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人 台北人 9.1分

爱打麻将的台北人

兔不四
2018-04-01 22:20:56

说来惭愧,《台北人》这本书挂在我的豆瓣“在读”一年多,终于在今天把它读完了。

标题只是开个玩笑,吐槽下白先勇对于麻将牌局的热衷,他笔下的故事里,麻将是常客,一半的篇章里都是有牌局。比如尹雪艳家里就是个大“赌坊”,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这里出入,尹雪艳对牌品人品都揪得很清,所以她深受男男女女的喜爱。花桥荣记里,“我”给秀华相亲时介绍卢先生,第一句便是“他房东顾太太是我的牌搭子”;一把青里的师娘,也是一句“有心事,坐上桌子,红中白板一混,什么都忘了”道出了她打牌的缘由。

过去,是人情,是传统,这群因战争被迫迁到台北的人,都有着对大陆的一种执念,他们都习惯过去,保持着一样的习惯。他们做着和过去一样的事儿,活不过现在,也没得到未来。白先勇文字朴实却有力气,故事都生动,塑造的大人物小人物都鲜活得像能看到他们活在那个陌生城市。如军人的遗孀朱清和师娘、米粉店的老板娘、深谙世事却置身事外的尹雪艳,他们阶级故事都不尽相同,却都透着一股对过往的一种不舍弃。

阔太太们爱打麻将,是消遣,他们大都是寡妇,或留守妇女,丈夫或参军或离世,他们用这方式打发生活寂寞罢了。他们都在

...
显示全文

说来惭愧,《台北人》这本书挂在我的豆瓣“在读”一年多,终于在今天把它读完了。

标题只是开个玩笑,吐槽下白先勇对于麻将牌局的热衷,他笔下的故事里,麻将是常客,一半的篇章里都是有牌局。比如尹雪艳家里就是个大“赌坊”,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这里出入,尹雪艳对牌品人品都揪得很清,所以她深受男男女女的喜爱。花桥荣记里,“我”给秀华相亲时介绍卢先生,第一句便是“他房东顾太太是我的牌搭子”;一把青里的师娘,也是一句“有心事,坐上桌子,红中白板一混,什么都忘了”道出了她打牌的缘由。

过去,是人情,是传统,这群因战争被迫迁到台北的人,都有着对大陆的一种执念,他们都习惯过去,保持着一样的习惯。他们做着和过去一样的事儿,活不过现在,也没得到未来。白先勇文字朴实却有力气,故事都生动,塑造的大人物小人物都鲜活得像能看到他们活在那个陌生城市。如军人的遗孀朱清和师娘、米粉店的老板娘、深谙世事却置身事外的尹雪艳,他们阶级故事都不尽相同,却都透着一股对过往的一种不舍弃。

阔太太们爱打麻将,是消遣,他们大都是寡妇,或留守妇女,丈夫或参军或离世,他们用这方式打发生活寂寞罢了。他们都在用”做过去一样的事“来麻醉自己,痴迷过去,留给他们的,只有灭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台北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台北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