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糟糕,那能怎么办呢?我不会放弃我自己的啊

十三杯溫開水-
2018-04-01 20:17:54

我们内心的冲突

“他抱着寻找天堂的想法在人间寻找,最后找到的只能是更加痛苦。”

作者在导论中写道:

在弗洛伊德看来,人是要承受痛苦的,最后也都会被毁灭,同时他也不认为人类是善良的,更不看好人类的发展前途。

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希望通过提升自己的潜能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人也都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们常常有各种各样的纠结,“我会受到他的喜欢吗?”“我能在他那里得到什么?”“他会干预我做事情吗?”这些纠结汇聚成一个个冲突,存在在我们内心,或许是你从来都没注意过,或许是故意避开,总之,这些冲突越滚越大,随之而来的是痛苦也像滚雪球一样。

然而,等它突然爆发的一天,我们会好奇,这些为什么突然出现?

这时候你可能会想到,“要不是真实世界的干扰,我肯定会过得比现在更好。”我给我自己的不接受新鲜事物找了太多理由,因为上面有太优秀的人压制了我,因为新的机器系统太新太难用,不然就

...
显示全文

我们内心的冲突

“他抱着寻找天堂的想法在人间寻找,最后找到的只能是更加痛苦。”

作者在导论中写道:

在弗洛伊德看来,人是要承受痛苦的,最后也都会被毁灭,同时他也不认为人类是善良的,更不看好人类的发展前途。

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希望通过提升自己的潜能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人也都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们常常有各种各样的纠结,“我会受到他的喜欢吗?”“我能在他那里得到什么?”“他会干预我做事情吗?”这些纠结汇聚成一个个冲突,存在在我们内心,或许是你从来都没注意过,或许是故意避开,总之,这些冲突越滚越大,随之而来的是痛苦也像滚雪球一样。

然而,等它突然爆发的一天,我们会好奇,这些为什么突然出现?

这时候你可能会想到,“要不是真实世界的干扰,我肯定会过得比现在更好。”我给我自己的不接受新鲜事物找了太多理由,因为上面有太优秀的人压制了我,因为新的机器系统太新太难用,不然就算简陋我也可以更出彩...在我的理想后花园里,我把自己的形象设置的过于完美,优势强化再强化,而弱点则被选择性忽略。这样或多或少有逃避、疗伤的作用,但当我慢慢习惯性的多进来时。

我尝到了甜头,也变得更加脆弱。

我变得一味的期待别人的认同,包括别人的赞同、钦佩和奉承。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我开始厌恶那些知识、见解、与人打交道等方面强过我的人,我对自己的过高评价受到他们的威胁了。

“然而时间又是无情的,它从没停止过流逝,这也可能会让患者感受到一种压力,为了保持对自由的幻想,她所采取的办法很可能是每天上班时迟到五分钟。

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与自我疏离型患者的想象中,他从来不看火车时刻表,对于能不能赶上火车也不在意,大不了坐下一趟。所以去火车站时,总是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他从来都不愿意按照别人的希望做事,也不愿意按照某种特定的方式做事。”

这写的是我们想要的自由吧?想挣脱开束缚,想活出自己的个性想不被世俗伦理所约束。

所以我们在青春期学会喝酒泡吧(或者说有这样的念头),一次次的逃课,顶撞老师,或者做些别的事情,为了和家长老师要求的不同,为了挣开所谓的枷锁。

但我们真的挣脱开了吗?我满脑子都是我偏不要做哪些老师要求做的,我偏要远离时间的概念,我偏要迟到五分钟。

可我明明知道他们有时候说的是对的。

所以,我为了挣脱枷锁,反而掉进了另一个枷锁。

在越来越偏离的路上,有越来越多的人问我,“你最喜欢什么?介绍一下你自己?你平时都干什么?”

几个问题砸过来,砸的我头晕眼花。

我可以回答网评最佳,我也可以抖个机灵,但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变得很真诚,我迫切的想回答出最真实的答案。于是我开始思考,我到底是谁?我追求了这么多年的独特,但是在介绍我自己的时候却无话可讲,我意识到原来我还是这么平凡,原来我一直,都没有自由过。

“患者会丧失真实的自我,详细点说,他会遗忘自己的真实感受,爱好,厌恶和信念,他不会知道自己生活在理想化形象当中。”

对这时的我来说,接受批评是最让我痛苦的事儿,我会伤心,会强势反击,会不断质疑自己,按我的习惯会进行反思,而反思则需要抛开血肉,让我直面我的弱势。

而这些缺点,自然是和我自己塑造出的形象不符,如果我选择不承认,那我真实与理想差距越来越大,那带来的结果,是会更痛苦。

但直面,又何尝不是痛苦的过程?先不谈难易,光是想想我们是否有勇气直面,有那个勇气去刨析自己?这无异于把你费力找来包裹自己内心深处痛苦囊肿的血肉的薄膜,现在,撕开,有的部分已经和血肉长到一起,扣啊扣,直到坑坑洼洼,血肉模糊,满头大汗。

而接下来,你还要直面更多的痛苦,因为这刚刚是个开始。

那么,这些自称医生的旁观者,为什么要徒增痛苦给我们呢?所以,朋友,同样都是痛苦,我该怎么办呢?

“有这样一个人,他的过去一片灰暗,之所以现在能在群体中找到立锥之地,是因为他伪装成了另一个身份,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有人揭发她的过去。

他是如此珍爱现在的新生活,以至于无时无刻不在害怕失去这种幸福,这就引发了一种新的恐惧。”

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恐惧,让我最后选择直面我内心血淋淋的冲突,也可能是因为我没法做到谄媚又带着正直,也没法做到明明在意却逼着自己疏离。其实有个更简单的原因,因为我不会放弃我自己。

我和我自己有了对话,想了解我自己,认识我自己,也接受我自己,控制我自己。有问题出现了,改掉就好了嘛,随时随刻,你都可以和那个你不喜欢的我告别,随时随刻,你都可以迎来新的自己,只要你不放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我们内心的冲突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内心的冲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