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 大数据 7.4分

big data revolution

地爆天星
2018-04-01 看过

建立在数据之上的技术变革永远跑在基于此的任何社会制度变革的前面。当这种大挑战孕育下的大趋势成为一种必然,任何想要绕开这种渠道的状况将再没有何种理由来推卸责任和义务去践行它。即使这种超前的,必然要每个人在他不可改写的基因里写上勇气、为维护自身权益而奋斗的呐喊的诸如种种特性。事实似乎也是不可撼动的。

“民主”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注定了少数人的力量是无法将它架空的。休戚相关的结社行为使得在痛苦的现实情境中,让围绕在公共环境中的那些改善行动得到落实。这种努力,一方面,有赖于个人的自我实现,另一方面,要有环境的支持,使得拥有强大动力的列车,得以轻松上轨。

对此还处于陌生当中的我们,克服种种困境和自我的审视,过程将是一个长期。但,也许在这个信息量日剧膨胀的时代当中,一些有着精准数据的自然科学应用,能够给模糊概念的社科或人文艺术以一个无缝的衔接。即使在今天,我们有一个远大的前景和拓展的空间,你也不得不承认,西潮仍不可忽视的存在着。归咎一点,是我们起步较晚。当然,任何一种文化意识形态,使得它这般完美默契地与趋势相结合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特别划重点的是,在美国,从信息自由到开放透明政府的历程,几任总统的决策总是经由政府、国会、立法机构、公益组织、新闻媒体等力量的不断咬合和争论的结果。政府最初也持有顾虑的态度,而不愿公开数据。就像微软公司最初定义源代码的开放不应是一种免费的行为。可是,在物联网遍布的今天,这种固步自封的行为,将随着电子产品以摩尔定律式的增长情况下,加快它被淘汰的命运。

矛盾的地方,出现在对所开放数据的质量和有关它是否触及国家安全,个人隐私,商业机密等的探讨。一个肤浅的道理是:政府拿着公民纳税的钱去做他的本职,回过头来又要把成果卖给投资方,是多么的让人不可理喻。于是乎,公开方只收取发布这些数据时所耗费的边际成本,是比较合理的。但这样一来,对于普通大众接受一堆数据,进而分析这些数据的准确性,可能不够。数据的可信度,应该是它的本来面貌,比如这项数据的来源,时间地点等,是有途径可循的。同时,在对非结构数据主观臆测上的判断来讲,你也不能不说公开原始数据要比经过加工修饰过的信息来得相对合理。如果某人要你转达他对某人的意见,本着数据完整的角度来说,对他当下语句全貌的复原,要比经过避重就轻的考虑更明智。这样来说,转述方,也能因此规避自己由此产生的问责风险。

事实看起来确乎如此。落实到明面上来,要我们在信息潮流时代里做公开的承认和颠覆旧习的改造,由此先来做一番自我沉思的反省。这句总结前面,我想,又要习惯地加上“也许、大概、可能”这类差不多的概念词语了。而今,就见报的各类案件在全国发生的数量来说,也很难让舆论去持续地保持一个高度的关注,风浪平息过后,对相应事件作出的应对办法的忽视,正体现了个人价值体系是难以以道德观为主导方向的。你可以说,我们还不适应掌握数据,即使拥有了这一大堆可观的东西,也很难改变来自传统的、根深蒂固的观念。要知道,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甚至全世界人民对此做出的反应。援助和人道主义关怀,却永远补不上一个类似身份证的身份标识。那是因为,人们时刻有对“极权”的忧虑。即使信息的掌握方来自一处其内部早有互相掣肘体系存在的政府。哪怕时代变迁得再快,发布方也要防止信息量过多而产生的扰民。纸面工作的精减,有偿报酬的问卷调查等等,无不体现了一种既有机遇又有妥协让步态度的局面。

就像你在一所馆藏量丰富的书城里,想要找到一本于你有用的书,除了分类法,我们也离不开来自搜索引擎的帮助。通过互联网,我们实现了只读的途径,实现了共享和交流的便利,未来还再努力的一个方向是:通过建立词语属性和意思上的关联性,达到快速检索的目的,从而真正意义上完成知识无处不在。而云计算,又给这个看似需要庞大计算索引的功能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土壤环境。在英文世界里,我们已经不难看到这种从“人名或图像到‘他是个中国人’到‘长城’”等一系列可创造的超级链接中所展现的蔚为壮观的蓝图。你可以看到在基于查找相关字的算法,来搜索得到的结果,常常是不尽人意的。比如:我想找一条可以通过沿途的航行来游览位于美国唐人街的河流。假使我输入以上这句话的“主键”,可能翻阅所有找到的结果,也难以得到中肯的答案。但,通过语义分析,它就能帮我快速找到聚集在河流的城镇里有哪些有“中国城”并列出清单。其中一行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萨克拉门托河。

现今,在许多百科网站上的相关连接。并不属于这种方法。而只是一种无限延展,漫无目的性的查找。需要看到的是,这种办法虽然能让我们从一叶而窥世界,但其知识是没有架构的,离散的存在。天文学家之观察宇宙、植物学家之观察花草树木、动物学家之观察鱼虫鸟兽。无不有一定的观察方法。洞察数据,迫切需要我们及早建立元数据标识资源库。可以看到这种工作的庞大性和短期内由于不普及的薄利现象。不过,好比电话的发明。如果没人装电话,电话就不会有用,更不可能催生出手机这种派生物。其“网络外部性”的特征,势必要求我们通过全民参与来达到互利共赢的局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数据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数据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