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和党倾力保卫中华民国

潇湘雨未斜
2018-04-02 10:29:15

1948年是国共内战关键的一年,同时正好又赶上美国二战之后第一届总统大选(罗斯福、杜鲁门的民主党组合1944年底大选获胜,任期即为1945年初-1949年初,次年年中罗斯福亡故,杜鲁门是以在1945-1949年初法定任期内继任,但并非民选),二者之间的关联性(correlation)自来是史论关注之焦点。广泛而言,国府与共和党之间走的很近,是以等到民主党杜鲁门获胜之后,处境颇为尴尬,甚至进而影响到美国对华援助。如汪朝光在《中国命运的决战(1945-1949)》中即指:“1948年正值美国大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言论强调支持国民党,国民党因此暗助杜威的竞选活动,将宝押在杜威的当选上,结果却是杜鲁门继续连任,这又增加了杜鲁门个人对蒋介石的反感。”

共和党籍,总统候选人托马斯·杜威,总统大选竞选言论强调支持国民政府
1948年,北平民众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杜威参选助威

支持国民政府的又何止共和党籍的总统候选人,在1948年底~1949年初,国军在所谓“三大战役”中败北,民主党杜鲁门政府的安委会以“担心军火落到共军手中”为由,要求停止《援华法》里价值1.25亿美元的军火供应。 1949年2月5日,杜鲁门紧急约见国务卿艾奇逊、副总统巴克利、参议员康纳利和范登堡、众议员布罗姆和伊顿,向他们提出上述建议。

对中华民国仗义执言的共和党议员阿瑟·范登堡

共和党参议员阿瑟·范登堡当即拍案而起,强烈反对。他指出,如果这么干,那就是“我们把贫穷的中国最后推进不幸的深渊”,“我们的手上绝不能沾上这种血迹”。被他的精神所感召,所有在场议员及副总统都同意他的意见。杜鲁门被迫否决国安委的建议。 2月7日,共和党51名议员联署致信杜鲁门,要求指派委员会审议美国对华政策,加强援助国民党政府。24日,艾奇逊赴国会山庄,以“尘埃落定以前”不能看清中国政局为由,搪塞在场的30名联署议员,双方不欢而散。 为期一年的《援华法》将于1949年4月2日期满,杜鲁门政府向国会提出,余款0.54亿美元可以续期,但要加上弹性条款,总统可以将该款送给“中国政府或其他在中国的受益人”。因为国共双方都自称“中国政府”,杜鲁门此举就是想把款项移送给中共。共和党议员集体反对,坚决主张删掉“弹性条款”,明文规定美援受益人为“中华民国”。4月14日国会表决时,通过了共和党议员诺兰的修正案,规定余款0.54亿美元必须用于中国的“非共产党地区”。

使大陆赤化的恶棍:民主党籍,国务卿迪安·艾奇逊,在援华问题上百般设计使美国脱身

1949年8月8日,艾奇逊发表《美国对华白皮书》,蓄意污蔑国府,为民主党政府长期拒绝援华推诿责任。以参议员诺兰、众议员周以德为首的共和党议员群起抨击,白皮书是“为一项有预谋地无所作为的政策开脱的1054页辩护词。这项政策的唯一成果就是将亚洲置于苏联征服的危险中”。议员们还联署致信杜鲁门,称土共的胜利是“美国划时代的、历史性的失败”。 1949年6月,杜鲁门要求国会通过1.5亿美元援助南韩的法案。众院共和党议员强烈反对,认为中国大陆即将沦陷,当务之急应是迅速加强对国府的援助,此刻不支持中国而去支持南韩,简直是胡来。 1950年1月,杜鲁门发表对台湾的“撒手政策”声明,更激起共和党议员的愤怒。1月下旬,国务院将援南韩法案再度交给国会讨论时,共和党众议员唐纳德·杰克逊质问道:“这是怎样一种远东政策,把军援给韩国,却拒绝了福摩萨的要求?”他指出,“福摩萨是一条防线上的一个点,这条线包括日本、冲绳、菲律宾,对美国国防全都是必不可少和性命攸关的”,“众议院的议员选择丢掉南韩的风险以拯救福摩萨!”他们与其他共和党议员以及南方的民主党议员联合,以192票对191票否决援韩法案。民主党政府被迫让步,以《1950年远东经济援助法》代替援韩法,其中捆绑了援华法剩余经费的支用条款。该法案获得通过。

卖国贼,TG的大恩人:民主党籍,美国总统杜鲁门,其“撒手政策”导致中国大陆赤化

1949年,杜鲁门向国会提交对北约及希腊、土耳其、伊朗、南韩、菲律宾总军援法案(后来的《共同防御援助法》),两院共和党议员提出修正案,以“搭便车”方式批准对中国的军事援助。两个修正案因民主党议员按党派投票,遭到否决。共和党议员于是决定改变支持援欧的态度,提出修正案将援欧金额11亿美元减半,居然获得通过。此事令杜鲁门政府大为震惊,只好同意向中国提供0.75亿美元军援,以换取众议院将援欧金额复原。

1949年11月,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诺兰在南宁与白崇禧一起商议援华问题

1949年秋中共“建政”后,国会共和党议员强烈要求武力保护台湾。共和党参议员诺兰,在陈纳德陪同下走访中国,12月返美后呼吁继续支持台湾国民党政府。然而杜鲁门、艾奇逊充耳不闻,一心只想着怎样看“台湾陷落”的热闹。12月23日,艾奇逊的国务院向驻外使团和美国之音发了一份“台湾报道政策文件”,指导传播机构和大使馆人员对外尽量贬低台湾的战略重要性,以在台湾失陷后保持美国的威望。29日,艾奇逊又在安委会上声称,不能以美国军力阻止中共占领台湾,否则“将把中国人的注意力从苏联在其北部的帝国主义行径引开,转而针对美国”,吴国桢不过是蒋介石的棋子,云云。

共和党领袖罗伯特·阿尔方索·塔夫脱(总统塔夫脱之子)

会议内容被曝光后,共和党议员集体反击。次日,诺兰公开呼吁军事使团访问台湾。俄亥俄州参议员、共和党领袖塔夫脱向报界声言,美国必须派出海军支援台湾。诺兰还要求前总统胡佛写信发表对中国问题的看法。胡佛欣然写信,称美国海军应参与包围澎湖列岛、台湾以及海南岛,在太平洋树立抵制共产主义扩张的坚墙。 诺兰还直斥国务院蓄意贬低台湾重要性的举动,是“对克里姆林宫的绥靖”、“为国际共产主义开了绿灯”。诺兰要求大幅度调整国务院远东司的人事,由麦克阿瑟将军作为远东政策的“协调人”。塔夫脱指出,拒绝动用武力阻止共军进侵台湾的政策,与在欧洲的政策大相径庭。他指责国务院“已被左翼集团所控制,他们显然想除掉蒋,并情愿使中国落入共党之手”。布里杰斯要求对民主党政府进行不信任投票。诺兰要求艾奇逊辞职。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布鲁斯特指责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巴特沃斯“动摇了蒋政权的根基”,要求其辞职,并要求将十名美国政府内的“破坏者”移交给国民政府。 1949年中,国府已显示出大势已去,杜鲁门政府考虑与中共建交。 此时,诺兰率先挺身而出,发表了15名共和党议员、5名民主党议员致杜鲁门的联名信,称“对政府可能考虑承认中共政权一事极为关注,这种政策与美国在希腊和土耳其的立场完全不一致,“共党控制中国意味着……中国人民失去自由和独立,意味着国际共产主义的大胜以及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参院为了拒绝承认,特意举行政策辩论会。共和党议员在发言中表示,承认“新中国”,就等于“给世界共产主义盖上承认的图章”。 因为国会里以共和党议员为首所掀起的怒潮,艾奇逊和杜鲁门才不得不在韩战爆发前拒绝与中共建交。 1950年1月,苏联发动的驱逐国民政府代表出安理会的投票未获通过,苏联代表团退出安理会。联合国秘书长赖伊为讨好苏联,准备为各国投票支持中国入联合国打开法理基础的大门。

周以德与台湾经济学家李国鼎夫妇的合影。周以德(Walter Judd),共和党众议员,参与自由中国委员会,共同发起“反对共产党中国加入联合国的一百万人委员会”,他曾禁止自己出生在中国的孩子返回大陆访问

兰与布里斯特发表联合声明,敦促政府要求赖伊收回备忘录,否则应由另外的合适人选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共和党众议员周以德谴责美国政府默许中共政权为获取联合国席位而进行的非法活动,要求当局发表一个直截了当不承认中共的声明。部分民主党议员受到感召,打破党派桎梏,也决定反对民主党政府的所作所为,反对“新中国”加入联合国。 1950年5月2日,35名参议员致信,要求杜鲁门明确表示:美国不承认共产政权,并将反对苏联企图剥夺国民党政府的联合国席位、让中共成为联合国成员的一切行动。(幸亏共和党议员的努力成功了,否则三个月后历史将改写。如果红色中国入了联合国,还会出现“联合国军对志愿军”的局面么?) 就这样,共和党领导国会,粉碎了苏联企图将国民政府驱逐出联合国的第一次阴谋,粉碎了杜鲁门政府再度出卖台湾的阴谋。

共和党议员约瑟夫·雷芒德·麦卡锡,痛斥民主党卖国二十年的丑恶行径

而共和党对民主党不满的集中爆发当属共和党议员麦卡锡对民主党的指控,当麦卡锡主义的崛起在美国掀起反赤浪潮时,麦卡锡更是检验民主党政府的失策,认为正是因为民主党政府的投降主义导致了美国失去了中国,麦卡锡称艾奇逊是“红色的迪安”,指责艾奇逊在亚洲“出卖了中国”,“雇用并保护了共产党人”。由于麦卡锡的指控,艾奇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马歇尔和艾奇逊都被迫先后辞职。同时受到麦卡锡指责的还有在战时和战后参与美国对华事务的欧文.拉铁摩尔、费正清、谢伟思、 柯乐布。然而此时麦卡锡主义的崛起却已经对败走台湾的国民政府保卫大陆于事无补了。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1947-1950-美国人眼中的国共内战-美国参谋首长联席会议对华主张之分析的更多书评

推荐1947-1950-美国人眼中的国共内战-美国参谋首长联席会议对华主张之分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