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 失乐园 7.7分

失乐园,是性?还是人性?

Alicia_ss
2018-04-02 15:18:38
我写性,就是为了写人生。

渡边淳一在多次采访中表明过自己的创作初衷。如果单纯将《失乐园》看作是情色小说,那就失去了读这本书的乐趣了。

渡边探讨的是中年人的婚姻与性。由于这类群体承受着更大的压力,不管是自身的还是社会的。渡边将其撕开一角,使我们得以窥见内部的真实。

婚姻这种社会公认模式既是一种连接,也是一种束缚。那么渡边探讨的是如果婚姻中没有了性,我们是否可以逃离婚姻。《失乐园》中的男女主人公都陷入了生活的困境,久木与凛子在各自的婚姻中维持着无性的状态,在日本这样一个集体意识为主流的社会中,违背常理,挑战道德的出轨,并最终一起在爱的极致中走向死亡无疑不是一种对美的追求,对生的渴望。

1

存在主义

任何文学作品都植根于一定的土壤中,战争对于日本文学有着深远的影响。二战之后,日本国民在急剧的转变中感到无法把握历史的进程和个人的命运,于是诉诸自我否定与非理性的东西,存在主义便在这样的土壤中发展起来。

“想了太多的死之后,他们迫切地想得到生的验证。在获得性的快乐的同时,疯狂地耗尽所有精力的话,对死的不安就

...
显示全文
我写性,就是为了写人生。

渡边淳一在多次采访中表明过自己的创作初衷。如果单纯将《失乐园》看作是情色小说,那就失去了读这本书的乐趣了。

渡边探讨的是中年人的婚姻与性。由于这类群体承受着更大的压力,不管是自身的还是社会的。渡边将其撕开一角,使我们得以窥见内部的真实。

婚姻这种社会公认模式既是一种连接,也是一种束缚。那么渡边探讨的是如果婚姻中没有了性,我们是否可以逃离婚姻。《失乐园》中的男女主人公都陷入了生活的困境,久木与凛子在各自的婚姻中维持着无性的状态,在日本这样一个集体意识为主流的社会中,违背常理,挑战道德的出轨,并最终一起在爱的极致中走向死亡无疑不是一种对美的追求,对生的渴望。

1

存在主义

任何文学作品都植根于一定的土壤中,战争对于日本文学有着深远的影响。二战之后,日本国民在急剧的转变中感到无法把握历史的进程和个人的命运,于是诉诸自我否定与非理性的东西,存在主义便在这样的土壤中发展起来。

“想了太多的死之后,他们迫切地想得到生的验证。在获得性的快乐的同时,疯狂地耗尽所有精力的话,对死的不安就会消失,活着的感觉就会更加真切。”《失乐园》中的男女主人公久木与凛子正是在寻找自己的存在。

五十五岁的久木由原来的部长被调到了一个闲职,职场上被边缘化使得他大受打击。家庭中,妻子的陶制品生意红红火火,女儿也已出嫁。看似完美的家庭,实际上联系却非常弱,甚至连基本的沟通都缺乏,性更是早已离久木与妻子而去。在这种状态中生活,人会迷失,会找不到自身存在。

而另一边的凛子,与身为外科医生的丈夫门当户对,社会地位和物质基础都是优中之优,被别人所羡慕。但是丈夫一心扑在工作上,是个十足的工作狂。

这样的一个有妇之夫和一个有夫之妇狂热地相爱了,两个孤独的人互相温暖,灵魂得到慰藉。

战后的日本,复苏与发展经济,社会很少关心个人感受。连最亲的亲人之间,大家也很少谈论个人感受,这种压抑的社会之下,才催生出打破社会常规的久木与凛子。

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认为,人有选择改造自己的本质的自由,人的本质就是选择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想要做的人。年华渐衰,爱情易变,对于生命的无力掌控促使久木与凛子打破常规,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想要做的人。男女主人公都意识到生命的紧迫,存在的虚无,于是开始了这一段惊险而又刺激的爱与性之旅。书中说道,“人一旦改变了价值观,对生活的态度就会随之改变。以前觉得重要的东西不再那么重要了,觉得无聊的东西反而宝贵起来了。”当久木与凛子之前信奉的东西都被打破的时候,他们必将不再屈从于社会公认的行为模式。

2

逆流而上

《失乐园》中也探讨了职场与人情冷暖。当久木最终鼓起勇气去找董事辞职的时候,久木放下一封辞职信,董事劝他再考虑一下,久木回答说,“我已经再三考虑过了,请务必准许我辞职。”书中有这么一句话恰如其分地描述久木当时的心境,“在久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董事耍威风。此时的久木陶醉在无比畅快之中,同时也不无某种失落。”职场失意对于久木的打击巨大,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被边缘化,作为企业的一颗小螺丝钉,久木几乎失去了最后的存在感。

这是久木的中年危机,也是我们每个人必将面临的危机。前一阵子看到一则新闻,大致是说IBM裁掉40岁以上员工,聘用年轻员工。中年危机不光是日本的,也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

久木同批进入出版社的同事水口因肺癌去世,这件事刺激了久木,更让久木意识到不要给人生留下遗憾,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久木内心开始产生变化,“人的一生无论看上去多么波澜壮阔,在到达终点回首往事时,却显得格外平庸。当然,哪种活法都会有遗憾,不过,至少不应该在临死的时候,才想到’糟糕’、‘应该早点做’等后悔不当初的话。”

久木辞职后,看着银座街上匆匆走过的上班族,他的心情是矛盾的,既安宁又不安。他深切体会到了自由的喜悦,同时内心也涌起了为社会所抛弃的孤独感。

社会正是由我们千千万万的支流汇合而成的一股洪流,当洪流向下流去时,作为支流的我们也很难逆流而上。当人们都在为金钱权力地位拼搏的时候,我们想要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我们是否能够脱离社会集体这股洪流?当下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恐惧,婚姻的,事业的,家庭的,我们是否有勇气和精力逆流而上?而渡边正是通过性来探讨人生,为我们找寻另一种可能。

3

瞬间时刻

说到日本,我们就不得不说日本民族对于“瞬间时刻”的追求。《失乐园》中,渡边淳一多次提到樱花。久木与凛子赏樱时,久木看着飘落的樱花,他的内心是孤独与伤感的。樱花是一种象征,这个日本文化中的花中之魁带来的美是浓烈的,亦是短暂的。樱花从盛开到凋零,不过短短七日。就像久木与凛子都觉得已到达爱情的顶峰,无乱如何接下来都会走下坡路。他们一边享受着人生的美妙,另一边又恐惧着衰老与死亡。

这是一种“瞬间时刻”,也反映了日本社会的一种对“瞬间美”的情结。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是短暂的,因此强烈催生出日本人主动追求“瞬间美”。日本人认为,樱花最美的时候并非是盛开的时候,而是凋谢的时候。在片刻的耀眼的美丽中达到人生巅峰发挥自己的最大价值,之后毫无留恋的结束自己,这是对“瞬间时刻”的最淋漓尽致的体现。米兰昆德拉也这样认为,“所谓美,就是星光一闪的瞬间,两个不同时代跨越岁月的距离突然相遇。美是编年的废除,是对时间的对抗。”

为了抓住这样的“瞬间美”,那无疑只能是死亡。久木与凛子在爱的极致中死去,才可以永远守住这样美好的瞬间。渡边刻画死亡并不是真的引诱大家去死,而是警示大家珍惜生命中短暂的美好。这种“瞬间时刻”的追求体现在日本文化的方方面面,他们相信有些机会,有些缘分,一生只有一次,且行且珍惜。因此,不论是亲人,还是同事,还是朋友,在一起时,好好珍惜,莫等错过再后悔。


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说道,“越文明,越孤独。”我们每个人都惧怕孤独,久木与凛子也是如此。越是孤独,越希望彼此交融。生是孤独的,死亦是孤独的,正如渡边在《失乐园》中讲到的葬礼,“葬礼就是人生的缩影”。久木的同事水口因癌症去世,来了很多人参加葬礼,是因为水口是在其位期间去世。换做是水口退休后去世,估计能来参加葬礼的人都很少,这也说明了,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是很受冷遇的。

渡边淳一既是外科医生,也是作家。医生用刀,作家用笔,而当这两种职业交织在一起时,这样的人就是一把犀利的洞察人性的手术刀,切开事物的表面去看藏在里面的东西。所以《失乐园》不光是探讨性,更是探讨人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失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乐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