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我执 8.0分

梁文道的“执”

destiny
2018-04-01 19:50:57

睡前读物,零零散散体会了有一段时间。已经很久没看这样的文字了,以日记的形式细腻的写下所想总有种害羞的感觉。类似的风格,更欣赏蒋勋“此时众生”的温和。

想看“白鲸”,“恋人絮语”,“星之声”。

做一些摘抄吧,有感觉的句子段落真不少。

他们已经开始了今天的生活,而我还留在昨夜。

熬夜不是出于苦功,而是出于自由的滋味。

P17

我都知道了;这一切谎言与妄想,卑鄙与怯懦。它们就像颜料和素材,正好可以涂抹出一整座城市,以及其中无数次的场景和遭遇。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种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

P22

可是或许有那么一刻,我们会发现一个不能归类的人,甚至与理想的类型完全沾不上边,但他那点无法分类的东西却吸引了自己。就像巴特所说,那点东西是描述不了的,甚至连“东西”二字也难以应用。这就是惊人的纯真了,意外而且突然地闪现,令人目眩神迷。无法描述,故此不可归类,因为语言总是类别。文字言语不可染,atopos乃为不可分类的纯真。

P30

奴隶的地位是很卑贱的,他觉得自己比不上对方,硬是嫌弃自己的种种缺点和过去,生怕它们伤

...
显示全文

睡前读物,零零散散体会了有一段时间。已经很久没看这样的文字了,以日记的形式细腻的写下所想总有种害羞的感觉。类似的风格,更欣赏蒋勋“此时众生”的温和。

想看“白鲸”,“恋人絮语”,“星之声”。

做一些摘抄吧,有感觉的句子段落真不少。

他们已经开始了今天的生活,而我还留在昨夜。

熬夜不是出于苦功,而是出于自由的滋味。

P17

我都知道了;这一切谎言与妄想,卑鄙与怯懦。它们就像颜料和素材,正好可以涂抹出一整座城市,以及其中无数次的场景和遭遇。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种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

P22

可是或许有那么一刻,我们会发现一个不能归类的人,甚至与理想的类型完全沾不上边,但他那点无法分类的东西却吸引了自己。就像巴特所说,那点东西是描述不了的,甚至连“东西”二字也难以应用。这就是惊人的纯真了,意外而且突然地闪现,令人目眩神迷。无法描述,故此不可归类,因为语言总是类别。文字言语不可染,atopos乃为不可分类的纯真。

P30

奴隶的地位是很卑贱的,他觉得自己比不上对方,硬是嫌弃自己的种种缺点和过去,生怕它们伤及对方的衣角裙边。当一个恋人处于这类甘自为奴的状态,他的知识之旅就告展开了。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不是别具意义的,简单如一声叹息、一个手势、一段短笺里的标点符号,似乎都在指示着更遥远的东西。即使是沉默与空白,于他而言也是诠释的密林、知识的迷宫。就像欧洲古代的释经学家对待“圣经”一样,每个字都是神言,引领学者往更幽微的角落前进,力图批注出至为真实的本意。

P48

只是如此一来,你们的关系也就不再一样了,变得像是两个陌生人的全新遭遇。所以“我们从头来过”是可能的,只是这里的“我们”已经不是“我们”。

P52

但你想和人从头来过,想要制造新的自我,却又不可能割舍=断那不忍让它保存下来的记忆,就把它沉入水中把。就像城门水塘地下的村子,它没有自己浮出来的能力,只能隐约地想象和水波的光线中乍现,不知虚实。若无人寻它,就要等上几百年、几千年,海枯石烂,重见天日之际已是无解的谜语。

P72

要在陆地上找这样的朋友可真不容易。你的同学看过你的成长,你的同事知道你的其他同事,对着他们,你能说些什么?你只能被固定在地上的某一点,所以你只好有所隐瞒有所保留。难怪大海是自由的,你甚至怀疑那些人哭着说出来的东西也都是伪造的故事,但它们却因此更加真实,因为那是一个人最想它成真的欲望。海洋令每一个人成为真正的自己。

P90

当时我写那篇作文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原来人真的可以在另一个人的眼中渺小若斯,恍若尘土。

P142

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不应该过度发展,都该保留在萌芽状态,将发未发,因为那是一切可能性的源头。未开的花可能是美的,未着笔的纸可能画出最好的画。可是事情只要一启动,就不只可能,而且必将走向衰落与凋零。

P150

我曾自问,我之所以忘不了他,是不是因为我们还在同一个城市。我们不再联络,不再共桌,不再同车,我们失去了所有可以用得上“共同”去形容的东西,可是我至少知道我们还在同一个城市。假如他回到自己的城市,我还可以凭什么依据去连起两个人呢?如此稀薄又如此可怜的联系。难得真的是可共此时的明月?

现在他真的离开了,而且我实验月晷的时候,他应该正在明媚的日光底下散步湖滨,我们被分别放置到两个不同的时区,分别归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时间质素。我还能凭什么去盼望他记得,记得在异地为我带回一片树叶?没有。

P232

幸好,即使到了那么远的地方,手机还是通的,科技昌明。只不过你只能发短信,不能打电话。因为这女孩离开家乡,离开日本和大气层,飞过月球、火星、土星、木星,到达了冥王星。这时拨一通电话要一年之后才到得了地球,我们如何可能拿着电话静待恋人一年后的那一句“你好吗”。

离得愈远,美加子和升的短信往来就愈漫长。终于在音信隔绝了 将近一年以后,升在一个下雨天收到了美加子的短信:“我们刚刚经过超光速飞行,来到太阳系的边缘,你收到这封短信应该已是一年后的事情了。对不起。很快我们就要到天狼星系追赶达路斯人,下次通信将是八年两百二十四天十八个小时之后,到时你一定已经忘记了我。我觉得我们是被地球和宇宙拆散的第一代恋人。”

P233

你不能主动,你不能做任何事,你只能等他心血来潮问候几句的时候平淡和缓不慌的应答,你不该成为逼迫的力量,你是一株等待季节性阵雨的沙漠植物。

P233

在这种情况下,八年和永恒是没有分别的。明知道这门是不会开的,又何必再敲?为了等待不会再传来的信息,我的心要更坚硬、冰冷、坚强。。。

P234

用一个土气但又实在的比喻,我就想只风筝,高空之上不知地面的他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我只依稀感到他还在看着我,于是我以为自己在气流中抖动的身躯还会通过那一条几近隐形的丝线传到他的掌心。万一这条线断了,又或者我挣脱了线的束缚呢?你会不会等待一只再也看不见的风筝,风筝又会不会在空中等待不可能的会合呢?

P234

唯一联系住他们的,只有等待。

P242

十年以前,那还是个恋爱需要时间的年代。

P244

如果我回信,就算我如实记述了当下的想法和反应,我响应的还是他在昔日留下的东西。等他接到了信,他看到的也不是实时的答案,而是昔日的回声。就是如此,书信总是一种延滞与回顾,它永远赶不上我俩的“现在”,我们看到的现在其实都是过去。

细腻感性的道长。

心灵娇弱的江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执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