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路 长乐路 8.6分

我的长乐也已远去

High
2018-04-02 00:23:39

我的长乐路开始于十几年前,在我的字典里代表这户外,时装。

那时上海只有2条地铁,离陕西南路很近的长乐路成了我经常路过的一条商业街。最早记得是一家叫“野火“的户外店,那里几乎完成了对户外装备的科普,启蒙到偶尔发烧的过程,因为在没有三夫(代表着北京派)入住前,野火已经有了差不多国内几乎能见到的所有的户外品牌。后来附近也陆续开过几家户外用品店,但一如这个城市的户外运动一样,一直不温不火。几年前听闻野火关门了,最高的鸟自己在商场开了零售店,更多人用网购,更多人不户外了,只剩“腐败”了。

还有印象是后来开了新旺茶餐厅,总是要等位。多数时间还是走回到陕西南路的季风书店,那时生意还是可以的。

互联网改变着这个城市,当年买潮牌服饰的店铺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还在坚持的。某一天走过,有最近比较流行的精品咖啡馆,冷萃的咖啡像生鲜扎啤一样拧着龙头流出来端到你身前。往前走,一家很小的门脸开着一家港式茶餐厅,怀旧风十足,依然有时空穿梭回80年代港岛感觉。老板是个30岁出头的小伙子,干干净净的,我以为是有情怀的香港人,小伙子回答说我是上海人。

书中的长乐路,揭开我常走过的长乐路弄堂中那些居民,鲜活的

...
显示全文

我的长乐路开始于十几年前,在我的字典里代表这户外,时装。

那时上海只有2条地铁,离陕西南路很近的长乐路成了我经常路过的一条商业街。最早记得是一家叫“野火“的户外店,那里几乎完成了对户外装备的科普,启蒙到偶尔发烧的过程,因为在没有三夫(代表着北京派)入住前,野火已经有了差不多国内几乎能见到的所有的户外品牌。后来附近也陆续开过几家户外用品店,但一如这个城市的户外运动一样,一直不温不火。几年前听闻野火关门了,最高的鸟自己在商场开了零售店,更多人用网购,更多人不户外了,只剩“腐败”了。

还有印象是后来开了新旺茶餐厅,总是要等位。多数时间还是走回到陕西南路的季风书店,那时生意还是可以的。

互联网改变着这个城市,当年买潮牌服饰的店铺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还在坚持的。某一天走过,有最近比较流行的精品咖啡馆,冷萃的咖啡像生鲜扎啤一样拧着龙头流出来端到你身前。往前走,一家很小的门脸开着一家港式茶餐厅,怀旧风十足,依然有时空穿梭回80年代港岛感觉。老板是个30岁出头的小伙子,干干净净的,我以为是有情怀的香港人,小伙子回答说我是上海人。

书中的长乐路,揭开我常走过的长乐路弄堂中那些居民,鲜活的展示了我不了解的另一面。

“一盒信“揭开了这个国家和城市尘封了几十年,虽然时间不长但已经被所有人遗忘的历史,包括书中写到的王明的儿子-雪松。一开始他对书信和父亲的冷淡态度,显得反常,但推断经历过那段历史切幸存的人,是不愿再回首,怨恨,痛楚,无法道的清。

零星知道夫人家中也有类似的故事,其后几十年艰辛生活只有亲历者自己才能说的清。经历过生死,对人无情的碾压,留下来的人更多选择淡忘,选择纪录终究是少数或者是他者。就如书中写到拆迁威胁房主说,你有什么背景吗?也就是像蚂蚁,碾死了又如何。在一个号称当家作主的社会,强权说你是主人,也可以明天就把你扳倒踩在脚下。

回忆儿时,贫穷但也不乏快乐,但那时“SH" 这两个字代表着我贫乏的世界观中的天堂,无尽的美食,漂亮的衣服,小汽车,高楼,但生活其中的艰辛和痛楚就如今天的走过长乐路一样,是看不到体会不到的。

何伟下的中国,小城镇和农村老百姓并不是那么的愚昧,更多的善良。但以一个旁观者去纪录下日常,我们看到的是荒诞和无情,在这本也同样是当年“和平队”成员写出的书中,依然是这个感觉,没有何伟的幽默,平实的文字纪录下的是一个更真实的中国时尚都市,一个我生活了十几年,却发现那些在城市里生活着,但我一点都不了解的那些市民,多少都有点梦想,但大多有着各种不如意,一个中国梦新造起,过些年回头看,是不是依然一个蚁民的梦幻之地。诚然当今大多数人生活有了改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谁有敢保证,我们这些人,拥有的这一切,会不会也如长乐路上的哪些老房子,突然被抹去,没留一点痕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乐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乐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