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种子拯救人类

洛丽亚
2018-04-01 21:13:04

一粒海枣树种子,在博物馆沉睡了2000多年后,一日苏醒,长成一株参天大树;一粒谷物种子,载着黑鼠身上的跳蚤,从亚洲漂洋过海到欧洲,带来了黑死病毒,差点毁了一座城;一粒香料种子,引起欧洲大陆皇室的探索欲,促使哥伦布开启了地理大发现的新时代。

种子,这个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小家伙,它似乎拥有超乎寻常的耐力、又进化出坚不可摧的盔甲、凭借自身的特点,穿越山川河流,化身为我们餐桌上清香迷人的咖啡豆、身上舒适柔软的棉衣、早餐铺里的豆浆。它们经历无数个风吹日晒、动物啃噬的生死瞬间,最终顽强地存活于这个世界,用自己的方式展现着生命的奇迹。

种子最初是如何诞生的?它与人类历史变迁有着怎样的渊源?它又是怎么成为地球上最长寿的物种之一?它们是如何与人类相爱相杀的?这一切的一切,我们都能在《种子的胜利》这本书中找到答案。

这是一本由生物学家写就的关于追寻种子进化史的探索自然界故事。但是这本书里,你不会听到艰涩难懂的专业名词,也不会听到枯燥乏味的生物学理论,它反而像一本种子与人类之间的进化八卦史,以环环相扣的趣味故事,多方面呈现了种子与植物、动物、人类之间的爱恨情仇。书中,作者用诙谐幽默的语言、巧妙无比的譬喻,带领我们走进种子的诞生、生长、防御、传播的发展史与文化史,体验科学冒险的快感,见证生命的优雅与奇迹。

种子之于我们,可以说是朋友,是敌人,是伙伴,也是合作者。如果你对种子没有什么概念?那么就先来看看,我们的早餐吃了些什么:燕麦、粥、坚果、煎饼、面条、豆浆……我们吃过的每一顿早餐,都可能来源于一座农场。种子,构成了我们生存的基本食物来源。

你一定会好奇,为什么一粒小小的种子,会拥有如此丰厚的营养?它们又是如何长大的?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解读,一粒种子主要由植物胚胎,种皮,营养组织三部分组成。生物学家卡罗尔这样形容这些幼小的种子,说它们是带着午餐藏在盒子里的植物婴儿。还真是这样,种子外面小小的种皮就是那个保护它们的盒子,营养组织就是它们的午餐,胚胎就像是人类母亲肚子里还没有意识的小婴儿。植物倾尽全力缔结出了鲜美多汁的果实,将小小的种子包裹其中,果实成熟,随着果实一齐坠落,渗入土壤,待时机成熟了,就生根破土,萌芽的时候,盒子打开,胚胎一边从盒子里吸取营养,一边向下发根,长出绿叶。

大家都知道,民以食为天。种子之所以对人类如此重要,关键在于它的丰富营养。种子的内核里,有着淀粉、脂肪、油脂、蛋白质等成分。人们通过对种子的吞咽、消化,获取人体所需的各种营养物质。从油或者脂肪到蛋白质,没有什么比淀粉更适合成为人们的主食了。人类早期,在觅食过程中发现的小麦和稻米的祖先——野生草籽,其中就包含了大量的淀粉颗粒。草籽的内部由葡萄糖分子长链组成,这些葡萄糖分子就像糖珠穿在一根脆弱的项链上,人类的肠道里有一种酶,可以轻易地破解这条项链,然后将葡萄糖分子分解,从而释放糖分,被人们吸收。一颗草籽的淀粉含量有70%,是植物的能量,也是人类的能量来源。

除此之外,种子还提供脂肪和油脂。我们常常在跑完步以后,肚子饿了就吃一根士力架,一口要下去,特别满足。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士力架的表层巧克力,由可可豆的可可组成,它有一个让女生听之变色的名字——脂肪。可可如果处于32度以上的环境下,就变成了液体,而人体温度37度,我们将巧克力含在口中,它会慢慢随着口腔的温度消融,就是这个原因。

正因为种子的营养丰富,它成了人们的主要食物来源,因此,它在人类历史的变迁过程中,种子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说,谷物的短缺或丰盈,往往能够左右一个国家的更迭。比如说,书中提到,4世纪和5世纪期间,面包的短缺,加速了西罗马帝国的衰落。当时的罗马帝国,由于谷物短缺,导致物价飞涨,在国内就发生了14次争夺食物的大暴动和饥荒,虽然也有政治腐败、民生凋敝的原因,但谷物短缺造成的人民暴动,加速了帝国的衰亡。

反观中国历史,粮食始终以一种潜移默化、化大象为无形的方式左右着古代中国政治。中国历史上,就有“兵马不动,粮草先行”的兵法要义,明成祖的“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帝王之道,毛泽东“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政治哲学。我们还发现,粮食问题几乎是所有农民起义的导火索,太平天国时期的《天朝田亩制度》就是典型的代表。粮食以一种独有的隐喻讲述着真实的历史,任何政治家都难以逃脱粮食的政治。

在人类发展进程中,重大的历史转折事件,也与种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347到1353年,席卷整个欧罗巴的被称之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这场大瘟疫起源于中亚,1347年由军队带回欧洲,首先从意大利蔓延到西欧,而后北欧、波罗的海地区再到俄罗斯……一些科学家与历史学家推测自14世纪开始的黑死病与鼠疫相同,都是由一种被称为“鼠疫杆菌”的细菌所造成的。这些细菌是寄生于跳蚤上,并借由黑鼠等动物来传播。

然而,生物学家却发现,黑鼠的活动范围才多少?最多跑几百米,怎么会在几年内从亚洲传到印度和中东?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大胆猜测,黑死病传到欧洲,主要原因不在于黑鼠的活动范围,而在于黑鼠和跳蚤们的食物。黑鼠吃谷物,哪里有谷物,哪里就有老鼠。它们身上的跳蚤也随之适应了这种饮食,在回到欧洲的船上,黑鼠们可能都死了,但是跳蚤却藏在谷物里,活了下来,来到了几万里之外的印度,中东甚至更远。就这样,种子带着一身病菌,来到了新大陆。

尼采说:“那些不能击败我的,使我更强大。“是种子真实的写照。冰冻酷暑水淹火燎,度尽劫波仍能生长,清甜多汁的果实、薄如蝉翼的“翅膀”、纤细蓬松的绒毛,帮助种子传播更远,种子的生物学属性诉说着它经历的困境,进化史上的一小步,却是生命奋斗的一大步。我们从种子的进化历程中窥得人生哲学的光影,感受生命律动的同时,多一丝对自然造物者的崇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种子的胜利的更多书评

推荐种子的胜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