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研究四题 《礼记》研究四题 评价人数不足

做学问的楷模

洛木
2018-04-01 14:45:08

吕友仁先生做学问功底非常扎实,前几天听了他的两堂讲座。给我很深的启发。先生年届八旬,思维依然非常活跃。身体硬朗。

和先生交谈,他说他八岁始读《论语》,先生,本科学的是外语系。后经历文革,文革后,再读硕士。

他说他每天早上早餐一定要吃好,因为早上是他思维最活跃的时候,每天早上醒来他都会问自己,我今天要做什么?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的?十年如一日,这是长期积累的一个过程。故而读先生的《〈礼记〉研究四题》这本书,能明显感觉先生文献功底的扎实,旁征博引,考证精细。

在 《〈礼记〉成书管窥》一篇中,他的工作一是搞清楚西汉宣帝以前《记》的实际存在状况。再就是扩大范围,搞清楚西汉末年以前《礼记》的实际存在状况。这份工作不可谓不大。

关于《礼记》的成书状况,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以及之前的学者。由于没有郭店楚简和上博简。故而他们关于《礼记》的认识是有偏差的。先生很好的利用了郭店简和上博简,将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结合。这就是王国维所说的“二重证据法”。

《礼记》是“三礼”之一,自孔颖达编撰《五经正义》之后,《礼记》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先生梳理以前的文献发现在《孟子》《荀子

...
显示全文

吕友仁先生做学问功底非常扎实,前几天听了他的两堂讲座。给我很深的启发。先生年届八旬,思维依然非常活跃。身体硬朗。

和先生交谈,他说他八岁始读《论语》,先生,本科学的是外语系。后经历文革,文革后,再读硕士。

他说他每天早上早餐一定要吃好,因为早上是他思维最活跃的时候,每天早上醒来他都会问自己,我今天要做什么?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的?十年如一日,这是长期积累的一个过程。故而读先生的《〈礼记〉研究四题》这本书,能明显感觉先生文献功底的扎实,旁征博引,考证精细。

在 《〈礼记〉成书管窥》一篇中,他的工作一是搞清楚西汉宣帝以前《记》的实际存在状况。再就是扩大范围,搞清楚西汉末年以前《礼记》的实际存在状况。这份工作不可谓不大。

关于《礼记》的成书状况,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以及之前的学者。由于没有郭店楚简和上博简。故而他们关于《礼记》的认识是有偏差的。先生很好的利用了郭店简和上博简,将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结合。这就是王国维所说的“二重证据法”。

《礼记》是“三礼”之一,自孔颖达编撰《五经正义》之后,《礼记》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先生梳理以前的文献发现在《孟子》《荀子》《新语》《春秋繁露》中征引《礼记》就早有苗头,有明引和暗引,可见并非为后人所说的,《礼记》的地位不如《仪礼》。

而且征引时多称为《礼》,而非《记》。其意义何在?第一,纠正人们在《记》的早期称呼上的偏颇认识。第二,端正人们对《记》的身份地位的认识,纠正人们。千百年来把《记》看作另类,打入另册的不符合历史实际的看法。

先生通过对石渠礼议的研究,理清了大小戴在经学史上的重要关系。认为此次参会的一共五人,即萧望之,韦玄成、梁丘临、闻人通汉和戴胜。小戴与会,故而小戴《礼记》得到了崭露头角的机会。先生认为是小戴先被列为博士,而大戴则是其弟子用师法列为博士,郑玄注小戴而不注大戴也可以从此找到部分答案。

先生认为《礼记·王制》作于《孟子》之前。《礼记》入经的时间是三国魏时。

《〈礼记〉“刑不上大夫”旧解发覆》一文中,先生另辟蹊径推陈出新,前人关于“行不上大夫”对研究皆是从“上”入手,而先生是从“刑”字着手。认为“刑”非“五刑”,乃是“刑辱”之刑。在司马迁《报任安书》中,司马迁强调,种种刑讯手段,给当事人带来莫大羞辱,司马迁身受宫刑,对于牢狱之灾,有切身体会。先生列举了大量的论证,包括司马光、张方平、苏轼、《宋史》《元史》《明史》加以论证。并认为“刑不上大夫”的精神基础是“士可杀不可辱”。

先生还对传统的旧解是怎样形成的?进行了追溯和研究,认为2000多年来大家错误的认识,有一定深层次的原因。认为是鱼,东汉章帝时期的白虎观会议。加之经学家何休郑玄等推波助澜,于是这种解释便牢不可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礼记》研究四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