出于炫耀、就是出于懒惰。

而真正一流的历史作品则会主要介绍这一历史的主干,同时也会加上对一些必要的细枝末节的解释。

而最好的历史作家在塔奇曼眼中则是:

最好的历史作家是能把最大规模的智力活动、最温暖的人类的同理心,还有最高级的想象力和历史事实相结合的人。

5. 善于捕捉细节,细节会让历史更有画面感。

一流历史的艺术创造,在于挑出细节,恰到好处地运用。细节的使用,能够让历史比小说更有魅力。而通过细节展现历史人物的感情、行为与动机,更能构建完整的历史画面,反映人性的特点与社会的真实。

塔奇曼本人在描述二战诺曼底登陆时写到

6. 提升对语言的驾驭。

既要追求优美的语言,也要保持警惕。文章开头味同嚼蜡,读者自然没有读下去的兴趣,纵使后文高潮迭起,恐怕坚持看到最后的人也寥寥无几。唯有使用优美的语言,给人美的享受,才能吸引读者阅尽全文。但也要保持对优美语言的警惕,对历史真实的追求永远高于对语言优美的追求。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的技艺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技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