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 村庄 9.2分

这片村庄,热地热情

亚齐妮
2018-04-02 看过

打开《村庄》,热辣辣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从陈忠实的《白鹿原》,到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再到莫言的《红高粱》,每一篇土地之上都盛开着无比热烈的乡情。

乡土文学就是这样,你如果没有在乡土长大的经历,乡土文学的土壤上绝对没有可以让你耕种的种子。就像是“强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样,没有种子如何播种,没有播种又如何收获呢!

对作家胡干不是很熟,但是看到这厚厚的上下两册《村庄》时却让我有了不同的感觉,那封面的色调搭配,就像是从黄土地里秋收的麦子一样,看着那么朴实、那么喜悦。

《村庄》的故事是从“相爷回乡”开始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从“相爷”下火车那一刻起,眼泪就噙在这布满皱纹的双眼之内,于是也就从这一刻起,一幅生动的“乡土人物群像谱”,热热烈烈的拉开了它的帷幕,再现华北农村百年沧桑,缩微几代农民人生镜像,演绎世事沉浮与命运莫测。

来看看作者的简历吧。作者胡干,原名韩卫东,1960年代生于华北大运河边,幼年贫寒,1980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于某大学。后辞去教职,加入外企,为公司高管。几年后,从外企离职,创业至今,成为企业家,任职之余,潜心于文学创作。

作者以一种贴近生活、诙谐轻松的笔触,深情又隐晦地讲述了一个名叫韩家庄的华北村庄,自晚清至建国以后,历经百年沧桑的时代变迁、世事沉浮及人物命运。于幽微处,尽显盘根错节的乡村伦理、人情世故,以及在特殊时期、特殊情境下呈现出的复杂人性。那些从泥土里“长”出来的人们,生如蝼蚁,却个个都是“角儿”,他们的生活、爱恨情欲、人物个性及命运,密实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浓墨重彩的乡村画卷。《村庄》的描述自清末民初到上世纪60年代的某一年,广袤的华北平原上,经常开口子的大运河边一个“狗蛋”大点儿的小村子里,一群原本靠天吃饭、安分守己的农民,因为大半生在京城奔波的“相爷”的返乡,仿佛一夜之间,他们的生活、命运与外界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时过境迁,这些联系也很快烟消云散,村庄里的人们重又回到祖祖辈辈赖以为生的土地,过着蝼蚁般的生活,年复一年。只是,于不知不觉中,命运似乎让他们明白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口”字的神秘意义。同时不难看出,作者一次次回望故乡的过程,也是不断反思和挖掘历史进程中的时代变革、文化政治复杂的深层因素与个体生命、人性之间相互作用、纠缠和角力的过程,这使得整部作品具有了值得每位读者反复品咋的厚重分量。

这片村庄,热情热地,广袤神迷,厚重如斯。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