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

玮玮要发光发亮
2018-04-02 13:14:16

斯特凡·茨威格,奥地利小说家、诗人、剧作家和传记作家,20世纪世界文坛一颗耀眼的明星。

茨威格作为被翻译次数最多的奥地利作家,众多作品在全世界广为流传。其中最为中国读者所熟悉的还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人类群星闪耀时》等作品。其他作品,如《灼人的秘密》、《桎梏》等也是受众颇广。

全神贯注·茨威格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讲述一位美丽的女子,是如何从少女时代开始,暗恋一位游戏花丛的著名小说家R。这位陌生女子,因少女时代与小说家做邻居,被其吸引。为了靠近这位小说家,她读很多的书,搬家后也回到小说家的城市做工,只想靠小说家更近一些。

因为不断地靠近,女子终于成为小说家的猎物,共度三晚后,小说家便以外出的理由离开了女子,但女子却因此而怀孕,并独自一人生下孩子。

陌生女子将对小说家的一腔爱,全数转移到孩子身上。并为了给孩子最好的生活坏境,成为了当地上层著名的交际花。

陌生女子再见小说家时,小说家已经完全忘记这位曾经在一起过的女子。不仅如此,小说家将女子作为新的猎物,再度对女子伸出手。女子也再一次义无反顾的抛下所有,去赴约。但这一次,依然是共度一夜后,小说家以外出的理由离开女子。

之后二人再无瓜葛,等到小说家再有女子的消息时,便是这位陌生女子留给小说家的遗产,以及伴随遗产一同到来的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

这篇小说,一定程度上是茨威格的自身经历改编。茨威格也曾经收到一位美丽的夫人的来信,表达对茨威格才华的敬仰,以及一直以来对于茨威格的关注。出生于富裕家庭的茨威格,生来感情充沛。正如陌生女子写给小说家的信上讲:“我不埋怨你,我爱你,爱的就是这个你:感情炽烈,生性健忘,一见倾心,爱不忠诚。”

与对情欲的细腻描写一样出名的,是茨威格的“泛欧洲者”这一身份。传记作者乔治·普罗尼克(George Prochnik)在《不可能的流亡:在世界尽头的斯蒂芬·茨威格》中说,茨威格是“一个富有的奥地利公民,一个焦躁不安地漫游的犹太人,一位非常多产的作家,他孜孜不倦地倡导泛欧洲人道主义,他不停地建立人际关系网络,他是一位无可挑剔的主人,热爱家庭生活、歇斯底里,高贵的和平主义者,卑劣的民粹主义者,神经质的肉欲主义者,爱狗,恨猫,是藏书家,穿鳄鱼皮鞋,时髦,焦虑,咖啡爱好者,有着孤独内心的同情者,随意地拈花惹草,对帅哥抛媚眼,大概是暴露狂,绝对爱说谎,趋炎附势,维护弱者,在老年的蹂躏面前他是可怜的胆小鬼,在死亡之谜面前他不动声色而又淡泊”。

《桎梏》中,斐迪南受召去往前线参加战争,斐迪南的妻子保拉极力阻止,保拉认为战争是不人道的,个人可以反抗国家关于参战的命令。斐迪南虽亦不愿参与战争,但根深蒂固刻在骨子里的“服从”却无法更改,带着不愿,斐迪南反抗妻子到达前线。

但当斐迪南真正的到达前线,看到因为战争而受伤的千千万万的人时,真实的冲击让斐迪南冲破内心的桎梏。感情的真理以磅礴的气势涌上他的心头,摧毁了他心中的那台机器,崇高而伟大的自由冉冉升起,它战胜了顺从。

“他仰望星空,感触万千,现在他懂得,适用于地球上的人类的,只有一条法则:除了相亲相爱,任何东西都不能把一个人真正束缚住。”

茨威格1942年在巴西自杀身亡,巴西政府为之举行了国葬,总统出席了他的葬礼。在他自杀的前一天,茨威格刚刚完成自己的最后一部小说——《象棋的故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