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有差异性,可是孤独可以跨过这堵墙,直击人心

四木走
2018-04-02 看过

其实大致5岁的时候,我的孤独就显露了。5、6岁的孤独是可怕的,我在屋前晒场上走,沿着楞起的沿,屋前是一棵树,我有一个小皮球,那必定是五六月,叶子挺盛,我将球向上抛,抛进树叶里,自由落体,再抛。而此时我想的是——我死了怎么办,太孤单了。后来,我告诉表妹,死了我们埋一块吧。

最近,我爱上了麦的作品。今天下午看了她的成熟时期的一部作品《婚礼的成员》。鼓起看原著的勇气,结果没有借到,我的大脑窃滋滋的拿了本三联书店翻译的。看这本之前,我已经看到过书评,有了大致了解,这真不太好。阅读体验定是不同于你在这午后和一个有所好感的陌生人开始交谈,如果你的朋友提前说了一些关于这个你即将交谈的人的事,这绝对是一种情感上的抹杀与浪费。

文章中大部头的心理状态,让我吃惊。我作为一个中国女孩,读一个美国白人女孩写的关于他们的孤独,还包括黑人。中西的文化总觉得是搭不上边的,可是孤独不管是在拥有怎样文化载体的国度所共有的,而且有着惊人的共通性。


我且说说 麦带给我的共鸣。弗兰淇对于冥冥之中命运的迷恋。这里说的命运是指名字,她,以及哥哥贾维斯,哥哥的未婚妻嘉妮丝,都是JA打头。当她意识到这点时,她说她悟到了,她悟到的是他们是我的我们,他们仨才是一体的,应该在一起的。而她整日总和6岁的表弟以及保姆(我不知道是否合适这么称贝丽尼斯,心是孤独的猎人里面也有个这样的黑人女性角色,而且很相像,估计麦的生活里就有一个这样的女性。)在一起,她并不满足她的现状,至少那些十三五岁的女孩应该叫上她,加入他们的团队,可是她不招人喜爱。所有人都有我们,除了她。她不认同她、表弟、贝丽尼斯是我们。这对于一个12岁的女孩弗兰淇来说,拉低自己身价了吧,所以,她总是觉得他们是汗渍渍的。(天呐,那是最炎热的8岁,搁谁都汗渍渍的。)她觉得个哥哥他们是我们,哥哥是参军的,哥哥可能随时到世界的某一土地,简直酷极了。想到这里,我是属于这里的一员,她释怀了。

她曾常常带上墨西哥帽子,走到甚至棚户区,假装他们的一员,用他们的语言说“英语我不太会说”。可是回到家后,她由变得极其空虚。这次她要像这里的人展示出她的真实,做真实的自己太好了,她去了不同街区说了她的计划,这些都是真的,她的所有想法,不遮不掩,甚至去那里的时候墨西哥帽子都没有戴了,彻底放飞自我。她说的是那个真我。

孤独的人倾向于真我的追寻,那找到真我,那会减轻孤独感吗?

人的差别比人和猫的差别还大有时候,所以这个问题不能以一答十。

有的人看似孤独的确孤独,有的人看似不孤独却有着极致孤独,有的人看着不孤独的确她没有意识到孤独...

不管千差万别,生而为人,孤独必定是伴随着生命的。

谈一谈我的孤独与对真我的追寻。就我而言,孤独与真我的追寻呈抛物线,向下的。年幼时,我在原点,我不去追寻真我,也不感到很孤独。有吃的满足我的味蕾,有常年的电视节目就好了,我才不去招惹自己。(其实生命的开始,大致5、6周岁的时候,我的孤独就蠢蠢欲动了,只是童年的日常掩埋了它。5、6岁的孤独是可怕的,我记得我在屋前晒场上走,沿着楞起的沿走,屋子的左上角是一棵树,我有一个小皮球,那必定是五六月,叶子挺盛,我将球向上抛,抛进树叶里,自由落体,再抛。我的大脑此时想的是——我死了怎么办,埋在黑黑的土里一个人,这该怎么办?后来,我跟表妹说起。我说我们死了埋一起吧。表妹同意了,我释怀了,此后也就不再多想。)后来因为家庭的原因,和我自带的性格属性,我的孤独感极深,再后来,是我预测的后来,我越接近真我后,我的孤独感会变低。


《婚礼的成员》还有一个非常打动人,引起共鸣的是,贝丽尼斯在黑暗中的回答。本该开灯的时间,他们置自身于暗中,暗中是最容易打开心门的地方。光亮容易把真我逼退到楼梯间的角落。贝丽尼斯答出了弗兰淇无法言说的东西。她说那是自我的限制,对于像她那样的黑人,限制更加多。对于我,我的限制是什么?我不是很自由嘛。在一个安全的社会环境里面,我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我很自由,不是吗?我可以尝试十几二十种工作吧,我可以和我喜欢的人结婚养育小孩吧,我可以去复旦听我喜欢的课吧,我可以走过很多土地吧,我可以像男生一样穿衣服吧,我可以...可是我和弗兰淇一样,我也有说不出的限制和孤独。我想跑到世界的很多土地上,我想认识所有的人(其实我是一个不善交际的人)。这真怪,不是吗?到底是什么,最大的限制了我?是我的经历,我的选择。那又是什么最大程度的影响了我的选择和经历。是我的出生环境和基因密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婚礼的成员的更多书评

推荐婚礼的成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