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社会 微粒社会 7.0分

人人都需要知道的数字化革命与“美丽新世界”

毛焱
2018-04-02 08:23:43

四年前,我进入一家创投机构做投资经理,开始以商业故事的形式接触“大数据”、“物联网”、“人脸识别”、“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机器人”等时髦词汇。 创业者为了融资,争相向我们鼓吹各自公司设想的数字化产品会如何切入社会的肌理,如何改变人类命运的走向。 有一个做无人机行业应用的公司跟我说,他们的产品将无人机技术应用于电网行业,取代当时还完全依靠人力检修的电缆维护工作,目标是让电线检修员全部下岗,或者赋闲吃白饭。 有一个做智能投顾的公司跟我说,他们的产品是抓取上市公司公开信息和媒体报道自动生成投资评级,选股推荐,甚至可以推出由程序自动量化交易的基金产品。也就是说,他们要去威胁二级市场分析师的工作,投资顾问的工作,基金经理的工作。 有一个做国际订单融资的公司跟我说,他们抓取了美国海关公布的进口数据,解析数据包,匹配进口商的官网、Facebook、twitter等信息,生成征信报告,打通银行信贷模型,对中国的出口厂商进行智能授信。他们的目标是让胆小不敢创新却容易在贿赂诱惑下铤而走险的信贷员失业。 我怀着三分新奇、三分兴奋,三分恐惧、一分怀疑的心情听完了许多个诸如此类的商业故事。夹

...
显示全文

四年前,我进入一家创投机构做投资经理,开始以商业故事的形式接触“大数据”、“物联网”、“人脸识别”、“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机器人”等时髦词汇。 创业者为了融资,争相向我们鼓吹各自公司设想的数字化产品会如何切入社会的肌理,如何改变人类命运的走向。 有一个做无人机行业应用的公司跟我说,他们的产品将无人机技术应用于电网行业,取代当时还完全依靠人力检修的电缆维护工作,目标是让电线检修员全部下岗,或者赋闲吃白饭。 有一个做智能投顾的公司跟我说,他们的产品是抓取上市公司公开信息和媒体报道自动生成投资评级,选股推荐,甚至可以推出由程序自动量化交易的基金产品。也就是说,他们要去威胁二级市场分析师的工作,投资顾问的工作,基金经理的工作。 有一个做国际订单融资的公司跟我说,他们抓取了美国海关公布的进口数据,解析数据包,匹配进口商的官网、Facebook、twitter等信息,生成征信报告,打通银行信贷模型,对中国的出口厂商进行智能授信。他们的目标是让胆小不敢创新却容易在贿赂诱惑下铤而走险的信贷员失业。 我怀着三分新奇、三分兴奋,三分恐惧、一分怀疑的心情听完了许多个诸如此类的商业故事。夹杂着许多出于无知的不相信,每次投资决策委员会上汇报项目,我和我的同行一定不忘记提示模型尚未成熟、信息不够充分、技术和市场应用效果有待检验等风险。 出于审慎的心理,大部分项目,我们都没有投。但我一直与这些创业者保持着联系。大概两年前起,我便总在朋友圈看到他们的好消息,又上线了什么功能,又拿下了什么客户,又获得了什么融资。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我所处的深圳越来越像一个人工智能控制下的“新世界”,较之几年前我还是个投资经理听说到的“美丽新世界”有过之而无不及。 电梯里张贴着扫地机器人的广告,酒店和KTV率先用机器人取代服务员,街头开始涌现24小时无人便利商店。我们用配置着身份证芯片识别、护照条码识别、身体指纹识别、面部识别等技术的自助设备取钱、登机、出入境。民警分析酒店钟点房开放记录进行扫黄整治运动,交警用人脸识别技术开罚单。 我把自己“过马路、被交警用手机人脸识别我的身份、给我开罚单”的经历写下来,放到网上后,我迅速被交警大队领导找上门来。他们不仅知道我何时违规,何时写了什么文章,还知道的微博账户,公众号地址,手机号码。我问找我的交警怎么找到我的,交警说:“我们警察找个人还不容易。” 昨天,读完德国作家克里斯托弗.库克里曼《微粒社会》,我知道,是太容易了。 我所经历的社会在克里斯托弗笔下,又叫微粒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下,我们的个人经历成为了计算机世界里的大量数据,我们主动留下的电子数据痕迹是我们自我量化的素材,结合我们大量被动留下的痕迹,构成我们被记录、被分析、被解析、被管理、被引导、被控制的基础。我们的身份信息、我们的迁移痕迹、我们的消费习惯、甚至我们表达爱恨情仇的方式,都在变成商业公司以及各个政府开展“大数据工程”的素材。 商业公司和政府机关对我们每个人的差异了如指掌后,对我们进行精准管理、歧视和控制。我们上同样的网站,但我们看到的广告是不一样的,我们在同样的平台买东西,但我们看到的价格是不一样的。我们出入同一个的海关检查站,但被海关拦住开箱关小黑屋检查的概率是不一样的。 在传统的人情社会里,熟客是受到优待的。今天,我们成为数据化时代的素材,我们以数据的方式成为商家的客户管理资料时,我们作为消费者,我们越是被了解,越是被欺负。面对大型平台的“杀熟”,我们消费者除了愤怒,又能怎样呢?一边是那个有人情味道的传统经济在瓦解,一边是我们消费习惯上已经依赖上擅长智能控制的新经济。不去携程买机票,去哪买呢?不用滴滴打车,怎么出行呢? 我们开始对大数据的过渡利用感到恶心,我们也许还心系渺茫希望,政府可以站出来成为这个数据泛滥时代的公道主持者。可是克里斯托弗直言不讳地说,政府是微粒社会大数据时代最大的受益者。 上月,Facebook被爆出泄露5000万名用户数据给到商业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Cambridge Analytica继而为美国大选参选人提供数据采集、分析和战略传播,简单来说,就是“操纵民意”,“操纵民意”的买单者就有美国现任总统。 听闻之初,我还怀着愤怒的心情,试着找人讨论——如此得到的选举结果,特朗普如此难堪的吃相,是否违背了选举的程序公正?是否违背了民主的政治伦理?结果我的好朋友向我推荐了《微粒社会》这本书。原来,用数字化解析技术管理民意和选举并成功当选的首位美国总统的人是——形象比特朗普要体面和优雅几条大街的——奥巴马。 大数据不仅记录我们,分析我们,管理我们,影响我们,操纵我们,还在学习我们,最后取代我们。 克里斯托弗认为,数字革命的一部分是经济体和职业的大变革,是失业浪潮、是经济不平等加剧,是逼着“聪明的人”与机器进行合作。 扎克伯格、马云、马化腾这样的超级明星构成了经济活动的头部,获得了世界上的大部分财富,他们领导的能与机器进行合作的高素质人才构成了新经济的中坚,一起横扫旧世界。 旧世界的秩序维持者纷纷面临失业冲击,工人失业,服务员失业,基础行政、人事、财务等低级白领失业,顾问、分析师等中高端职位也在受到冲击。连我今天码下的这些字,AI写稿机兴许也能码下。(大的媒体公司纷纷研发了AI记者) 数字化革命席卷之下,很多家长商量着孩子栽培方案时,有一种“万般皆下品,唯有CS(computer science)高”的观点,好像送孩子去学了计算机行业,就能“他强任他强,明月横山岗”,成为互联网经济浪潮下的职场不倒翁一样。可是我有个高中同学去年从日本一个顶级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毕业后,回国在创业,他设计的产品是要将互联网公司的测试部取代,用自动化的程序检测工具取代现如今测试工程师的工作。一个完整的研发中心,应有产品部,研发部,测试部。他的目标是把研发中心缩小到产品部和研发部,也就是让测试程序员率先失业。他的公司正欣欣向荣地发展着。我也丝毫不怀疑他和他的同行会逐渐把创新之手伸向研发部,产品部。所以程序员岗位还有多少红利,还能稳定多久,我也持有怀疑态度。 传统社会,勤劳可以致富,多工作就能多积累。工业社会,效率才能致富,有聪明的勤奋才有意义。数字化时代下的微粒社会,勤奋本身毫无意义,想要受益于时代红利,除了聪明和勤奋之外,还必须能与机器合作,各凭本事或关系成为新经济超级明星麾下的得力干将或者小罗罗,至于这份合作能有多久,谁知道呢? 而数字化时代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拥有绝妙创意、创造出“颠覆性”产品,并通过互联网这个边际成本趋近于零的市场迅速攫取尽可能多的客户,从而暴富为新经济的超级明星,如Facebook的主人,微信的主人,谷歌的主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微粒社会中,普罗大众中绝大多数成为受害者,长期来说,他们从数字化新经济的唯一受益大概就是廉价的娱乐活动了吧,以及短期来说,短暂享受新经济催生的O2O服务员业红利吧,长远来说大概也会被机器人取代。 他们低门槛参与网上赌博,他们平等地参与社交媒体的自我表达,他们咬咬牙可以买苹果手机,他们麻醉于自己是新经济一部分的幻象。他们在手机上,在互联网上产生的数据又回传到各个互联网公司巨头和各个政府的国家安全局,继续被追踪、分析、管理、预测和控制。 写着写着,我又觉得他们也是我,也是我们。我们都被扔进了智能控制的泳池里,谁穿了衣服呢?大数据暴力的阴影之下,谁是全然安全的呢? 克里斯托弗最后说:“工业社会的老东家,到了微粒社会,依然是东家。这些新东家,困倦臃肿,肉与钢的庞然大物,在新时代依然肥肥的,清醒地在虚拟空间四处游弋,张着血盆大口吞食着数据。它们找到了一种新的食物来源,以满足它们对民众信息的饥渴。虚拟空间降格成为了殖民地。” 时代发展太快,前几年读《微粒社会》,我一定以为自己在读科幻作品。如今,我只觉得在读自己的生活。作为一个微小的个体,我们都太无力了。可是命运来临了,我们都无法闭上眼睛,那就清醒地承认现状吧,像《微粒社会》的作者那样清醒。他什么解决方案也没有提供,可是依然不减少他作为一个现实主义大师的魅力。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微粒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微粒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