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

破破南
2018-04-02 02:07:08

以往太过浅薄,觉得这种被推荐到烂大街的书到底好在哪里,所以每次都没能成功翻开。这几天算是在无意中随手一翻,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说不清吸引我看下去的到底是什么——是哈桑的纯粹正直,勇敢无畏,或者是阿米尔的懦弱不定在某些程度上是真的有点像我自己。

一口气读下来的感觉酣畅淋漓,仿佛身临其境,那个平静美好的喀布尔,在战乱和时间的洗礼下变得不再鲜活,像极了伤痕累累的哈桑。关于两个少年的关系,其实一开始就猜到了,作者的描写和暗示应该说是比较明显,情理之中的血缘和爱,意料之外的却是一步步铺开的伤害和痛苦,非常能够理解阿米尔那源于对父爱的渴望的幼小而深刻的敌意,就像拉辛汗说的,那只不过是一个孩子内心的恐慌不安。但同时,能理解却无法接受,或多或少正是由于阿米尔的懦弱和小邪恶才造成了哈桑的悲剧。最触动我的莫过于那一句“说来讽刺,正是从那个冬天后,哈桑便不再微笑了。”

眼前浮现的是那个兔唇少年茫然空洞的双眼和一如既往平静的脸庞。很难想象他在遭遇侮辱后是怎样说服自己继续生活在这片被风筝装点的苍穹之下的,还要面对阿米尔因为愧疚不安而随时爆发出的冷漠或激烈。被诬陷时不假思索地承认是自己偷的,仅仅是为了保护他的朋友——阿米尔少爷,于是看着他倔强离开的背影,我的眼睛开始模糊。

之后的内容,作者把目光放在了阿米尔父子的美国生活,我却依然惦记着哈桑——他在哪里呢?他过得好不好?他有交到新朋友吗?希望他的善良和真诚能够换来同样的回报啊。所以在故事的后半段,拉辛汗缓缓道出哈桑的生活的时候,尽管潜意识里知道可能不会特别好吧,但是也在祈祷千万不要太坏啊。看到他有了善良贤惠的妻子,有了未出世但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可爱的小宝宝,想着上天终于还是舍得给哈桑一点点蜜糖吧。结果却是未出世便夭折的孩子和整日把自己关在破屋里痛苦哭喊的妻子。对于之后哈桑与索拉博的胜过,作者并没有花大量笔墨去写,或许都浓缩在了多次出现的父子两人唯一的合照里。关于哈桑和妻子的死亡,我不愿再回忆,希望他们就活在那个破烂的小屋子里,在每天的劳动结束后能够彼此安慰,对着对方绽放出绚丽的笑颜。

作者在前言中提到的“友谊”“宽宥”“救赎”,其实就是对这部作品的最精简的概括了吧,故事的最后,阿米尔终于在阿塞夫的拳头下得到了心灵的救赎,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希望阿米尔背负着对于哈桑的愧疚和不安过完他的余生,或许我太残忍,但是从内心里,我是这么希望的。

最后一个人物——索拉博,一个没有童年的儿童,评判他未免太过不忍心,他的经历,他的绝望和痛苦,他的希望和期许,通通都死在了那个旅店的浴室里。单薄的少年从此如他的父亲一般沉默,我们不愿看到,但不得不接受。

为你,千千万万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