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几分能说清楚

星空
2018-04-01 22:23:10

读许岚枫的《岁月满屋梁》,品民国时期、西南联大的十五对才子才女的传奇爱情故事。结果或许并不那么重要,过程才令人不胜唏嘘——或许,这是观者的感受,不过尔尔;而当事人呢,无论喜、无论苦,皆出自本心,都自有所依,“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自来且自去,不带一抹尘泥……所谓逸事,情事,家国事,痴者,悔者,傲骨者,都是一往情深,

梁思成问林徽因:“为什么选择我?”林徽因回答他:“我会用一生来回答。”当然,历史不能假设——假如林徽因选择的是徐志摩,又会是怎样的一幅情境呢?沈从文才华出众,张兆和亦不遑多让,一封一个“允”字的电报与一句“乡下人,喝杯甜酒吧”的戏谑之语,从此得以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张充和最终选择了德裔美国人傅汉思,跟随他到美国,在耶鲁大学教昆曲、传播中国文化,亦佳矣;只是苦了一门心思爱她的诗人卞之琳,就连五岁的孩子也懂得同情他的痴情,

...
显示全文

读许岚枫的《岁月满屋梁》,品民国时期、西南联大的十五对才子才女的传奇爱情故事。结果或许并不那么重要,过程才令人不胜唏嘘——或许,这是观者的感受,不过尔尔;而当事人呢,无论喜、无论苦,皆出自本心,都自有所依,“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自来且自去,不带一抹尘泥……所谓逸事,情事,家国事,痴者,悔者,傲骨者,都是一往情深,

梁思成问林徽因:“为什么选择我?”林徽因回答他:“我会用一生来回答。”当然,历史不能假设——假如林徽因选择的是徐志摩,又会是怎样的一幅情境呢?沈从文才华出众,张兆和亦不遑多让,一封一个“允”字的电报与一句“乡下人,喝杯甜酒吧”的戏谑之语,从此得以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张充和最终选择了德裔美国人傅汉思,跟随他到美国,在耶鲁大学教昆曲、传播中国文化,亦佳矣;只是苦了一门心思爱她的诗人卞之琳,就连五岁的孩子也懂得同情他的痴情,爱有几分能说清楚,还有几分是糊里又糊涂——或许,能与卞之琳同病相怜的当属金岳霖了,后者对林徽因的爱,那也的确是格外的情真意切。钱锺书和杨绛自不必多说,当她不再是当初不识柴米油盐的苏州小姐,他也不再是古月堂前吟诗作赋的翩翩少年,那份爱却始终依旧……当往日的一切终致归于平静,内心中却再也难以平静下来。

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什么才是刻骨铭心的爱?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什么才是“虽九死其犹未悔”?类似的问题,可以问上很多个;而回答,或许还会有更多。十五对民国时期才子才女之间的爱情、婚姻,成也罢,不成也罢,都让人感觉印象深刻,都无疑让人羡慕之至。相比较今天电视剧、爱情小说里的那些爱情、婚姻,或者平常人之间的那些奢华也罢、平淡也好的爱情、婚姻,个中区别,已经全在不言中。

其实,真正的爱情,是一定能够超越了岁月的界限的。从古至今,莫不如此。唐代大诗人李白在《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一诗中曾经写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以此来总结《岁月满屋梁》一书中提到的梅贻琦与韩咏华、周培源与王蒂澂、陈寅恪与唐筼、胡适与江冬秀、汪曾祺与施松卿、夏济安与李彦、朱自清与陈竹隐等十五对男男女女之间的爱与情,又何尝不是如此一番道理呢!

明代戏曲作家、文学家汤显祖在《牡丹亭》一剧中曾经评价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细细思量,确实如此。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岁月满屋梁的更多书评

推荐岁月满屋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