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

几处水声几处风
2018-04-02 18:23:37

2018年3月19日,洛夫先生故去了。我听说过他,不记得是在哪里,诗作似乎隐隐读过几首,或者是几句,但同样记得模糊。于是便翻来这本书——《洛夫诗手稿》读一读,带着有关一位诗人近乎为零的知识,走近这五十首诗。

“洛夫和余光中一直被世界华文诗坛誉为双子星座。”我读着新闻媒体第一时间赶制的纪念文章,揭开了诗集中第一首诗的面纱。《石榴树》简单但情感深厚,手稿的“仰望”到正式出版时改成了“仰卧”,正确的改法。“每一株树属于我,我在每一株树中 它们存在,爱便不会把我遗弃”我住进了爱里,并不害怕失去、并不害怕遗憾,故在石榴树下,仰卧就好,不必仰望。睁眼闭眼之间,树不会消失、离开,我亦不会消失、离开,这是属于我的石榴树们,石榴“每一颗都闪烁着光,闪烁着你的名字”。洛夫笔下的爱情,有时似石榴炸裂般突如其来的震撼,有时似众荷喧哗时温婉而立的平静,有时似水生抱柱般不避水火、刀枪不入。然而我们却看不出,他偏爱哪种模式的爱,或许,他只是平稳地叙述。“我在千寻之下等你 水来我在水中等你 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这般的承诺与告白没有生离死别的意味,好像在说:爱情就是这个模样,爱情就是说定了见面(永远),我

...
显示全文

2018年3月19日,洛夫先生故去了。我听说过他,不记得是在哪里,诗作似乎隐隐读过几首,或者是几句,但同样记得模糊。于是便翻来这本书——《洛夫诗手稿》读一读,带着有关一位诗人近乎为零的知识,走近这五十首诗。

“洛夫和余光中一直被世界华文诗坛誉为双子星座。”我读着新闻媒体第一时间赶制的纪念文章,揭开了诗集中第一首诗的面纱。《石榴树》简单但情感深厚,手稿的“仰望”到正式出版时改成了“仰卧”,正确的改法。“每一株树属于我,我在每一株树中 它们存在,爱便不会把我遗弃”我住进了爱里,并不害怕失去、并不害怕遗憾,故在石榴树下,仰卧就好,不必仰望。睁眼闭眼之间,树不会消失、离开,我亦不会消失、离开,这是属于我的石榴树们,石榴“每一颗都闪烁着光,闪烁着你的名字”。洛夫笔下的爱情,有时似石榴炸裂般突如其来的震撼,有时似众荷喧哗时温婉而立的平静,有时似水生抱柱般不避水火、刀枪不入。然而我们却看不出,他偏爱哪种模式的爱,或许,他只是平稳地叙述。“我在千寻之下等你 水来我在水中等你 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这般的承诺与告白没有生离死别的意味,好像在说:爱情就是这个模样,爱情就是说定了见面(永远),我便等到你来(永远)。你的信来了,夜里我反复读过,“信像一尾鱼游来”,鱼被包裹在水中,就像我们浸淫在爱中。我能读到你的一切,我能读到泡沫,鱼的泡沫、信的泡沫,不如说是你在信中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那点柔情吧。

提起泡沫,这里有一首与它有关的诗——《泡沫之外》。这首诗中的泡沫又是什么?不,应该说什么是泡沫?洛夫说“我们的确只是一堆 不为什么而闪烁的 泡沫”生命的意义在何处?是为了赢得不朽,在崩溃之风下化身为一座铜像吗?恐怕不是。泡沫转瞬即逝,有阳光照耀的时候,它最美丽,流光溢彩,像是微型的彩虹。下一秒,它便消逝了。飞去了哪里呢,空气里、大气里、天上、云里。多么不甘,可还是接受了现实。当无情的战火烧在每个人的心头上,泡沫的色彩褪去了,因为大火连天,或许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种颜色——血色。“而我们的确只是一堆 不为什么而闪烁的 泡沫”多少心酸,有些无奈。

这本集子,我喜欢前头的诗,多过后半部分,但后半部分的诗主题更广阔,特别还有一部分禅诗。前半部分,有几行文字十分抓人,“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 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好威风啊 那步步进逼的岁月”“我匆匆由房间取来一件红夹克 从五楼阳台 向你扔去 接着:这是从我身上摘下的 最后一片叶子”或许还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对祖国、老去、父母的话题尤其敏感。感谢洛夫先生,曾经带给我们如此美好的诗歌世界。愿所有渴望回家的异乡人,不再被困在冷雾之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洛夫诗手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