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 红岩 7.7分

《红岩》读书笔记

young
2018-04-01 23:59:16

P1-80,是本书的前四章,从余新江找甫志高筹措接济工友的资金,到江姐赴川北见到双枪老太婆并获知丈夫去世。无论从叙事还是从人物塑造,都透出浓浓的中国传统小说的味道——一个人物带着一个人物出场,一出场就戴着比较明显的性格面具(当然,没有传统小说那么脸谱化)。如果说新,最突出的就是人物内在情感和外在语言的全面无产阶级革命化,确实带着浓重的时代感——克制个人情感,顺从历史逻辑;淡化家庭亲情,强化阶级感情等等。这是特殊历史时期决定的,作为现代读者不必刻意苛求。

P81-138,是本书的第五至七章,从郑克昌用卖大衣和铺盖换来的钱帮助陈松林和甫志高办文艺刊物,到甫志高因为怀疑许云峰让他放弃书店的动机而冒然回家被捕。其中最具文学色彩的部分不是李敬原刻写蜡纸的娴熟与沉稳,也不是成岗对工作的热情积极,甚至不是许云峰老练的地下工作经历,反而是叛徒甫志高作为一个投机者复杂而真实的心理活动。

前两年,颇有为甫志高“平反”的一些论调,认为甫志高只是一个希望过上平静生活的普通人,甚至是一个爱妻子、爱家庭的模范丈夫。我觉得持这种论调的人不是真傻就是装傻。任何人,包括甫志高,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这不等于鼓励用投机

...
显示全文

P1-80,是本书的前四章,从余新江找甫志高筹措接济工友的资金,到江姐赴川北见到双枪老太婆并获知丈夫去世。无论从叙事还是从人物塑造,都透出浓浓的中国传统小说的味道——一个人物带着一个人物出场,一出场就戴着比较明显的性格面具(当然,没有传统小说那么脸谱化)。如果说新,最突出的就是人物内在情感和外在语言的全面无产阶级革命化,确实带着浓重的时代感——克制个人情感,顺从历史逻辑;淡化家庭亲情,强化阶级感情等等。这是特殊历史时期决定的,作为现代读者不必刻意苛求。

P81-138,是本书的第五至七章,从郑克昌用卖大衣和铺盖换来的钱帮助陈松林和甫志高办文艺刊物,到甫志高因为怀疑许云峰让他放弃书店的动机而冒然回家被捕。其中最具文学色彩的部分不是李敬原刻写蜡纸的娴熟与沉稳,也不是成岗对工作的热情积极,甚至不是许云峰老练的地下工作经历,反而是叛徒甫志高作为一个投机者复杂而真实的心理活动。

前两年,颇有为甫志高“平反”的一些论调,认为甫志高只是一个希望过上平静生活的普通人,甚至是一个爱妻子、爱家庭的模范丈夫。我觉得持这种论调的人不是真傻就是装傻。任何人,包括甫志高,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这不等于鼓励用投机的手段追求幸福。假如,甫志高只是一个普通百姓,那么他凭借自己的才能——当会计也好,办书店也罢——发财致富,那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但是,当你为了获取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地位而在没有信仰的情况下,加入某一政党,那就是实实在在的投机了!人该怎样活着,是需要自己选择的,一旦选择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不能妄想“东食西宿”,把什么好处都占尽。

P139-199,是本书的第八到十章,从许云峰和成岗的被捕,到毛人凤诱降许云峰不成,主要讲述了甫志高叛变之后,其他地下工作者们的应对和遭遇。其中,主要讲述了成岗临危不惧,为了地下组织不被连根拔起,而主动放弃了逃跑的机会;而许云峰则为了掩护李敬原而从容地走向叛徒的圈套。就情节来讲,《红岩》还是挺有可读性,这一点应该不会被否认。但从人物塑造上来讲,还是之前说的那个弊病——脸谱化和去人情化。脸谱化的人物缺乏变化,对读着来说缺乏新鲜感;而去人情化则会拉开读着和人物的距离,因为读者会觉得小说中的人物是神,并不是普通的人。其实想想,人有七情六欲并不是什么羞耻,无法控制欲望而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才是羞耻,所以如果想把人物塑造的更真实,就应该详细描写他们的内心,而不是从内到外都把他们写得无懈可击。

P200-236,这是本书的第十一和十二章,从刘思扬和未婚妻被捕、被审讯起,到龙光华为了守护为狱友们提供水源的水坑而被殴打为重伤为止。这部分的主要人物就是刘思扬和龙光华。刘思扬作为一个资本家的三少爷,他的被捕和被审讯,以及在监狱中的所见所想,一定和狱友们不太一样。万幸的是作者并没有将这个少爷写成“老子反动儿混蛋”的怂包,并没有根据他的阶级出身为他设定一个动摇派的脸谱,但描写人物内心的时候,也是过于理想化的,并没有写出一个资本家少爷入狱后复杂的心理。在这里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问题,就是渣滓洞里的政治犯都没有写“悔过书”,而党史中,其实有很多大人物都是写过这样的悔过书,而这些悔过书又在之后的浩劫中,成为打倒他们的铁证。而龙光华作为一个战士,他的形象倒是挺符合一个“革命军人”的形象。

P237-275,这是本书的第十三和十四章,主要写了两件事:一是大家经过绝食斗争,争取到了为龙光华开追悼会的权利;二是由于甫志高的出卖,江姐在川北被捕,并在渣滓洞中受到了严刑拷打。这部分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是双枪老太婆,这个人物身上有太多传统小说中豪侠的影子,读来使人愿与神交。关键是他从来不犯别的革命者常犯的错误:如成岗似乎抓点紧就能逃跑,江姐如果不是过于谨慎地再查了一遍联络站似乎也能逃走——当然,现实中的地下工作者可能并不会犯类似的错误,只是作者为了塑造人物而虚构的情节。老太婆是一贯机警而利落的,使人不会因为心疼而生出着急和不解。至于这部分引发我思考的,就是一个词——信仰。宗教信仰也好,政治信仰也罢,人类作为一种高级动物,会为了某种理念而牺牲生命,真是个无论怎么讨论都深不可测的命题。而如果抛弃了信仰的内容,只单单提炼出抽象的“信仰”来考察的话,就会很容易地明白,为什么势均力敌、纠斗不已的死对头,往往是精神上的知己了。据说,当年委员长去世的消息传到北边来的时候,主席说了句“君且去,不须顾”,大概就是一种所谓惺惺相惜的感觉吧。

P276-313,是本书的第十五和十六章,主要写了江姐受刑之后被同志们救护和崇敬;以及受到解放战争节节胜利,蒋介石重启和谈的影响,渣滓洞中的政治犯们被允许举办春节联欢的两件事情。读这两章有个疑问:为什么国民党关押了这么多既不准备处决,又实在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政治犯呢?我会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找一些相关的材料了解一下。这部分最有趣的应该是春节中政治犯们贴出的对联了,一副副看似仙风道骨,却都是暗藏玄机,想想这样的修辞,似乎在咱们这个时代更有市场。而这部分最令我深思的是:信仰到底会不会使人异化?信仰本身应该是依附于人的,应该是为人服务的,但无论宗教信仰还是政治信仰,似乎发展到极致之后都会成为一种独立于人的,自给自足的客观存在,并且可以支配信仰者的行动——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异化吗?

P314-354,是本书第十七章和第十八章的前半部分,主要写了和谈期间重庆军、警方面为了掩人耳目而开的新闻发布会,会上已经变成女记者的成瑶进行了尖锐的提问,因此被特务盯上了;出于同样掩人耳目的目的,刘思扬因为资本家出身,而被渣滓洞算作第一“批”释放的政治犯,并进行了大力的宣传,而刘思扬则不断盘算着怎样继续投身地下工作。读这部分的时候非常感慨,因为国人追求了几十年、上百年的新闻自由,时至今日也没有实现,忽然为了那些前赴后继的革命先烈们感到悲哀。而刘思扬的二哥在营救他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悌”真是足够感人,而刘思扬的反应则略显不近人情——然而,这正是不同思想的人之间的差别,到底谁对谁错,真是难以评判。然而,就人最朴素的情感来看,总还是觉得刘思扬对哥哥的态度并不妥当,也许这就是信仰对人的异化?

P354-380,是本书第十八章的后半部分和第十九章的前半部分,主要写了刘思扬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发现半夜来和他接头的所谓“同志”老朱其实是国民党特务,并因此再次被捕进了白公馆;到了白公馆以后他却暂时无法得到成岗的信任,因此也无法和白公馆内的党组织取得联系;通过他的细心观察,发现白公馆里囚禁的犯人成分非常复杂,有共产党员、左派国民党员、犯了错误的国民党反动分子、民主人士等等,所以地下活动非常困难。“政治犯”真是一种非常不应该的存在,人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思想而被剥夺自由,因为自由的本质就是思想,失去了思想也便再也谈不上自由了。

P380-612,这是本书的第十九章的后半部分一直到本书的第三十章,主要的情节有:

成岗被特务带到合作所“医院”,被注射了一剂“吐真剂”,但他以共产党员的坚定意志扛了过去,并没有说出特务想要的情报。其实据说这类药剂对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工确实是没有作用的,但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工人出身的地下党员,就能靠“意志”来抵抗住生理的反应,虽然不敢说一定不能,但也只能是基于个体差异的个别现象,不能推而广之。即,能扛过去的肯定是英雄,但不能扛过去的也不能因此就断定“革命意志不坚强”。

刘思扬艰难地取得了成岗的信任,并积极参与到白公馆地下党的活动中去。在之后的日子里,他慢慢认识了那个“成岗的朋友”,一度让他觉得“行动奇怪”的孩子——宋振中,也就是小萝卜头。在有关小萝卜头的所有情节中,最令人动容的就是他捕捉小飞虫,又放了小飞虫那一段。自由,这个人们与生俱来的权利,在这个孩子短暂的一生中竟然从来没有享受过,他的世界竟然一直是监狱。虽然作为文明社会的理念,让妇女和儿童远离战争已经是一种共识,但最残酷的、你死我活的战争真的能使妇孺豁免吗?我对此一点也不乐观。

特务郑克昌化名高邦晋和三名学生一起被关进白公馆,企图打入监狱地下党组织,进而掌握重庆市地下党组织的情报。他利用学生的幼稚,和余新江对妈妈的担心、思念,一方面怂恿学生激进抗争,一方面套取余新江的信任。然而这两个企图都因为被设计识破而没能实现,反而传递假情报害了狗熊,并吐露了他们自己的计划,最后还被设计除掉。不得不说,在革命年代里,青年们都是抱着一定的理想投入到滚滚洪流中去的,像黎纪纲、郑克昌这样的青年,也不能说完全就是所谓的“坏人”,然而他们对历史形势的错误判断,使他们最终成了牺牲品,这也实在是怪不得别人。

白公馆所长陆清因为军事形势不妙而希望找一条退路,于是便主动靠近黄以声将军。然而还没等进一步试探,就收到看守所所长杨进兴的报告,说发现了监狱地下党的重大线索——胡浩不慎将狱中《挺进报》暴露了。为了解救胡浩,齐晓轩主动承认了自己就是报纸的作者,并在特务们急切地想知道消息来源的时候,机制的编造了消息来自杨进兴办公室报纸的谎话,并成功地在国统区报纸上找到了“七届二中全会”的消息,迫使陆清将此事按下。其实时至今日,很多事故隐瞒不报的原因,也还是怕上报后被追究责任。殊不知,越是按下越会引发更大的乱子。

刘思扬在放风的时候获知了白公馆有图书馆的消息,于是开始在图书馆借书,但他并不知道这里其实是一个秘密的“会议室”——齐晓轩和成岗等监狱地下党的领导同志,常常在图书馆地板下开会,而图书管理员老袁则是望风的“哨兵”。就在这个秘密会议室中,“疯癫”已久的华子良公开了身份——中共党员,并接替被害厨工,成为白公馆和重庆地下党联络的新联络员,和“鑫记杂货店”的老板接头。而华子良则带来了重要的消息,被敌人关在地牢里的同志(小萝卜头没有打听到的那个人)就是许云峰。他被关在地牢中依然没有放弃斗争,他竟然徒手(后来又用镣铐)挖出了一块条石,打通了一条逃生的秘密通道。华子良也是这部书中最引人注目的人物形象,因为很多时候慷慨就义容易,忍辱负重难得。这让我想起了《赵氏孤儿》中的程婴,这是一类更加令人尊敬的英雄。

特委书记李敬原带着成瑶和双枪老太婆会面,一起商议了迎接解放军进城、护厂护校,以及协助白公馆、渣滓洞的同志越狱的事情,并告诉老太婆,他的丈夫华子良不仅还活着,并且成为了新的联络员。令人感慨的是,如果当时设计的营救计划没有因为华子良的被调离而顺利实施的话,越狱肯定就会更成功了。通观全书,老太婆和华子良真是最传奇的一对革命夫妻,后来我查资料,老太婆的原型叫陈联诗,是个知识分子,解放后因遭人嫉妒被陷害,后来竟然进了重庆市文联,成为一名画家,真是传奇中的传奇!

严醉和黎纪纲跟随美国代表团回国,并传达了代表团的意见,要对狱中共产党员进行分批秘密屠杀,而江姐首当其冲,成为了第一批被屠杀的党员。江姐临死前和狱友们绣红旗的篇章,也成了本书最关辉的文字。这些革命者们没有牺牲在战场上,没有牺牲在革命最低潮的时候,反而是在新中国建立之后倒下的,这真是不能不令人感到痛惜。然而这种很“中国”的残酷,又在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了多少次啊,何必非要说成说美国人的毒计呢?

就在白公馆、渣滓洞地下党特烈讨论如何越狱的时候,特务们却非常聪明地撤换了一批之前的监狱工作人员,并取消了放风,切断了狱友们的联系。这样,直接的后果就是,之前设计的两地在游击队策应下共同越狱的方案失去了可行性。而就在同时,黄将军、小萝卜头一家都先后遇害,情势已到危急关头,重庆地下党却也无法联系狱中地下党。小萝卜头的死真是令人痛心,作为一个远离统治阶级的普通人,我至今也不明白,像小萝卜头、监狱之花这样的儿童、婴儿,为什么不能幸免,难道“斩草除根”有那么重要?不明白……

毛人凤、徐鹏飞、严醉三人各有打算,黎纪纲却傻乎乎地甘愿成了毛人凤的棋子,而又因为求功心切而中了李敬原他们设下的计策,自投罗网去兵工总厂执行任务,被消灭掉了。而毛人凤、严醉先后离开重庆逃到台湾,只留下徐鹏飞一个人在重庆等死。所以,对形势的判断是最最重要的,没头没脑地瞎做,没有功劳还是小事,更多的时候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狱中的人们都开始了紧张的越狱准备,只有胡浩因为高度近视而被大家忽略,于是他写了长长的一封信,表达了自己对党、对革命的赤胆忠心。成岗被他感动,并收下了他制作的监狱钥匙。因为华子良在上山打游击(国民党的游击)的途中逃跑,徐鹏飞产生了怀疑,并亲自视察了白公馆,并和许云峰就当前形势做了交谈,落败后灰溜溜地走了。许云峰为了让更多同志能在越狱时用上秘密通道,而放弃了逃跑,英勇就义。舍生取义这样的事情,总是说起来极容易,做起来却极难的,因为为了一个理念而牺牲生命,是一种极端的考验。所以,能做到的,无疑都是英雄。

解放军提前进城,地下党领导的学生和工人积极配合,从而打乱了特务们的所有计划。渣滓洞的看守门欺骗犯人说要释放他们,企图稳住局面等待行刑队,然而却被识破,反而促使凡人们果断地开始越狱。丁长发、王班长为吸引看守火力而牺牲,余新江在其余通知都撤回之后,也顺利逃出了渣滓洞。渣滓洞越狱的消息使徐鹏飞异常恼怒,然而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白公馆的犯人们也开始了越狱,他们通过许云峰徒手挖掘的秘密通道,顺利逃出了白公馆,然而却被巡逻队发现,陷入了不利的境地。刘思扬、胡浩等英勇牺牲,就在齐晓轩也准备迎接牺牲的时候,解放军的冲锋号响起了,盼望已久的解放终于来临!就一句话——为那些倒在最后关头的人们,感到无比的遗憾和痛心!光明就在眼前了,他们却闭上了眼睛!

最后,在想一个问题——明知道末日已经来临,以徐鹏飞为代表的那些官员、军人、看守为什么还兢兢业业地“忠于职守”,难道不能偷偷溜走,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装样子吗?或者说他们也是为了一种“理念”而坚持自己的岗位到最后?不明白……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岩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