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之中有良人

申仙
2018-04-02 18:20:41

王揽溪,冷宫皇妃,再次回到这里当她坐在变幻莫测的后宫时,心境与从前应是大不相同,那一年她不过十三岁,前路茫茫,深宫似海。郑贵妃软硬兼施的拉拢,唯一可以依靠的丈夫被软禁,贴身侍女被杖杀,自己也一次次死里逃生。这一切都在催促她迅速成长,帮助丈夫,夺回自己的孩子。昔日相濡以沫的丈夫终成深宫怨侣,她想过逃离,试过一死了之,饮鸩止渴,兜兜转转,再次入宫。

朱常洛,一个不受宠的皇长子,若是不觊觎那个太子之位,这一生也能求个平安喜乐。只是生在皇家就注定有太多生不由己,他隐忍,多疑,心狠手辣,一步一步从一个弱者变强,只有站在权力的顶端,他才能守护爱的人。只是故事的后来,母妃被害死,和太子妃揽溪也心生嫌隙,渐行渐远。在他利用身边最亲近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时,他们的故事也走到了终点。当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否想起多年前两人一遇倾心暗生情愫时的幸福,又或是被软禁时愿同生共死的伉俪情深。


深宫内,可以说无甚大事,也无甚小事。更难得的是,看似波澜壮阔之间,其实对于习惯了两张面孔示人的他们,又何曾有什么不寻常事呢?

如果说宫斗无他法,心狠果决称王倒也合理,毕竟

...
显示全文

王揽溪,冷宫皇妃,再次回到这里当她坐在变幻莫测的后宫时,心境与从前应是大不相同,那一年她不过十三岁,前路茫茫,深宫似海。郑贵妃软硬兼施的拉拢,唯一可以依靠的丈夫被软禁,贴身侍女被杖杀,自己也一次次死里逃生。这一切都在催促她迅速成长,帮助丈夫,夺回自己的孩子。昔日相濡以沫的丈夫终成深宫怨侣,她想过逃离,试过一死了之,饮鸩止渴,兜兜转转,再次入宫。

朱常洛,一个不受宠的皇长子,若是不觊觎那个太子之位,这一生也能求个平安喜乐。只是生在皇家就注定有太多生不由己,他隐忍,多疑,心狠手辣,一步一步从一个弱者变强,只有站在权力的顶端,他才能守护爱的人。只是故事的后来,母妃被害死,和太子妃揽溪也心生嫌隙,渐行渐远。在他利用身边最亲近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时,他们的故事也走到了终点。当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否想起多年前两人一遇倾心暗生情愫时的幸福,又或是被软禁时愿同生共死的伉俪情深。


深宫内,可以说无甚大事,也无甚小事。更难得的是,看似波澜壮阔之间,其实对于习惯了两张面孔示人的他们,又何曾有什么不寻常事呢?

如果说宫斗无他法,心狠果决称王倒也合理,毕竟武媚娘亲手扼死自己婴孩,李世民抢先一步杀胞兄逼皇位都是活生生的例子,可我们依旧更愿意看到人心的良善一面,所以芈月执掌生杀大权的光彩落幕还是比不上对义渠王的片刻真情。

那么再去想想揽溪和朱常洛,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换个来路,恐怕都是最好的爱情写照,相比于帝王家的雍容华贵,只能算作“贫贱”夫妻的二人反倒是愈挫愈贱,有几分君如磐石,女如蒲草的大义。可世间最怕“可是”二字,路有转圜,人却无法回头,生在帝王家,朱常洛的选择算不得错了,怪也只能怪姻缘不凑巧,揽溪无法成为自己当初最讨厌的那种人,所以她只能离开皇宫,再无法与朱常洛并肩而立。


再想想公孙徽呢,这个独属于作者内心世界的虚构人物,也达成了读者们对皇帝最好的期待——天下美人两不负。所以朱常洛未能坚持到底的,都被公孙徽一一承担,他和揽溪的后半段时光是历史留给读者们最美好的憧憬,解甲归田,又冲冠一怒为红颜。

其实被逼入绝境做出选择算一件艰难的事,更何况公孙徽要决定的是自己和心爱女子的生死。一个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本是流落在外的皇嫡子,可进一步是皇权在握,退一步是桃源生活,在他做来写意潇洒。这是宫斗里难得的温情线,更可贵的是揽溪坚持到了公孙徽出现的那一天。

初遇她的是他,一曲会知音的是他,她遇刺时赶来营救的也是他。可是,这世间算不准的事太多,情不知所起,更不知所终,公孙徽交出兵权救出王揽溪,远离纷争在世外桃源的日子是他这一生为数不多的幸福,这一辈子王揽溪终是他的求不得。


“写七分,留三分”是一种境界,哪怕历史里的朱常洛被笑做"一月天子",朝不保夕,可结局既定的当口未尝不能给予新的希望。江蕊的每一次转折都合乎人心,又点到为止,埋深埋浅便是写故事的人的能耐,我们总得对龙袍下的人儿有种“凡人”的看待,他们除却一步步地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也得为读者留一分人味在。

现在回头想想揽溪,一介平民女子入宫,又学不会尔虞我诈的本事,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年代里多半会被看做“痴人”。可历史最有趣的,便是它容许每一种可能的发生——薄姬,汉文帝刘恒之母、汉景帝刘启祖母、刘邦嫔妃,被众臣皆称薄姬仁善,熬过春秋变化,吕后专权,终被追尊为高皇后。

深宫之中也有良人,这才是最真实的可爱。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皇后·揽溪传(全两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明皇后·揽溪传(全两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