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扇 桃花扇 8.9分

品《桃花扇》(一):生死以之,血泪以俱

夜又
2018-04-01 16:33:23

陆放翁说: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好的故事总是在等待着,等待大才子去把它写在纸上,就像《红楼梦》在等待着曹雪芹,《桃花扇》也在等待着一支文采飞扬的笔,把它遗留在人世间,这支笔,便由孔子第四十六代孙孔尚任拿起。 孔尚任,字聘之,自称云亭山人,生于清初。他的一生,可谓十年读书,十年出仕,十年隐居。三十七岁之前,一直过着寒窗读书,躬耕养亲的生活。三十七岁,康熙南巡北归途中,到孔庙祭祀,由孔尚任为康熙讲解儒家经典,颇得康熙赞赏,授官国子博士,后来配到江南治水。五十三岁时,“命薄忍遭文字恨,缄口金人受诽谤”,由于文字著书原因被罢官,从此山居读书,袖手观棋,直到七十岁离开人世。 孔尚任写过许多诗,也写过传奇,但让他名扬天下,流芳后世的是《桃花扇》,他成全了《桃花扇》,《桃花扇》也成全了他。 他在扬州治水时,结交了许多南明文人墨客,不与清朝蛮子合作,或隐居山林,渔樵于绿水青山,或发愤著书,明理于天下士林。他们关系极好,经常谈论南明遗事。扬州也是一座悲伤的城市,命运起伏跌宕,在天下太平之时,扬州是“烟柳画桥,珠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在天下大乱之日,则“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孔尚任感于世事浮沉,兴亡无常,看看眼前满目疮痍的扬州,曾经的繁荣又在哪里?国破则家亡。便想写一本述人间离合,究天下兴亡的著作,在众多文体之中,虽然戏曲一直为传统文人视为小道,可声色文武,唯戏曲独有,便按谱填词,合于声律,历经十载,三易其稿,终于完成戏曲的高峰之作。 《桃花扇》的问世,艺术造诣之高,不亚于《金瓶梅》与《红楼梦》。孔尚任把《桃花扇》留给人间,《桃花扇》也为孔尚任带来极大的名气,一时间洛阳纸贵,他也与写《长生殿》的洪升齐名,被称为“北孔南洪”,戏曲在王公贵族之间,出演不绝,甚至化外之地,也一再演绎。可是,他也为他的《桃花扇》付出了代价,那是盛行文字狱的时代,孔尚任自然没能幸免,他沾了孔子的光,没有惹来杀生之祸,最终被罢免归田,回到山林,过起了清贫的归隐生活。 汤显祖写《牡丹亭》时,常常在自家园林之中大哭,林语堂写《京华烟云》时,眼泪便不知觉的打湿稿子,于是便有血泪之作。“传得伤心临去语,年年寒食哭天涯。”这是《桃花扇》剧本最后一句诗,可知其中有血有泪。曹雪芹《红楼梦》有“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之叹,付之以生死,而《桃花扇小引》中记载:“今携游长安,借读者虽多,竟无一字一句着眼看毕之人,每抚胸浩叹,几欲付之一火。转思天下大矣,后世远矣,特识焦桐者,岂无中郎乎?”可知孔也有知音难觅之感慨,如是之作,也可以说是生死以之。有血有泪,有生有死,这才是艺术之大家手笔。 欲品读一本书,先得知道作者的悲欢离合,浮沉沧桑,我们应当感谢孔尚任,他用一生的血泪,以看淡生死的情怀,给我们留下了不朽之作,让我们可以在几百年之后的夜晚,添一盏清茶,看一本深沉低婉却情仇分明的《桃花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桃花扇的更多书评

推荐桃花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