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生命’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连”

腿毛都比发量多
2018-04-02 看过

对这本书感兴趣,是因为曾经偶然看过它的一段摘录,“我们并没有微弱烛光来指引脚步,也没有零星鬼火在前方沼泽上跳舞开道,所以,我们只能在住满奇形怪状的鬼魂的大片荒地上摸索前进。——《凯尔特薄暮》”当时觉得,哇,文艺得好有道理。

常人的人生不会总有太多的希望和动力,或者窘迫到一蹶不振的颓败,总是有点希望,有点畏惧,然后磕磕绊绊地前进。

直到我看了这本书,然后我几乎就要笑出来了。这本来说的就是神话啊。

不过文艺是真文艺,浪漫也是真浪漫。

在《那些美貌、强悍的女人们啊》里,一个老诗人年轻时在梅芙女王关于想要金钱还是快乐的选项中选择了快乐,她便与他相爱,然后就离开了,使他从此生活在哀悼中。这个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情节了。怎么说呢?美好残忍又真实。在《尘土合上海伦的眼睛》里,众人对玛丽海恩斯美貌的极高的赞誉,以及盲人拉夫特里对爱慕的女人玛丽海恩斯的炽烈而真诚的情诗,而玛丽海恩斯却是一个人孤单的死去的,因为“美貌从来就不可能给任何人带来幸运。它是一种值得骄傲,亦应当恐惧的东西”。而一个织布娘的评论“万能者有三种礼物可以给与——诗歌、舞蹈和道理。这就是为什么古时候一个没有文化的山里人会比现在受过教育的人举止更得体、更有文化的缘故,他们的天资直接来自上帝”,好像诗人往往都天生智慧,格外浪漫。看到这段的时候我甚至能想象到以写诗著名的叶芝在纸页背后的嘴角上扬。在《语声》中,发出类似“那个有着不可思议的平和面庞的美丽少女,一定不会是被追逐、迷人而快乐、永生的不幸女郎”的感叹,好像在叶芝看来,的确,拥有美貌不是件鼎幸福的事情。在《不知疲倦者》里,因为柴火不灭,所以生命不息以致背负“不贞”的少女和终生寻找足够深的湖,深得足以把自己仙人的长命给淹死的贝蛾。反而像是给中国古代千万疯狂以致痴魔地追求长生不老的帝王将相们的一记温柔的白眼“永生不死,真的会快乐么?”

甚至觉着《凯尔特的薄暮》这个名字也怪浪漫的——在晨昏不辨的时刻,是妖精,还是神灵,还是富有神力的人们,都变得明暗不清,剥离了不同的体征,因此能和另外一个世界彼此温柔相待。这是爱尔兰的某个温柔的时刻。

它其实也像爱尔兰版的《聊斋》,只是传说和考证的语气更能凸显叶芝的神秘主义和唯灵论。不过那种自然神灵大多善良、美好的事迹,对从小听闻聂小倩的本少女来说,倒是觉得格外亲切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凯尔特的薄暮的更多书评

推荐凯尔特的薄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