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己还是真实?

子路问津
2018-04-02 17:22:28

泰勒指出,现代性的三个隐忧分别是个人主义、工具主义理性和政治自由的丧失。限于篇幅等原因,他只对个人主义展开了充分的分析。

首先,我们需要理解,泰勒所说的个人主义是什么。他在很多地方对这个词做了阐释,多是描述性的,我们可以在其中窥见有关“个人主义”边界模糊而相对全面的定义:“人们有权利为自己选择各自的生活方式,有权利以良知决定各自接受哪些信仰”(2);“人民有责任真实地对待自己,寻求他们的自我实现”(16);“每个人必须确定自我实现取决于什么,任何别的人都不能或不应该试图规定其内容”(16);“这种个人主义导致以自我为中心,以及随之而来的对那些更大的、自我之外的问题和事务的封闭和漠然”(17)……

在“三个隐忧”和“含糊不清的争论”两章中,泰勒提出了关于“个人主义”的争论,这一争论是各执说辞且旷日持久的。支持者认为,个人主义是现代文明的最高成就,人们获得了许多由法律保障的权利,不再需要被原始秩序所绑架。而反对者则强调秩序的重要性,即赋予世界和社会生活以意义,同时它还维系着人们在日常生活之外的宽阔视野,建立了一种可歌颂的英雄维度。互不相让的格局已然形成,而泰勒则试图在争论中寻找第三条

...
显示全文

泰勒指出,现代性的三个隐忧分别是个人主义、工具主义理性和政治自由的丧失。限于篇幅等原因,他只对个人主义展开了充分的分析。

首先,我们需要理解,泰勒所说的个人主义是什么。他在很多地方对这个词做了阐释,多是描述性的,我们可以在其中窥见有关“个人主义”边界模糊而相对全面的定义:“人们有权利为自己选择各自的生活方式,有权利以良知决定各自接受哪些信仰”(2);“人民有责任真实地对待自己,寻求他们的自我实现”(16);“每个人必须确定自我实现取决于什么,任何别的人都不能或不应该试图规定其内容”(16);“这种个人主义导致以自我为中心,以及随之而来的对那些更大的、自我之外的问题和事务的封闭和漠然”(17)……

在“三个隐忧”和“含糊不清的争论”两章中,泰勒提出了关于“个人主义”的争论,这一争论是各执说辞且旷日持久的。支持者认为,个人主义是现代文明的最高成就,人们获得了许多由法律保障的权利,不再需要被原始秩序所绑架。而反对者则强调秩序的重要性,即赋予世界和社会生活以意义,同时它还维系着人们在日常生活之外的宽阔视野,建立了一种可歌颂的英雄维度。互不相让的格局已然形成,而泰勒则试图在争论中寻找第三条路,但需要说明的是,他并非采取了投机的折衷方式,而是遵循哲学的习惯,向深处追问个人主义的根源,最终揪出了“真实性”这样一个道德理想,对比理想与实际的道德存在,并从事挽救性质的工作。

在解释“真实性”是什么之前,泰勒首先对“真实性”被遮蔽之原因进行了反思。他提出了三个因素:道德主观主义,亚里士多德式的理性标准,常规样式的社会科学解释。其中,第一个因素所占篇幅最多,也最引人深思。在多元主义和相对主义横行的时代,每个人都持有属于自己的不容侵犯的道德立场,中立的自由主义广受支持。泰勒对中立的自由主义做了说明:“一个自由社会必须在关于善的生活由什么构成的问题上保持中立,善的生活是每个个体以他或她自己的方式追求的东西。”(21)看似自由选择,实际上却让道德理想成为不可讨论不可交流的东西,一句“你有你的观点”就将所有的争锋与辨析拒之门外,而人们却没有在这个过程中增进彼此的了解,也没有真正反思过自我的道德选择。相对主义的矛盾之一在此显现。基于此,人们似乎一直将个人主义视为道德选择的一种,视为出于利己主义的道德败坏的选择,但从未想过其后蕴含的道德理想。泰勒则指出,个人主义背后存在伟大的道德理想,个人主义是“真实性”理想的低级变种。

在“真实性之源”一章中,泰勒对“真实性”的起源做了考察。可以看出,它伴随启蒙而生,或者说,它是启蒙的一部分。赫尔德作为其最初的阐释者,认为每个人都有一个独到的做人方式,都有他自己的尺度。“真实性”要求人们以自己的方式去生活,而不是去模仿其他人,所谓忠实自我。特别的,泰勒提到“自决自由”这个概念,它由卢梭提出,要求人们打破所有外部藩篱的禁锢,独自作出决定。这与“真实性”不是一个东西,因为它否定了外部社会的作用,但在其后章节中,泰勒指出,“真实性”必须有超出个人的视野作其依托。

忠实自我,以定义自我为前提。而“我有1000根头发”这样的断言是无法定义“我”的,那么什么可以呢?“定义自我意味着找到我与他人的差异中,哪些是重要的和有意义的。”(40,41)意义的判决,需要在社会中、历史中,即一个更大的背景中寻找依据。价值选择是个人的,但是选择背后的视野是相通的,这就使得讨论价值与道德成为可能,也给了主张混沌的相对主义一个反击。做选择本身并不值得多少赞扬,否则任何选择都会失去意义;考虑选择背后的内在机理和实际体验,差异才变得有意义。另外,泰勒指出,对话是自我定义的背景,只有在对话中,我们才能得到承认,才能更好实现同一性。

在“滑向相对主义”一章中,他尝试建构了一个模型(76)。我将它贴在这里。

“真实性”模型

这个模型的结构很简单。我们可以依据它,对生活中的价值选择做剪贴式的对照,泰勒在文中以“解构”学说为例,认为其强调A而忽略B。

个人主义、自恋文化、工具理性,这些被广泛批评的价值理想,都流淌着“真实性”理想的血液。这样的叙述很容易让人想起柏拉图的理念,就像现实是理念的不完美映射物,现时代的种种价值理想,在泰勒看来,也是“真实性”理想的不完美映射。于是,他说,“我们不全盘抛弃这种文化,也不只是原封不动地同意它,我们应该试图通过使其参与者更明了他们所赞同的伦理涉及到什么,来提高这种文化的实践”(82);“斗争不应该因为真实性,无论赞成或反对,而应该是关于它,定义其准确意义”(83)。他想做的始终是理解,这多少算是苏格拉底式的教育者立场。

“存在张力和斗争的事实意味着社会可以朝任何一个方向发展……我们永远不可能回到这些自我中心模式吸引和诱惑人们之前的时代。像一切形式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一样,真实性开辟了一个责任化的时代,如果我们可以使用这个术语的话。这个文化发展的事实,迫使人们更多的自负其责。正是在这种自由度增长的本性中,人们可以更堕落,也可以更高尚。没有任何东西将担保出现一种系统的和不可逆转的蓬勃向上。”(88,89)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观点,但观点是可讨论的,也是需要讨论的,否则它就将永远处于黑暗之中。斗争永远存在,对于各方而言,继续战斗都是唯一的选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现代性之隐忧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性之隐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