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8.8分

鼠疫

木子南
2018-04-02 14:18:45

这是一本在情节、结构和技巧上都简单质朴的小说。正如作者开篇所言,要了解一个城市,较简便的方式是探索那里的人们如何工作、如何恋爱、如何死亡。小说便围绕这三个主题展开探索,无疑也是最基础最核心的主题。小说借由一场鼠疫的爆发到终结,探讨了宗教信仰与理性之争、个体情爱与集体行动的关系等基础命题。印象深刻的是里厄大夫作为救援行动的重要参与组织者,对英雄主义的否定态度。高尚并非可贵,罪恶也只是由于愚昧无知。所以,里厄身上有一种罕见的劳动而不审判的知与行。但他仍有底线,就是不去像神父一样爱无法解释的一切。相比之下,塔鲁则在与虚妄保持艰难斗争,而神父则坚守信仰逝去。

第一部

要了解一个城市,较简便的方式是探索那里的人们如何工作、如何恋爱、如何死亡。

······毫无臆想的城市,即是说,它是个纯粹的现代城市。

问题:怎样做才能不浪费时间?答案:在时间的漫长中体验时间。方式······

······换句话说,他们都是人文主义者:他们不相信天灾。天灾怎能和人相比!······我们同胞的过失并非比别人严重,他们忘了人应当谦虚,如此而已·····

坚定的信心就在那里,在日

...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在情节、结构和技巧上都简单质朴的小说。正如作者开篇所言,要了解一个城市,较简便的方式是探索那里的人们如何工作、如何恋爱、如何死亡。小说便围绕这三个主题展开探索,无疑也是最基础最核心的主题。小说借由一场鼠疫的爆发到终结,探讨了宗教信仰与理性之争、个体情爱与集体行动的关系等基础命题。印象深刻的是里厄大夫作为救援行动的重要参与组织者,对英雄主义的否定态度。高尚并非可贵,罪恶也只是由于愚昧无知。所以,里厄身上有一种罕见的劳动而不审判的知与行。但他仍有底线,就是不去像神父一样爱无法解释的一切。相比之下,塔鲁则在与虚妄保持艰难斗争,而神父则坚守信仰逝去。

第一部

要了解一个城市,较简便的方式是探索那里的人们如何工作、如何恋爱、如何死亡。

······毫无臆想的城市,即是说,它是个纯粹的现代城市。

问题:怎样做才能不浪费时间?答案:在时间的漫长中体验时间。方式······

······换句话说,他们都是人文主义者:他们不相信天灾。天灾怎能和人相比!······我们同胞的过失并非比别人严重,他们忘了人应当谦虚,如此而已·····

坚定的信心就在那里,在日常的劳动中。

第二部

鼠疫带给同胞们的第一个感觉是流放感。

总有这样的时刻来到,这时,我们会清醒地意识到火车不能到达此地。我们这才知道我们的分离注定要延续下去,我们应当设法和时间修好。总之,从此以后,我们又回到坐牢的状态,迫不得已靠回忆往昔而生活。倘若我们当中有谁企图生活在对未来的向往中,他们会很快放弃,起码会尽快放弃这种向往,因为他们正在体验想象力最终强加给相信它的人们的那种创伤。

人们从不关心的甚至正是这种精确性······

“帕纳鲁是研究学问的人。他较少看到死亡,所以总代表真理说话。”(神父)

·····过分重视高尚行为,结果反而会变成对罪恶间接而有力的褒扬。因为那样做会让人猜想,高尚行为如此可贵,只因它寥若晨星,所以狠心和冷漠才是人类行为更经常的动力。而这种想法正是笔者所不能苟同的。人世间的罪恶几乎总是由愚昧造成,人如果缺乏教育,好心也可能同恶意一样造成损害······人有无知和更无知的区别,这就叫道德或不道德,最令人厌恶的不道德就是愚昧无知,无知的人认为自己无所不知,因而自认有权杀人。杀人凶手的心灵是盲目的,而没有远见卓识就不会有真正的善和高尚的爱。

“人并不是一种理念,朗贝尔。”

“······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但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

第三部

习惯于绝望比绝望本身还要糟糕。

鼠疫已消灭了人们的价值判断力。

第四部

人不能够又治病,同时又知道一切

神父:但也许我们应当去爱我们理解不了的东西

里厄:我对爱的想法和您的不一样。而且我至死也不会爱这个让孩子们备受折磨的上帝的创造物。

塔鲁:基督徒看见一个无辜的人被挖掉了眼睛时,这个教徒要么失去信仰,要么同意别人挖掉自己的眼睛。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只意识到一点:在今天,即使比别人优秀的人们也免不了去杀人,或听任别人去杀人,因为这符合他们的生活逻辑。我还意识到,在当今世界,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导致别人的死亡。

······从我放弃杀人那一刻起,我已经自我宣判永远流放。该由别的人来创造历史了······我缺乏当有理性的杀人凶手的某种素质。

第五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