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的倒影结构

苏小蛇
2018-04-02 19:39:39

刚刚第二遍刷完钱诚译《大师与玛格丽特》。说实话,要论对这部小说的评价,我自认没有超过译者钱诚的深度。《前言》部分我是放在读完小说后回头去看的,对其评价深感满意。

这里想聊聊这部小说的创作手法。王小波的《万寿寺》,创作手法与此相仿。将小说世界分为两个,小说中的现实世界与小说中的小说世界。小说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倒影,说出了在现实世界中没有说出来的隐喻。莫斯科世界里,是令苏俄时代的文学家处处碰壁的下层社会;而耶路撒冷世界里,则是驱动这个下层世界的统治阶层的景况。

大祭司一心摧毁一切对信仰体系的最潜在的威胁,彼拉多心怀同情,但却由于怯懦,由于对大祭司的忌惮,拒绝将自己的命运与流浪汉耶舒阿的捆绑在一起,而对耶舒阿判了死刑。

作者一针见血,反反复复地指出,彼拉多对该亚法的让步,是出于怯懦,而非残忍。他对罪名编织者,出卖者犹大的切齿痛恨,令他在耶舒阿死后,立刻谋杀了犹大,并造出犹大自杀,临死前悔罪,矛头直指唆使犹大编织罪名的该亚法的完美戏码。

尽管如此,彼拉多对于耶舒阿,是个“当施救而未施救者”,他仍然被大师的无情的如椽巨笔给钉在了他的石

...
显示全文

刚刚第二遍刷完钱诚译《大师与玛格丽特》。说实话,要论对这部小说的评价,我自认没有超过译者钱诚的深度。《前言》部分我是放在读完小说后回头去看的,对其评价深感满意。

这里想聊聊这部小说的创作手法。王小波的《万寿寺》,创作手法与此相仿。将小说世界分为两个,小说中的现实世界与小说中的小说世界。小说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倒影,说出了在现实世界中没有说出来的隐喻。莫斯科世界里,是令苏俄时代的文学家处处碰壁的下层社会;而耶路撒冷世界里,则是驱动这个下层世界的统治阶层的景况。

大祭司一心摧毁一切对信仰体系的最潜在的威胁,彼拉多心怀同情,但却由于怯懦,由于对大祭司的忌惮,拒绝将自己的命运与流浪汉耶舒阿的捆绑在一起,而对耶舒阿判了死刑。

作者一针见血,反反复复地指出,彼拉多对该亚法的让步,是出于怯懦,而非残忍。他对罪名编织者,出卖者犹大的切齿痛恨,令他在耶舒阿死后,立刻谋杀了犹大,并造出犹大自杀,临死前悔罪,矛头直指唆使犹大编织罪名的该亚法的完美戏码。

尽管如此,彼拉多对于耶舒阿,是个“当施救而未施救者”,他仍然被大师的无情的如椽巨笔给钉在了他的石座上,经历了一万两千个满月的漫长悔罪。

小说中,玛格女王曾为两个人求过情,他们俩当时都经受着漫长的悔罪之苦:一个是亲手用手帕捂死自己孩子的弗莉达;一个是亲口下令处死耶舒阿的彼拉多。大家不妨深思一下二者的相似之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大师和玛格丽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