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村上春树

素履以往
2018-04-02 13:49:20

可能是因为自己近些年的心境转变,村上的文风现在十分对我胃口。高中初读村上的《且听风吟》和《挪威的森林》时,对其表达的思想和故事情节并无多大关注,权当“小黄书”来看,但其营造的日本文学独有的冷色调,处处透露的青年期独有的“失落感”和淡淡的忧伤,却让人颇为印象深刻。

再次读村上,便是于去年入手的《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两位暮年的大师,以一种十分亲切诚恳的方式,讨论着音乐的美妙。配合着音乐,观看着二位的谈话,一种微妙的惬意。

而在《刺杀骑士团长》中,无论是小说的主人公“我”,还是其中的免色涉、雨田具彦先生,都能从中看到村上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影子——爱听爵士和古典、早睡早起、生活极致自律等等。他似乎是在通过这些人物,来实现对自己身为作家之外的可能性的探索。探寻“自我”“本我”“他人”以及“世界”的联系。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小说从一个对立面回顾了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尽管只用了很小的篇幅,但对其的描写足够震撼),作为一名日本作家,这是难能可贵的,于是,相比以前的作品,该作又多了一份历史凝重感和“世界主义”的人文关怀。

我对村上亦多了一分敬重。

此外,小说的文风

...
显示全文

可能是因为自己近些年的心境转变,村上的文风现在十分对我胃口。高中初读村上的《且听风吟》和《挪威的森林》时,对其表达的思想和故事情节并无多大关注,权当“小黄书”来看,但其营造的日本文学独有的冷色调,处处透露的青年期独有的“失落感”和淡淡的忧伤,却让人颇为印象深刻。

再次读村上,便是于去年入手的《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两位暮年的大师,以一种十分亲切诚恳的方式,讨论着音乐的美妙。配合着音乐,观看着二位的谈话,一种微妙的惬意。

而在《刺杀骑士团长》中,无论是小说的主人公“我”,还是其中的免色涉、雨田具彦先生,都能从中看到村上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影子——爱听爵士和古典、早睡早起、生活极致自律等等。他似乎是在通过这些人物,来实现对自己身为作家之外的可能性的探索。探寻“自我”“本我”“他人”以及“世界”的联系。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小说从一个对立面回顾了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尽管只用了很小的篇幅,但对其的描写足够震撼),作为一名日本作家,这是难能可贵的,于是,相比以前的作品,该作又多了一份历史凝重感和“世界主义”的人文关怀。

我对村上亦多了一分敬重。

此外,小说的文风依然延续其作为东方人独有的含蓄内敛,无论是对景物和心理的描写,还是人物的对话,皆点到为止。轻盈的笔触中蕴藏着有力的力量,与东欧的现代小说(例如《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有种形散而神合的相似。

回味无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