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而自由,而无不在枷锁之中

42级道士
2018-04-01 看过

古代中国除了四大发明,还有一件毫无疑问领先西方的就是刑罚制度。从商纣王的“墨劓宫辟”开始,逐步演变,直到明清时期以“笞杖徒流死”五刑为主的刑罚制度。而欧洲直到18世纪后半叶,才逐步取消以肉体处罚为主的酷刑制度。直到19世纪初,肉体惩罚的大场面消失,对肉体的酷刑停止使用,惩罚的节制时代到来。到了19世纪中叶,惩罚的重心不再是制造痛苦,而是剥夺财富和权利。

福柯认为,“真理—权力关系是一切惩罚机制的核心”。欧洲刑罚改革背后的主要推手是一种权力的更替和演变,是知识——权力体系的进化和发展。

19世纪之前的肉体处罚,配合上公开处决,其目的不是重建正义,而是宣誓君主的权威,是重振权力。而从18世纪后半期开始,随着布尔乔亚们的壮大,新的财产状况和阶级需求,非法行使权利,即违法行为主要表现为财产权的侵害,而不是以往破坏领主秩序和附庸义务。当然,与之相对应的惩罚措施也相应调整,从领主的肉体报复转变为对社会关系、经济秩序的捍卫和调整。人们考虑的不再是过去的罪行,而是未来的秩序。同样,审判权不再由君主和贵族专属,而应是一种公共权力,由法定的机构和程序来行使。

在新型权力关系下,刑罚体系不再关心罪犯的肉体,而是掌握罪犯的灵魂。在欧洲新刑法体系建立的150-200年间,“灵魂”不仅成为法官开始审判的对象,而且还成为刑罚改造的目标。于是,现代意义上的监狱应运而生。监狱既是管理罪犯的机构,也是改造思想的机器。

新式监狱不仅用时间这一平等的工具衡量犯罪的程度,而且还不断引入新型的监控手段来控制罪犯的行动,直到思想。边沁创造的全景敞视式建筑被用来监控罪犯,罪犯时刻处于一种被观看便不能观看的心理阴影中。罪犯的身体训练、劳动能力、日常行为、道德态度、精神状况……,所有的一切都成为被监控的对象,“灵魂”彻底沦陷。

现如今,全景景敞视式的监狱形态存在于社会的各个层面,形成庞大无比、无处不在的社会规训监督体系。在全景敞视社会,收容所、强制劳动、监狱工厂纷纷出现,人们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权力的作用,感到自身的渺小和生命的无奈。

无疑,19世纪的监狱是一次成功的革命。看似文明的监禁代替了残酷的肉体处罚,罪犯的改造又为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运动提供廉价的劳动力。但是,更为成功的是,监狱这样的规训机构被一次次复制。学校、工厂、军队都成了一个个微观的权力单元。我们以为革命带来的是思想的一次解放,社会的一次飞跃,但很快就悲观的发觉,监狱模式已经渗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个人都可能是权力的主体,但必定是权力的客体,

聪明的启蒙思想家们认识到,“愚蠢的暴君用铁链束缚他们的奴隶,而真正的政治家则用奴隶自己的思想锁链约束他们”。“最坚固的帝国不可动摇的基础是建立在人的大脑上”。

启蒙运动发现了人的自由权利,但也发明了权利的副产品—纪律。纪律这东西比起法律更可恶可怕可恨。它没有边界,但你永远逃不出它的掌心,从思想到行动,从灵魂到肉体。它没有立场,无论你是哪个阶级哪个阶段,都有一堆的规范约束着你。它无始也无终,你没来到这个世上它就在等你,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还约束你的灵魂。

从此,“人生而自由,而无不在枷锁之中”。

正像马克斯﹒韦伯所言,人们孜孜以求的民主和自由的现代社会,已经成为一个“残酷而精致的牢笼”。

��5��a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规训与惩罚(修订译本)(第4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规训与惩罚(修订译本)(第4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