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笔记:一个伦理学决定程序纲要(1951)

羽觞
2018-04-02 09:02:55

此文为罗尔斯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论文的一部分,提出了对道德辩护的一种解释,这种解释启发了《正义论》中对反思平衡的说明。

1.1 伦理学要探究一个合理的决定程序,这是面对多元价值的现状而做出的选择。这要求确定利益间的裁决、利益冲突中的优先性。通过理性的探究方法确定起来。

1.2 在探究合理存在方法中,否定心理感受的进路。

1.3 道德知识的主观性或客观性,仅取决于是否存在一种合理的方法,通过这方法能表面根据现有的道德规则或基于此而做出的决定是validating or not。需要确定一种可以做出合理选择的决定程序。

2.1 将伦理学更多地看作类似归纳逻辑的研究——需要确定合理的标准——用符合的方式确定正义性或正当性。

2.2 尝试去寻找和制定合理的原则。

2.3 要首先限定道德裁判的主体,主体拥有以下特征(尽量都具有):①智力达到一般水平人们都有moral insight;②具有一定的经验性知识,对于需要提出意见的情形要知晓特殊知识;③reasonable合乎情理,使用归纳逻辑的标准,寻找理由去支持和反对,以开放和反思的心灵考虑问题,了解情感性因素的存在;④道德选择的必要性体现

...
显示全文

此文为罗尔斯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论文的一部分,提出了对道德辩护的一种解释,这种解释启发了《正义论》中对反思平衡的说明。

1.1 伦理学要探究一个合理的决定程序,这是面对多元价值的现状而做出的选择。这要求确定利益间的裁决、利益冲突中的优先性。通过理性的探究方法确定起来。

1.2 在探究合理存在方法中,否定心理感受的进路。

1.3 道德知识的主观性或客观性,仅取决于是否存在一种合理的方法,通过这方法能表面根据现有的道德规则或基于此而做出的决定是validating or not。需要确定一种可以做出合理选择的决定程序。

2.1 将伦理学更多地看作类似归纳逻辑的研究——需要确定合理的标准——用符合的方式确定正义性或正当性。

2.2 尝试去寻找和制定合理的原则。

2.3 要首先限定道德裁判的主体,主体拥有以下特征(尽量都具有):①智力达到一般水平人们都有moral insight;②具有一定的经验性知识,对于需要提出意见的情形要知晓特殊知识;③reasonable合乎情理,使用归纳逻辑的标准,寻找理由去支持和反对,以开放和反思的心灵考虑问题,了解情感性因素的存在;④道德选择的必要性体现为“利益在特定情形的冲突”。要对人类利益具有一种同情的知识,这种知识一方面体现在,通过主体经验性的体验,获得有关利益的直接的知识(但没有人能够了解所有的利益)。还要部分地通过想象性的体验(有能力去确定这些利益对于分享它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对未曾体验的利益进行评鉴式的体会进而去衡量。要将所有的冲突展现在自己面前,以同等的关注去评估每一种利益,将每种利益看成是自己的利益一样,判断其正义与否。并且还要按照自己的正义感,在议题中作出判断。 这种思路与古典功利主义十分相似,也会面临古典功利主义的困境。

2.4 ①罗尔斯考虑到了,按照前述的标准所定立的道德裁判者是不精确的,但也挑选出了一些可以胜任道德裁判的人。②这种胜任与否,是根据他所拥有的某些特征来确定的,其中有些可称为能力或成就(智力和知识),还有一些可被称为德性(如reasonableness的理智德性)。 不能将 competent moral judges 定义为接受某些原则的人的理由:如果将 competent moral judges 定义为一个应用这些原则的人,那么推理就陷入了循环。 competent moral judges ,似乎是直觉性地利用原则去裁决道德议题(直觉),绝不能根据他说过什么或他使用什么原则来定义。 ③理智的德性与道德洞见的德性,在定义一个胜任的道德裁判的特征时,要考量每一种情形中选择的理由,而且这种理由与获取知识的目的是一致的(与virtue ethics方法的承接)。④对意识形态的批评。无论何种类型的意识形态,总是主张某些特殊的种族、社会阶级或制度性群体对真理或正义知识的垄断,裁判的正义与否,是根据与获取知识不相关的种族、社会学特征来确定的。罗尔斯用与获取知识相关的特征来定义competent moral judges时,尽可能摆脱种族、阶级或团体的差别,是所有人都能拥有或的确拥有的(原初状态的雏形)。

2.5 开始定义“深思熟虑的道德判断”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它们的决定性特征如下:①免除一切可合理遇见的后果的影响;②维持道德判断的正直性integrity,排除个人对自己利益优劣的衡量;③做出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的情形必须是事实上存在利益冲突的情形,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可欲的,这就意味着那些我们试图去解决的问题是人们熟悉的、曾有机会对其做出反思的;④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之前,要对问题的相关事实有细致的了解,排除偶然符合正义的决定的情况;⑤做出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的人应当肯定自己的决定,是确信certitude的判断。这是因为研究那些人们感觉是正确的判断,比研究那些看起来是错误或令人迷惑的判断更有益处;⑥判断应该是稳定的,必须在 competent moral judges 这类人中以及他们在不同时候的判断中保持着;⑦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要求该判断相对于伦理原则而言是一种直觉的关系,要求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不能由对伦理原则的一种系统性的和有意识的应用来确定,以防止循环论证。

2.6 到此为止,已经定义了能够胜任道德裁判的那类人以及深思熟虑的那类判断。除了一些防止循环论证提出的要求外,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的另一类特征:它们能挑选出一些判断,而这些判断最有可能是由被视为对一个 competent moral judges 而言是本质性的那类思考习惯、想象等来确定的(这里诉诸于有理性的个体的思考习惯)。

3.1 剩下的工作,找到并阐明一种解释explication,这种解释在其全部范围之内都是令人满意的,可以把这个过程理解为一种很有可能产生合理的和有辩护的原则的启发性设施。

3.2 我们只要对competent moral judges做出的深思熟虑的判断做出解释,即解释说明为什么在这些情形中会有这样的判断;进行这样解释的结果就会产生一些原则,人们如果在那些情形中合理地地应用这些原则的话,得到的判断将和 competent moral judges 所做的判断相同。这种解释的范围有多大,当然取决于这种解释要去说明的那些判断的构成状况如何。

3.3 要找到并阐明一种解释。如果我们相信裁定道德问题的合理原则存在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推测,在 competent moral judges 所做的competent moral judges 的全部范围内的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所定义的那些原则,与裁定道德问题的合理原则至少是相近的。因此,对判断的解释就被设计成一个寻找合理原则的启发性设施。 从经验性的探究入手的可能性:考虑到道德判断与解释的相近性,解释很有可能成为一种发现合理和有辩护的原则的方式。

3.4 由于“解释”概念可能是不清晰的,我们采用反证法的形式来探寻它不是什么。①解释不是对在构成其范围的判断中所使用的伦理术语的一种意义分析;②解释不考虑在人们使用伦理表述或做道德判断的某些特殊情形中,人们究竟意图去主张或断言什么东西;③解释不是一种关于 competent moral judges 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的实际原因actual causes的理论,如果说它与原因相关,那只能是说,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可以成为在其范围之内的判断的一个原因,如明确和有意识地采用该解释的原则,将会产生相同的判断;④只有一种方式可以表明一种解释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即在某种具体情形中,存在着 competent moral judges 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但在该情形中应用该解释的原则,要么不能产生任何更具体的判断,要么就引导人们去得出一些与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不一致的具体判断。

3.5 指出一些解释的正面特征。一种解释必须能被competent moral judges明智地去运用,必须可以用平实的语言去描述,必须易于诠释,而且是平均水平的胜任的裁判都可以掌握的;②一种解释必须以原则的形式来表述,要把解释用做一种启发性的设施。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只是根据该情形中相关的事实以及相冲突的利益,来陈述自己心目中的优先次序。一种解释的原则必须具有普遍的指示性,可用普遍语言来表述;③一种解释必须是全面性的comprehensive,根据该解释本身,能够对所有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进行解释说明,还要追求最大可能的简洁性和精致性(尽可能地具有普适性)。

3.6 寻找一种全面性的解释的努力,可以看作是要去阐明competent moral judges所做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中的不变量invariant(可适用于多样的情况)。对解释的原则的有意识和系统的应用,应可称为确定在具有宽泛多样性的各种情形中所做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的多样性的一个共同要素。 通过解释,提供了抽象的共同原则。

4.1 也许伦理学的原则性的目的,就是去制定一些可获得辩护的原则,它们可以被运用到利益冲突的情形中去,并裁定哪一种利益应该被赋予优先性。 还需要考察justifiable principle和理性的判断rational judgment。

4.2 检验一个判断在特定情形中是理性的标准在于,只要能够表明给定情形的事实和冲突的利益,此判断能够根据一个(或一系列)可得到辩护的原则来解释,即可奠基性和优先性。对特定判断的辩护,依赖于可得到辩护原则的运用。问题便来到了可辩护原则的四个标准:

4.3 假定我们已经获得了对competent moral judges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的一个令人满意的和全面性的解释。考虑证明可辩护的四个理由:①该原则要解释competent moral judges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这些判断比其他的判断要更具成熟和确信。“道德洞见”中的不变的东西最有可能类似于一个成功的解释的原则,这必然是一种全面性的(囊括了各种判断;②对一个原则的合理性检验,要通过看它是否显露出一种competent moral judges的接受的能力,也就是看这些裁判通过批评和公开辩论,自由地衡量过它的优点、并与自己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进行比较后,是否接受此原则;③对一个原则的合理性的检验,要通过看它是否能够在现存的意见冲突的例子中发挥作用、能否产生大多数人可接受的结果(此结果符合他们关于一个合理的决定的直觉性观念)。一般而言,当原则表明它有能力解决复杂的道德问题(此时或未来都会存在的),它就证明了其合理性;④一个原则的合理性检验,要通过看它是否有能力在competent moral judges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的一个自雷subclass面前持续被人们认为是合理的,即当我们面对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与该原则产生对抗时,我们的直觉信念认为错误的是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而不是那个原则。如果原则展现了纠正我们想法的能力,那么我就可以说原则通过了第4个检验。第4个检验提醒我们,尽管competent moral judges的considered moral judgment比任何一个特定的个体所做出的判断更有可能阐明正义和正当,但仍然存在误差和含糊指出,因此需要进行比较。 在这里,还是体现了原则优先的理念,不同于2.6表现出来的。

4.4 在实践中,很难找到鞥让所有的competent moral judges都信服的全面性的解释(能够解决现存的所有困难)。

4.5 总结上文。证明伦理原则合理性的方法,与确立归纳逻辑的标准的合理性的方法相似——罗尔斯的道德探究方法。现实地制定伦理原则以及对这些原则的检验方法(这是在一个令人满意和合理解释中体现出来的),表明了人有能力分辨对错,以及指导两者的客观区别的确当性。

5.1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至少对“人的道德价值”、“行为的正义性”和“某些目标和活动的价值”等三种类型的事上做道德判断。下面要构思的“解释”,还是对行为做解释。在此,有必要对goods和interests做一些准备性的定义。

5.2 goods善好,表达可归为三个子类:①好的东西;②好的活动;③使能行的善好enabling goods,创设条件使①②类型的goods能够产生,得到使用、运用。 Interests:一种利益,被认为是对goods的需要、欲求和喜爱;我们设定这些需要、欲求和喜爱的明确表达,是通过在全体competent moral judges(伦理的法庭)的面前提出的一种明确的claim来完成的;这种主张被构想为要求占有一种goods或寻求许可去体验一种goods。因此,我们可以把一种主张看作是在一个论坛中阐明一种利益,而此论坛就是为衡量此利益的优点价值而设立的。

5.3 两种主张相互干扰冲突时,就产生了正义问题。作为一个理论性的问题,正义的本质就是制定合理的原则来裁决在两个或更多的人的互竞的利益中,哪一种利益应该被赋予优先性的问题。

5.4我们无法通过观察某情形某单一时间的状况来确定该情形的正义性。在定正义事态just state of affairs确立之前,我们必须要知道存在着哪些利益,该情形的当前特征时通过什么方式被人类行为决定的。

5.5 开始阐述一些有望令人满意的正义原则。①一系列相互冲突的利益中的每一种利益,都应根据相同的原则去评估。评论:这个原则体现了法律领域里的一个相似要求,即通常所说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要求并没有涉及原则性的内容,而只是说,无论采纳是什么样的原则,应该用相同的原则去衡量所有相互冲突的利益,不能这种利益采用此原则,另一种利益采另一种原则。②首先,初步看,应把每一种主张都视为是值得去满足的(meriting satisfaction)。其次,不能没理由地把任何一种主张斥为是不可能满足的。最后,裁定一种主张的不能被满足的理由,或要求它作出修改的理由,只能是:可以合理地预见这种主张的满足的结果,将会与另一种主张的满足相互干扰。这种对主张的拒绝或修改要求,只要符合这一点以及其他原则,就是合理的。评论:此原则表明其预设立场总是倾向于支持一个主张的,它界定了需要什么样的理由才能驳斥此预设。③首先,除非有合理的预期显示,一个主张的满足将直接地、实质性地与其他主张的满足相冲突,否则不应基于为其他主张考虑这个理由,而否定和要求修改一个主张。其次,“合理的预期”应该是这样一个预期,它要建立在依据归纳程序的标准而提出的论据来确证的信念的基础之上。再次,一个主张价值越大,就越应宽容它对其他利益的干扰或潜在的干扰,反之则相反。评论:这个原则可看作是那个裁定言论自由界限的所谓“明显而立刻的危险”原则的一般化。④其一,给定存在着一组互竞的主张,那么应尽可能促使更多的主张得到满足,只要它们的满足与其他原则是可以相容的。其二,在为了另一利益而牺牲或修改这一利益之前,应尽力去寻找同时满足这两者的途径,若成功,则遵循此两得利的途径。⑤其一,如果使用任何类型的手段去服务于确保一种利益的目的那么它们是为确保此利益而被设计出来的这一点,应该是合理地可证明的( demonstrable)。其二,如果运用非中立的手段一这些手段的运用会对些其他的利益产生影响一来服务于保障一种利益的目的,那么对这种手段的运用的恰当性取决于根据其他原则评估出来的所有受影响的利益的价值究竟有多大。评论:“合理地可证明的”界定方式,和在③第二点中的“合理的预期”的界定方式一样。⑥首先,各种主张应根据其强度( strength)来排序。其次,一个主张的强度,直接地和成比例地取决于主张的持有者所表现出来的特征,这种特征与分配或运用那种善好是相关的。最后相关的特征是那些可界定的需要、欲求或喜爱,在可确定的条件下,那些好的东西或活动具备一种可辨别的能力去满足它们。评论:这个原则设计出来,是为了有序化同时对某一特定的善好提出要求的一系列主张;它申明:相关的特征是那些需要、欲求或喜爱,它们的满足一般被认为是使用或运用那些善好的目的。因此,如果互竞的主张都要求分享一定量的食物,那么相关的特征就是对食物的需要;与这种类型的主张不相关的特征是该主张持有者的姓氏字母的数量。⑦首先,假定存在着强度同等的一系列主张,如果可能的话,那么这些主张要同等地满足。其次,给定存在一系列同等的主张,但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同等地满足它们的可能,那么就要采纳无偏倚的任意(impartially arbitrary)的方法来决定应该满足其中的哪一种主张。最后,给定存在一系列不同等主张,但其中又存在同等主张的子系列,那么一系列的不同等主张应该根据⑥来排序;里面的子系列同等的主张,如果可能同时满足,则应该根据⑦中第一条来处理;不能同时满足,则服从⑦中第二条。评论:术语“无偏倚的任意的”可通过以下方式来理解:想象一种这样的善好,它的性质使任何划分它的企图变得不具实践性或者是不可能的,但是一定数量的人们,他们中的每一个对这种善好的占有或运用都具有同等强度的主张。在这样的情形里,我们通过无偏倚的任意的方法,例如,看谁能抽到最大的牌来选出其中一个主张来满足。此方法是任意的,因为根据⑥中第三条,谁能抽到最大的牌在这里是不相关的特征。但此方法是不偏不倚的,因为在抽牌之前,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去为自己获取那种任意地设定为相关的特征。

6.1 将伦理学的探究与认识论的研究相类比。 正如认识论最好通过考虑直觉上可接受的知识的例子来进行研究一样,对伦理学最有益的探究,是通过自己检验那些看起来是直觉上可接受的和合理的道德决定的例子来进行。可以在一些充分发展的决定中找到适用于伦理学的例子,这些决定代表了道德学家、法学家和其他思考过此问题的人在讨论中所做出的那类确定的结果。

6.2 5节中所述的②②原则(principles)应用到言论和思想自由等例子中去时,似乎产生了一个人们接受的以及可为人们接受的正义规则(rule of justice):每一个人都可以相信那些他认为合适的东西,但前提是不能因此置另外的一些东西于危险之中;在一个关涉他人利益的行为中,使此行为成为正义的必要条件是:此行为所基于的信念,必须能够被证明是能排除任何合理的质疑的。应该指出的是,从这个例子来看,我们可以把rule——它与principle相对一理解为这样一些准则(maxims),它们表达的是把principle应用到一些被公认的和经常出现的情形中去的结果。对rule的遵守以及将之应用到日常生活中去的辩护,就在于表明rule是这样一种maxim。但是,为了简明起见,在讨论辩护问题时我们已经省略了其中间步骤。

6.3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决定,在给定条件下面对一系列既定的相互冲常生中去突的利益时,怎样才能够表明此决定是不正义的?要做到这点,就要表明此决定,不是一个有裁判资格的和明智的人将上述正义原则应用到此情形中去时会做出的决定。然后再以此假定那些正义原则满足4.3所列的检验标准。表明一个决定与一个原则的要求相冲突,就为将此决定视为是不正义的提供了理由。通过与逐条原则逐点对照来表明这一点,就是累积理由去反对该决定以及由此带来的行动,以便在讨论过程中,我们可以找到反对它的决定性根据。此程序某种意义上可以类比在实际的科学探究中对一个命题或理论的证明程序;当然在道德讨论中,我们要讨论的是各种决定及其带来的行为是否是确当的,且相关的是道德情景、存在着冲突的利益(而不是因相信个命题或理论及其证据而采取的行动),以及我们使用的标准是正义原则(而不是归纳逻辑的规则)。

6.4 一个人被要求去对其决定作辩护,他应该遵循如下方式来进行:首先,他应该表明,给定相关的道德情景和相互冲突的利益,他的决定是能够根据正义原则而获得解释的。第二,他应该表明这些原则满足4.3所述的检验标准。如果还被要求做进一步的辩护,他应该论及深思熟虑的判断以及胜任的裁判,并且表明很难期望人们会去接受那些由不明智或有精神疾病的人在情感强迫或无视相关事实的情况下所做的判断。最后,若还要求他的辩护应推进得更深,他应该强调这些考虑源于对归纳标准的确证以及为伦理原则作辩护。假定存在着一种满足4.3所述的检验标准的解释,那么,为道德行为作辩护的方式,就类似于为相信一个命题或理论的决定作辩护的方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尔斯论文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尔斯论文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