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旧梦

绿毛水怪
2018-04-02 08:41:31

摘记 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菜甲一时生。轻衫细马春年少,十字津头一字行。 莫名的大志 阿城、朱天文 吃惊这个作家那个近代史人物就长眠于此。 我无一例外地一定凑上去看一眼 宁宁道上人影幢幢 出神出世的朱天文 冷冽清硷的香 身无长物 微微绽露 心醉神驰 目眩神驰 我像武陵人一样地再找不到旧时路 翠茎如烟,人比花低 盘桓一日出来仿佛世间已过千年。 脸上总是一股与年纪不符的端凝。 采四海之花酿酒,不知成不成。 晴雨光影 主人家寂然如水,完全没有中国人请客的烟火沸扬。 十里稻香荷风暑气 天上疾走的云影将松林一闪一逝,我第一次忆起前生事,是宋或元的行者某吧,往来交游,逍遥散诞,几年无事傍江湖。 十里熏风 那风不晓得从哪儿来的,只管长长远远地吹过来 或许他们所处时代的人世背景是如此深厚,以致所思所想所怨所怒所欢悦所终身乞求的,不论值与不值,皆是掷地可作金石的有分量。

出草入草,谁能寻讨,白云重重,红日杲杲,左顾无暇,又顾已老,君不见寒山子,行太早,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道。

只觉浩浩阴阳移,乾坤日月长。

没膝的荒草离离。映在河里流离摇漾。水上粼粼的波光一刻却不能留,追也难追。

一瞬间江面耀亮如白昼般,游

...
显示全文

摘记 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菜甲一时生。轻衫细马春年少,十字津头一字行。 莫名的大志 阿城、朱天文 吃惊这个作家那个近代史人物就长眠于此。 我无一例外地一定凑上去看一眼 宁宁道上人影幢幢 出神出世的朱天文 冷冽清硷的香 身无长物 微微绽露 心醉神驰 目眩神驰 我像武陵人一样地再找不到旧时路 翠茎如烟,人比花低 盘桓一日出来仿佛世间已过千年。 脸上总是一股与年纪不符的端凝。 采四海之花酿酒,不知成不成。 晴雨光影 主人家寂然如水,完全没有中国人请客的烟火沸扬。 十里稻香荷风暑气 天上疾走的云影将松林一闪一逝,我第一次忆起前生事,是宋或元的行者某吧,往来交游,逍遥散诞,几年无事傍江湖。 十里熏风 那风不晓得从哪儿来的,只管长长远远地吹过来 或许他们所处时代的人世背景是如此深厚,以致所思所想所怨所怒所欢悦所终身乞求的,不论值与不值,皆是掷地可作金石的有分量。

出草入草,谁能寻讨,白云重重,红日杲杲,左顾无暇,又顾已老,君不见寒山子,行太早,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道。

只觉浩浩阴阳移,乾坤日月长。

没膝的荒草离离。映在河里流离摇漾。水上粼粼的波光一刻却不能留,追也难追。

一瞬间江面耀亮如白昼般,游人的脸映得一朵朵昙花忽地都开了。

仿佛不胜风力,要凌波远逝了。

蝉声喧嚣大作,心里却下着大雪,一个时代过去了。

若我家附近也有那么一小片五十年不会改变的杉树林,那我也一辈子在其中厮混、不识字、不事生产……

这是我第一次六月上旬来京都,从此上瘾它梅雨方结束后的新绿与凉爽。

寂然如水

流年暗转偷换

一生有一次的如此与花共处,亦足矣。

只好满口生花地描述那花儿满开时是如何的如烟如霞如瀑。

君子谋道不谋食

多年后,我们病的病、逃的逃、呆的呆,我总在又得到坏消息时安慰对方“青春做伴好还乡”

直面那三株大杉树,只觉不管离开的日子里如何忙乱荒芜,面着它们,只觉得世上终有牢靠之物之事可让人沉淀真好。

被夏日河川水气晕染得绿生生的大气

宁静如静物千年不会改变的四下,只眼下一方滚滚而过的宇治河水,提醒人间是存在的,而且,逝者如斯。

今夜《三十三年》就读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并不好读,我甚至有点想弃书了。多么不公平啊,传奇人物本身的日常都可以成为文学作品。本书有胡兰成的口气,很多遣词造句都如出一辙,但是比不上胡的《今生今世》。比较明显的就是文风太杂了,有的地方甚至拗口,丧失了阅读的美感,既然追求魏晋的清绝之美,就应该一以贯之,将美进行到底,我就可以忽略情节了,至少胡文是有一种音律之美的。我想《击壤歌》的可读性应该更高,毕竟少年成名,定是才气逼人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十三年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十三年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