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规中矩,收尾不解

墨子悲丝
2018-04-01 20:34:36

1、这波中文译本刚出,网上关于翻译之争已然热火朝天。施翻译村上的作品应该是从《1Q84》开始,因为上译没有拿下版权,如果上译拿下版权,就是给林翻译。从《1Q84》开始村上的几个新作译本都是南海出版社的版权,均交给了施来翻译。《1Q84》发行的时候我大二,第一次阅读村上的作品是初三,后来的四五年时间陆陆续续把村上的长篇小说都看了,都是林少华的译本,没得选。作为那个年纪的少年来说,村上+林少华的组合,我自己是颇为接受的,而《1Q84》施的译本也并没有让我有不适,一则年龄还是少年,二则,哪怕语言风格有所不同,但是内核还是村上的风格。就这次《刺杀骑士团长》而言,我觉得那么多人揪着译者不放,我觉得有水军的成分。

我不懂日文,也非文学专业,只是普通读者,《世界尽头 冷酷仙境》大约看了七遍,《挪威的森林》大约五遍,曾经甚至也就类似的语言风格写过点文字。

粗俗点说,林的风格“装B”,施的风格接地气。翻译必然存在失真,否则莎士比亚的作品大家都不用读译本了,对三十岁的我而言,不排斥林少华的风格,但比较能接受施的风格。

2、回到小说本身,主角独居男性,和妻分开生活,无子女无父母描写,擅长烹饪,爱好古典音乐,对

...
显示全文

1、这波中文译本刚出,网上关于翻译之争已然热火朝天。施翻译村上的作品应该是从《1Q84》开始,因为上译没有拿下版权,如果上译拿下版权,就是给林翻译。从《1Q84》开始村上的几个新作译本都是南海出版社的版权,均交给了施来翻译。《1Q84》发行的时候我大二,第一次阅读村上的作品是初三,后来的四五年时间陆陆续续把村上的长篇小说都看了,都是林少华的译本,没得选。作为那个年纪的少年来说,村上+林少华的组合,我自己是颇为接受的,而《1Q84》施的译本也并没有让我有不适,一则年龄还是少年,二则,哪怕语言风格有所不同,但是内核还是村上的风格。就这次《刺杀骑士团长》而言,我觉得那么多人揪着译者不放,我觉得有水军的成分。

我不懂日文,也非文学专业,只是普通读者,《世界尽头 冷酷仙境》大约看了七遍,《挪威的森林》大约五遍,曾经甚至也就类似的语言风格写过点文字。

粗俗点说,林的风格“装B”,施的风格接地气。翻译必然存在失真,否则莎士比亚的作品大家都不用读译本了,对三十岁的我而言,不排斥林少华的风格,但比较能接受施的风格。

2、回到小说本身,主角独居男性,和妻分开生活,无子女无父母描写,擅长烹饪,爱好古典音乐,对大部分事情属慢热型,女人缘不错,自己觉得很普通而实际上别人却往往对其很感兴趣,性格早熟或者行事风格脱俗的女人/女孩,这些标签从任何一本村上的小说都能找到,在开篇主角说出第一句话,人设已一如既往的定性。

《刺杀骑士团长》我看了不少豆瓣的朋友的分析,暂时还没看到什么太过深层次的解读。我实在想问这个小说的深层次主旨到底是啥?反战?还是个体的惆怅?

村上在创作风格上一如既往,叙事还是一流,但是铺了这么多隐喻,最后突然就收口了,收口得有些猝不及防。小说很多铺垫都没有交代,我不排斥留白,但是这么多内容都模糊收口,我觉得就有些莫名,比如:雨田具彦和那副《刺杀骑士团长》的画;免色的故事;妻子的故事(如果说梦中怀孕算是一个交代的话);开篇无面男的意义等,这些都是大骨干,却一片模糊。

到最后所能聚拢的信息未免缺乏力度,小说通篇下来的铺垫,到最后一个解释清晰的都没有。

3、村上的小说一如既往,是“美”的,独居,自由是美的前提,这种“美”缺乏“力”的支撑,就会显得做作,我希望是我读不懂村上的“力”。村上的小说,除去《挪威的森林》外,基本都是超现实的,就这种超现实而言,我还是愿意听木心先生的,不如走“大道”,如莎士比亚,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村上的小说,二十岁出头那些年,我只在乎美,而如今三十出头了,固然也能欣赏美,但是我更希望能被震撼。

村上的小说对我而言,固然读不完全,也有其价值,人生需要这种对孤独和自由的欣赏,以及由此发生的对美的体现和对个体的思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