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一事,终一生

zoembi
2018-04-01 21:12:31

在读我是一名小说家之前,我没有看过村上其他的任何一部作品,因为我 一直认为自己不善于读完一本文学性很强的作品,所以一直对【村上春树】四个字敬而远之,直刻看到了这本书。

从看到这本书的题目时,我就被他吸引,可能一直钟情于【我是】这样一个霸气侧漏的问式,于是果断买了下来了。

这是一本很棒的自传,在看这本自传之前我一直挺喜欢看自传的,但是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共鸣,不管是创作的目的,创作的过程,甚至是在吸到周围的反馈后的态度都惊人的相似。

这一度让我怀疑,我眼前看到的是否是一位六十多岁的作家,而不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 在此之前,我过对日本小说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日本的本格推理,相比于过度炒作的东野圭吾,我更喜欢岛田庄司,对于村上春树的感觉吧,应该是和江户川乱步一样巨匠一样的人物(特别是在看了一本叫最好的时光在路上的书以后,我直接把村上和日本文学打上等号)直到看到了这本书以后,我才发出了“村上春树原来是一位这样的作家啊”这样的感叹。

不过也挺巧的,我看东野圭吾,始于《东野圭吾的最后致意》,暂时终于《我的晃荡青春》两本都是自传作品。而现在,从《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
显示全文

在读我是一名小说家之前,我没有看过村上其他的任何一部作品,因为我 一直认为自己不善于读完一本文学性很强的作品,所以一直对【村上春树】四个字敬而远之,直刻看到了这本书。

从看到这本书的题目时,我就被他吸引,可能一直钟情于【我是】这样一个霸气侧漏的问式,于是果断买了下来了。

这是一本很棒的自传,在看这本自传之前我一直挺喜欢看自传的,但是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共鸣,不管是创作的目的,创作的过程,甚至是在吸到周围的反馈后的态度都惊人的相似。

这一度让我怀疑,我眼前看到的是否是一位六十多岁的作家,而不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 在此之前,我过对日本小说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日本的本格推理,相比于过度炒作的东野圭吾,我更喜欢岛田庄司,对于村上春树的感觉吧,应该是和江户川乱步一样巨匠一样的人物(特别是在看了一本叫最好的时光在路上的书以后,我直接把村上和日本文学打上等号)直到看到了这本书以后,我才发出了“村上春树原来是一位这样的作家啊”这样的感叹。

不过也挺巧的,我看东野圭吾,始于《东野圭吾的最后致意》,暂时终于《我的晃荡青春》两本都是自传作品。而现在,从《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开始,我也正式的打算要认真的开始看一看村上春树的作品了。

公式化的写作,日复一日的晨跑。坚持亲自给读者回信,以及面对一些自己并不想回答的问题给出一个很悦耳实则很敷衍的答案,村上春树仿佛就是我身边的一个普通人,我坐在教室里和他聊着天,谈论着我们对于写作的感受,自己的经历和体验。

所以这本书我看的时候一直都很难停下来,因为我一直觉得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或者和我隔着一个屏幕,他会和我说话,我也会告诉他我的想法,他会点头或者露出一个赞同的微笑,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前段时间,老师把班上作文比赛唯二的名额给了我们班另外两个女生,理由是我是第三个报名的,没有资格了。我自认为自己是班上最喜欢写写东西的人,一直我很长时间都沉浸在一种极度扭曲的自我反思之中

「是不是我也要去看什么郭敬明,八月长安的书,才能像他们一样写出老师喜欢的那种优美的文字?」(当然我很快的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直到看到这个书的题目时(对,当时我只是看了题目)我便释然了。

人要找准自己的位置,他们两个只是学生,而我将来是要成为作家的人,创作是我要干一辈子的事情,从我出生的那一刻我便被赋予了灵感,而我死去的那一刻我将带着我的作品和我一同下葬。要那劳什子的破奖证明自己有什么意义呢,要老师给你拿一个名额有什么作用呢。

写作从头到尾都是作家一个人的狂欢,是笔尖在喷薄情感,在释放自己内心说不完的话。

当然,写作不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群人的。曾经将自己写的诗拿给朋友看,在朋友看完的那一刻看到了他的脸上掉落的泪水,那是给一个创作者最好的礼物——情感的共鸣。

巧合的是,在我刚刚看完这本书的那个下午,一个课间,语文老师走进了教师,她朝我举起了她手上的那张参赛证。

我在想,这会不会是村上先生冥冥中给我的一份礼物。

不过更感谢他创作的这本书,从此以后,我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多了“小说家”这个模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