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两个女人的淡影在远山重叠

收件人
2018-04-02 18:43:56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长评。

曾经的我一直觉得这些文学奖没什么了不起。但是后来我读了马尔克斯的书,我才觉得自己很可笑。我是近几日才拜读了石黑一雄的几本书,目前只看完了《小夜曲》、《浮世画家》和《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是一本节奏很缓慢的小说,故事情节性也不是很强。石黑一雄以一种近乎不讲故事的口吻讲完了这么一个很悲剧的故事。

书中始终无法考证的是那个叫佐知子的女人和她女儿万里子是否真的存在。这两个人无疑是这本小说的核心人物,而且是解开这本书所有问题最关键的地方。这本小说的背景是被原子弹轰炸过的长崎,可以说是满目疮痍但却百废待兴,甚至已经在蒸蒸日上,变得越来越好。而这本小说的开头就告诉我们一个重磅消息——景子自杀了。作为小说主要叙述者,悦子的女儿,一开头就告诉我们自杀了。石黑一雄就将我们读者的好奇心和注意力聚焦到了景子为什么自杀的问题上。

然而整篇小说却一直在叙述悦子在二十多年前无意间相识的佐知子和她女儿万里子的友谊故事。这是一对矛盾重重的母女,甚至可以说是水火不相容。我在阅读的时候一直在担心,年幼无知又被战争深深伤害的万里子会不会自杀。

小说里很多次我都以为万里子要自杀,比如一开始在某天晚上佐知子来找悦子说万里子不见了。最后找到的时候看到只是一团东西,我的第一反应是,万里子自杀了。但是还好,没有。从这里开始我就一直担心万里子会不会自杀,一直到最后,佐知子为了离开长崎残忍的将万里子最喜欢甚至可以说是精神寄托的小猫全部溺死。那是整篇小说的高潮,我看的时候战战兢兢,生怕下一页万里子就跳进了河里。但是还好,没有。

小说里存在很多的矛盾,或者说是张力。首先的当然是佐知子和万里子这对母女的关系。佐知子口口声声说,她的一切抉择是为了女儿万里子好。假使这是真的,她不惜一切代价去美国真的是为了万里子好,那么她残忍的杀戮了一个孩子最喜欢最想要的东西,这样的残忍将留给一个孩子多么可憎的伤害?何况,当万里子每每失踪不见时,她从来不着急。而且她没有任何给万里子辩解的机会,就否认了她想留在安子阿姨家的想法。佐知子没有站在一个孩子的角度去理解一个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的孩子的心灵。她真的爱万里子吗?我始终觉得,她千方百计想去美国,仅仅是为了实现她曾经渴望得到的东西。

其次,是绪方先生和悦子的前夫二郎的矛盾。一个是日本战前的传统教育界有名望的人,他坚守着传统,希望日本在战败后拒绝美国的民主。他甚至为了丈夫和妻子投给不同的党派而感到吃惊,甚至是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他对重夫的批评他的文章始终耿耿于怀,为此他先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二郎出面帮忙,希望重夫收回前言。但二郎明显不想这么做,一直以工作繁忙推却。万般无奈之下,绪方先生亲自找上二郎,希望听到他对他文章一点点的否认。但是很明显他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绪方先生始终不明白,战后的日本为何会这样改变。另一个是正在蒸蒸日上的上班族青年,有着貌似幸福的家庭。有着还不错的工作,有着还不错的家庭,有着温顺还不错的妻子。然而事实上,却和父亲存在三观差异,表面温顺的妻子实则内心不稳。

这两对是很主要的矛盾,还充斥着一些很细小的矛盾。在此就不一一列举。最后我想说的是佐知子和万里子的真实身份,我一直在想,佐知子是不是悦子的某个化身。我到了结尾,结尾那一句:那天景子很高兴。我们坐了缆车。原来万里子还是自杀了,因为万里子就是景子。悦子用着极其虚伪的回忆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安分守己的妇女,将自己残忍的一面转嫁到一个也许不存在的人身上。

两个女人,或者说是悦子回忆中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传统的日本妇女,一个是想要追求新生活的妇女。两个本质上就是对立碰撞的。石黑一雄将两个女人重合在一起,讲述的是一个为了追求所谓的为了女儿更好的一个母亲不顾一切离开日本却最后不愿承认自己错误的故事。

我们还是应该看到自己人性之中最为虚伪的一面的。尽管那是我们不愿意承认的丑陋。

就像那两个远山之间重合在一起的淡影。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