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9分

亡命。

你lo
2018-04-02 12:44:16

城市不断被书写的一个原因在于,这里的城市人有着历史性的生活。不断看到城市回忆,但恐怕能和悲上海比足的只有北京了。从文学史上就有“京派”和“海派”,也有“帝都”和“魔都”之并称。历史给这两座城市以巨大的力的抚摸,又送来一些人记录下来。不能把王小波的北京和老舍的比了,除了满口京片子和躲也躲不了的北京人的快味,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可比性。但其实拿北京文化来描述王小波,同样也是肤浅的。《黄金时代》里时间线错落,六十、七十年代的时间线不断出现,关于存在的思考也在王二的灵魂上不断炙烤他。王二不是王小波,他可以是任何一个你、我。似水流年也不是那一个年代的实录,甚至王小波在《似水流年》篇结尾,还对实录、直笔发了通感概。但我们无法直接去听到他的遗憾或者挣扎,他是已经上岸了的普鲁斯特,躺在自己的丝绸枕头上的一次回忆。但不是回忆西北丝绸之路和漫天风沙,而是整个的生命。他的思想、肉体、感情,从“黄金时代”到如今,他又走了一遍,也以似乎超越了的口气和自己对话。他说那时还小,不懂得选择;他说自己就是亡命之徒。他站在一场灾难和战争的终点,回头去看废墟中的自己和一起经历过的人。那场瘟疫、核平和破裂,也随着他的老去结束了。我们的呢,我们的老去呢?我们的瘟疫呢?我们要面对的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