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8分

致敬我的前二十四岁

坏不溜丝
2018-04-02 19:15:39

黄金时代的前半部分是认真读完的,后半部分说实话没看太懂,但是我觉得光前半部分我就已经受益无穷了,正所谓“半部《黄金时代》治天下”,我想借这个机会把这本书和我的前二十四岁结合起来写写,为何总有种“罪己诏”的感觉,或者在某种意义上,我的前二十四岁是这个社会教育模式下的牺牲品。

1.舆论与异类:

我如今留了长发,每次回到老家听到比较传统的亲戚们说头发为什么留这么长就难免心有不快,不理解为何人与人之间这么一点点的独特性都要被舆论试图去挤压,当然也许是我有些敏感,毕竟和文革那个时候比,这点事也真是鸡毛蒜皮,破鞋帽子的判定标准不是你搞不搞破鞋,而是舆论说你是不是破鞋,多么讽刺的逻辑。

在舆论的眼里,书中的王二和陈清扬都是当时文革时期的异类,这很容易让我想到我从小长大的环境,我生自农村,长在城市,每次回到老家就感觉自己和周围每个人的行为方式,说话语气都格格不入,可能再加上小时候体弱多病,也许就这样造就了我难以合群,冷漠敏感的性格,倒不是没有朋友好友,只是交心极少。所以可能都是某种程度上的异类,所以我才如此羡慕王二和陈清扬的纯粹,王二能够找到另一个异类一起敦伟大友谊是有多幸福!

2

...
显示全文

黄金时代的前半部分是认真读完的,后半部分说实话没看太懂,但是我觉得光前半部分我就已经受益无穷了,正所谓“半部《黄金时代》治天下”,我想借这个机会把这本书和我的前二十四岁结合起来写写,为何总有种“罪己诏”的感觉,或者在某种意义上,我的前二十四岁是这个社会教育模式下的牺牲品。

1.舆论与异类:

我如今留了长发,每次回到老家听到比较传统的亲戚们说头发为什么留这么长就难免心有不快,不理解为何人与人之间这么一点点的独特性都要被舆论试图去挤压,当然也许是我有些敏感,毕竟和文革那个时候比,这点事也真是鸡毛蒜皮,破鞋帽子的判定标准不是你搞不搞破鞋,而是舆论说你是不是破鞋,多么讽刺的逻辑。

在舆论的眼里,书中的王二和陈清扬都是当时文革时期的异类,这很容易让我想到我从小长大的环境,我生自农村,长在城市,每次回到老家就感觉自己和周围每个人的行为方式,说话语气都格格不入,可能再加上小时候体弱多病,也许就这样造就了我难以合群,冷漠敏感的性格,倒不是没有朋友好友,只是交心极少。所以可能都是某种程度上的异类,所以我才如此羡慕王二和陈清扬的纯粹,王二能够找到另一个异类一起敦伟大友谊是有多幸福!

2.阉割与性爱:

看到有人说王小波用牛的阉割来暗喻中华民族的性压抑,性欲是人性最本质的欲望,由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情欲无法满足,那么人格一定是残缺的。文革时期压迫欲望,不过当今社会性教育依然不健全,至少我的经历是这样的,家长,老师都避而不谈,只有通过网络才能无师自通,在通之前想必谁都会走些弯路。

之所以前半部分读的细致如丝,我觉得和王小波笔下的陈清扬和线条这两位迷人的女子分不开关系。我相信在读王小波笔下的性时绝对不只是王小波的小和尚直挺挺,这种赤裸裸的描写比画面来的更加诱惑,我觉得趁着年轻不去疯狂做爱真是对不起王小波的文采。

3.存在与表演:

王小波笔下许多动物的比喻都非常有趣,他会把所处群体比喻成被阉割的牛群,他会把陈清扬抱他的姿态比喻成考拉熊,他也会把社会上人的存在的意义比喻成马的发情。我们中的大多数在生活中都好似是在表演,为了给人看才做某些事,不是自己真正想去做。

我也在想我自己,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电影创作,觉得工作不从事这个行业简直是浪费生命,然而当下了班之后反而被各种诱惑所吸引,忘掉了这个所谓的梦想。就像是王小波说的,许多人有自己的目标,但是却不选择径直走过,而是喜欢在去的路上闪转腾挪,匍匐前进。所以,我如果知道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又为何去羞羞答答的表演,一辈子唯唯诺诺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