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北鸢 8.0分

好风凭借力

萧淡墨
2018-04-02 19:51:11

看到小说里面作者掠影般提到“毛果”的时候,真的感觉很有意思,葛亮是打算将这个名字永远贯彻于所有小说中的自己了。

总体来说,我对这本书还是很满意的,相较于短篇集《七声》,《北鸢》要精彩得多,不知是作者擅长写长篇,还是积淀得久了或笔力更深厚了。从小说里看到王安忆和巴金的影子,我很肯定作者并不会很深切地受到这两位作家的影响,但是我的感觉却是实打实的,笔法多处很像王安忆,适宜于写江南,不过《北鸢》背景要偏北一些,大篇幅地甚至要在山东和天津,作者的不适应大约也体现在这里未能很好地还原北地人的言语生活,至少我感觉是这样,言语上做不到地道表达,所以人物对话省略了双引号,同王安忆是一个性子,反正这话是他(她)说的!当然,人物流动让我想起王安忆的《天香》,都是怀有极深情意的大家族,葛亮的感性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这份感性中透露着美。由这份流动中,自然是向曹雪芹致敬了。中间有一部分让我不自觉地联想到巴金的《家》,尤其是仁珏的行为最是展现了那种新旧冲突和必不可少的叛逆。

葛亮写小人物始终带着一点隔岸观火,对于苦难是不直接描写的,永远是对于既成的慨叹和豁免,小人物在大人物的“救赎”中得以栖身,带着

...
显示全文

看到小说里面作者掠影般提到“毛果”的时候,真的感觉很有意思,葛亮是打算将这个名字永远贯彻于所有小说中的自己了。

总体来说,我对这本书还是很满意的,相较于短篇集《七声》,《北鸢》要精彩得多,不知是作者擅长写长篇,还是积淀得久了或笔力更深厚了。从小说里看到王安忆和巴金的影子,我很肯定作者并不会很深切地受到这两位作家的影响,但是我的感觉却是实打实的,笔法多处很像王安忆,适宜于写江南,不过《北鸢》背景要偏北一些,大篇幅地甚至要在山东和天津,作者的不适应大约也体现在这里未能很好地还原北地人的言语生活,至少我感觉是这样,言语上做不到地道表达,所以人物对话省略了双引号,同王安忆是一个性子,反正这话是他(她)说的!当然,人物流动让我想起王安忆的《天香》,都是怀有极深情意的大家族,葛亮的感性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这份感性中透露着美。由这份流动中,自然是向曹雪芹致敬了。中间有一部分让我不自觉地联想到巴金的《家》,尤其是仁珏的行为最是展现了那种新旧冲突和必不可少的叛逆。

葛亮写小人物始终带着一点隔岸观火,对于苦难是不直接描写的,永远是对于既成的慨叹和豁免,小人物在大人物的“救赎”中得以栖身,带着浓浓的士大夫习气和救世主的神气,恐怕这与作者的生长环境和写作风格有关了。其实我感觉,作者是很有野心的,这本书虽说没有将整个民国的方物都装载进去,但是重要的细节却没落下,战争并未正面大力描写,却也兼顾了方方面面,屠城、前线、酷刑、地下组织、学生运动、军阀、慰安妇、洋场、新旧交替······都很有代表性,可以说比大多数小说都更适宜于推广,这代表着中国的一个时代,是外国读者认识中国的好小说。另一方面,小说的故事性很强,感觉可以改编成影视作品登上荧幕。

年轻作家有通古的心境和实力,葛亮是成功的,此外,他还有老一辈作家不具备的淡定和从容,他更多的是关注个体,我非常喜欢这一点。以这一时代为背景的小说是相当多的,但是市面上流行的文学类小说不可豁免的沾染了太多红色,比如《白鹿原》,我个人感觉有烂尾之嫌,红色运动感觉很是刻意,很有迎合的意味。葛亮不同,他撷取那一时期的青春气息,那种冲动和大胸怀,却不是为了写它而写它,这一点很难得,也很冷静。另外,我注意到小说里范逸美和仁珏的百合之恋,如果让老一辈的作家写,一定把范逸美写成男的才算正经,可葛亮就是真实,范逸美为什么非得是男的?革命的热血和青春一同点燃,个人遭际与家国大义在不明就里中形成一种信仰岂不是更高的境界吗?仁珏两次受到爱情的伤害,内心隐隐对于爱情的认知出现转移,也就是说她在意的东西有了微妙的变化,范逸美在这个时候出现,是钟期之乐,又能带来革命的热火和献身的冲动,还有四万万人齐下泪的悲怆······然而意外的是,这份爱情是革命的爱情,不为任何世俗所约定,更无需任何世俗所浇灭,它的陨灭,是在曙光中,以仁珏之死淡去,却在范逸美的守候中升华。

作者从1926年写到1947年,后面的岁月似乎与主题无关了,我们不免对于后世的种种“想入非非”。

小人物的情义,是作者最为喜爱的,《七声》中就多有涉及。在这里,是四声坊里年年有的风筝,这是一个浪漫而讨喜的意象;还有郁掌柜的真诚和实干,在寒冷中站了一夜,不管怎样都得将文笙拖回家,是所谓唐雎不辱使命。徐婶、云嫂、秦世雄也是很可人的形象。

有很多喜欢的角色,包括不起眼的角色,比如,石玉璞的二姨太蕙玉,小说中提到她统共也就三处,一处是略笔写到她陪昭和去百货商场买东西,一处是发现五姨太偷唱戏时的不惊扰,一处是在昭德病危时她倔强地守候,这都落实了她讨喜的人格,她懂得女人最珍贵的是什么,在最美好的年华被军痞充了姨太太,心中的无限幻想都化成牢笼,她体恤这个年幼的妮子,便远远望着小湘琴在那里唱。小说出现了很多的留白,作者有许多未交待的事情,这又是他写作技巧中的调皮了。小顺的媳妇阿凤,到底是谁,这似乎并不重要,只知道,她曾经是一位女学生,为了组织,佯装身份嫁给冯家的仆从,不过并没有自怨自艾,她在这小家庭中体会到了丈夫的爱,在使命中感受到了知足,最后被暗杀,这样的生命有多少呢?言秋凰、姚永安、秀芬、小蝶、吴清舫、雅各都给人留下无限遐想。

大家族的女人,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昭和昭德,是亚圣孟子之后,微山左氏姐妹慧月慧容,更是铿锵玫瑰,昭德和慧月有相通之处,昭和和慧容也有相通之处。

故事定位在我的家乡附近,亲切感很强。

说到这里,居然没怎么提及最主要的人物,其实很多感触都氤氲在心里,卢文笙、冯仁桢、毛克俞······还有很多,凌佐、思阅、仁涓、可滢、盛浔、温仪、小荷······

风遂人愿,万事皆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北鸢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