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其爱国,不爱其君;爱其民,不爱其士。——读《中国人史纲》

hellohaoyu
2018-04-02 看过

(一)

历史书分两种,一种是叙述为主;一种是议论为主。议论历史书的史观为两类,以我国之古代史为例,以钱穆为代表历史温情派(实为汉族温情派);与柏杨为代表历史鞭笞派,为两极。

柏杨老先生把著名的代表作是《丑陋的中国人》,与鲁迅一样,是检讨国人国民性的。其历史观亦可称为“扒粪”史。知识分子向来分为两派,歌德派与扒粪派(当然还有逍遥派)。知识分子本身,多看不起“歌德派”。但扒粪派的问题眼高手低。如果是以自己的理性与良心发出声音,那么无论是歌德派还是扒粪派,只要逻辑清楚、思想深刻,那么他就提现了自己作为知识分子的价值。反之求田问舍,甚至吮痈舐痔,替金钱、权力说话,或者依附于大众喜好。那么他就不是一个有独立思考的自由人,是可鄙的豢养文人。

从这一点来看,柏、钱并没有什么可耻的污点。但我还是喜欢柏杨。读历史略多一点,就有感觉,中国人的污点洋人都有。洋人伟大,中国人也有。比如裹脚,洋人有束腰。中国人禁过苏诗,英国人禁过“莎作”。这样的历史史不绝书,真的是“每个人都有他的地狱”。但个人看法是“要看到别人优点,看到自己不足”。这也是儒家的自省的“择善而行,择不善而改”的修身处世之道。伟大的民族,既有歌颂的爱国者,也有批判的爱国者。而往往那些颟顸无知的民族,或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或意淫老子先前比你们阔多了,或抱怨都是这个世界的错,这样没有自省精神的民族无法进步。

因此柏杨的意义就很大,因为好话谁都爱听。

柏杨先生的《史纲》开场就不凡,深情的歌咏了生于斯养于斯这一片伟大土地。作者用一种时区的概念,作为一个中国游历的旅人。通过时区的变化,渲染出祖国广阔壮美的山河。作者的每往回拨一次,就叩击一下读者的心,粉红值就UP一下。

“不断的时间变换,会扰乱正常的生活程序,这是疆土过于广袤的烦恼。从极东的乌苏里江口,到极西的帕米尔,时距相差四个小时。当乌苏里江口的渔夫在晨光曦微中泛舟捕鱼时,帕米尔的农人还在酣睡。一个人从乌苏里江口,于黎明时乘超光速飞行器向西飞航,他会发现天色越走越黑,当他完成五千公里的旅行,敲他住在帕米尔山下朋友的家门时,却正是午夜。”

作者如此动情地“报一声咱们的中国”,立刻使他与读者产生了共情。人是很贱的动物,新闻联播天天歌颂伟大的祖国,不仅我不爱看,估计小粉红们也不爱看。帝国主义拍的纪录片拍中国的马屁,读者我看的是美滋滋,而且爱国主义感情大长。一个贯于责难中国的人说中国的好话,让人信服。就像一个坏人做了一件好事;和一个好人做了一件坏事。前者往往还立地成佛呢。

(二)

柏杨很坏,把春秋时期“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列了一张大表。里面充斥者背叛、阴谋、血腥与暴力。看了这张表,谁要是对中国历史产生温情那是自虐狂一类。

(三)

人喜欢看自己喜欢的东西,听自己喜欢的话。

柏杨对秦嬴政的褒美与对儒家非难个人是不能完全同意的。诚然,“秦之不善,不如是之甚”;孔子也不像儒生们说的那么好。但是只能说是儒家有虚伪的成分,法家有合理的地方。也就是儒家较之法家更有人道主义情怀与默默的温情。

柏杨说,秦政打破了贵族与奴隶的界限。这没错。但是秦代之后所有人都成了奴隶。而不是所有奴隶成了平民。中国一步步的成了一个权力本位的国家。权力本位还是血统论谁更糟糕,这难说。但是中国的封建王朝向来是权力本位第一,血统宗法第二,而金钱第三。应该说是一种最坏的排列。法家思想更是一种崇拜权力的思想。

(柏杨的《中国人史纲》好看,但还是停在秦朝。好书太多,能读的太少,这样的书还是要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人史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人史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