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时代 白银时代 8.4分

摘录一下白银时代

丽丽
2018-04-01 13:56:04

用了一个上午一个下午把这本书看完了。里面的很多内容有些荒诞,其实黄金时代也有些荒诞。几篇里总能看到有些像SM的痕迹。看到揪住日本人的黑妻子和白情人那块儿总是想笑。

这是一本让神奇而混乱的书,现实与想象交叉,让我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想象,感觉都是想象。

摘录:

我感到羞愧无比,但也满足了我的恋母情结。其实,她比我大不了几岁,但老师这个称呼就有这样的魔力。

马路这边的行人抬起头来看我一眼,急匆匆地走过;在马路对面却常有人站下来,死盯盯地看着我—在中国,身高两米一十的人不是经常能见到的。

我这么怕死,说明我是活着的。既然他是活着的,就有自己的意愿。既然有自己的意愿,就应该知道什么是真正在写小说。但她宁愿做个吃掉大量习题的母蝗虫,也不肯往这个方向想。我也不愿点破这一点:自己在家里闷头写,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样就是真正在写小说。

有关历史的导向原则,还有必要补充几句,它是由两个自相矛盾的要求组成的。其一是:一切史学的研究、讨论,都要导出现在比过去好的结论;其二是:一切上述讨论,都要导出现在比过去坏。第一个原则适用于文化、制度、物质生活,第二个适用于人。这么说还是不

...
显示全文

用了一个上午一个下午把这本书看完了。里面的很多内容有些荒诞,其实黄金时代也有些荒诞。几篇里总能看到有些像SM的痕迹。看到揪住日本人的黑妻子和白情人那块儿总是想笑。

这是一本让神奇而混乱的书,现实与想象交叉,让我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想象,感觉都是想象。

摘录:

我感到羞愧无比,但也满足了我的恋母情结。其实,她比我大不了几岁,但老师这个称呼就有这样的魔力。

马路这边的行人抬起头来看我一眼,急匆匆地走过;在马路对面却常有人站下来,死盯盯地看着我—在中国,身高两米一十的人不是经常能见到的。

我这么怕死,说明我是活着的。既然他是活着的,就有自己的意愿。既然有自己的意愿,就应该知道什么是真正在写小说。但她宁愿做个吃掉大量习题的母蝗虫,也不肯往这个方向想。我也不愿点破这一点:自己在家里闷头写,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样就是真正在写小说。

有关历史的导向原则,还有必要补充几句,它是由两个自相矛盾的要求组成的。其一是:一切史学的研究、讨论,都要导出现在比过去好的结论;其二是:一切上述讨论,都要导出现在比过去坏。第一个原则适用于文化、制度、物质生活,第二个适用于人。这么说还是不明白。无数的史学同仁就因为弄不明白栽了跟头。我有个最简明的说法,那就是说到生活,就是今天比过去好;说到老百姓,那就是现在比过去坏。这样导出的结论总是对我们有利的;但我不明白“我们”是谁。

那些人专会说傻话,什么‘上课要认真听讲’,‘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之类,听了让人头大如斗,万念俱灰。我相信,笼养的母猪见了种猪,如果说道“咱们好好干,让饲养员大叔看了高兴”,后者也会觉得她太过正经,提不起兴致来;除此之外,我们毕竟还是人,不是猪,虽然在这方面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在学校里时,老师告诉我们说,治史要有两种态度,一是科学态度,那就是说,是什么就说什么;二是党性的态度,那就是说,是什么就偏不说什么。

人想要干点什么或者写点什么,最重要的是不必为后果操心。只要你有了这个条件,干什么、写什么都成,完全不必长得漂亮,或者写得好。

她就坐了起来,看看那书的封面,说到:这书原来是你写的,真对不起,我看书从来不看书名。这种做法真是气派万千——把世界上所有的书当一本看,而且把所有的作者一笔抹杀。

和上次一样,我们回去听训。那种讲话当然是毫无趣味的,一半说他们要干的事:思想教育的好传统永远不能丢,用严格的纪律约束人,用艰苦的生活改造人,用纯洁的思想灌输人等等;另一半是说我们:安置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严肃的考验,有的人经得起考验,就能重新站起来做人;还有一些会堕落——说到堕落时,还特意地说道,这不是吓唬我们。

各位观众,现在走来的是被安置人员的方阵……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被安置人员也是……建设的一支积极力量。

他们能做的最坏的事,无非是让我做我最不想做的事。我已经在做了,感觉没什么。F指出,我所说的在心理学上是个悖论,作为人,我只知道我最想做的是什么,不可能知道最不想做的是什么。从原则上来讲,我承认她是对的。但是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最想做的是什么,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不想做的事。

照她看来,小舅妈是好女孩,我舅舅配不上她——我妈总是注意这种配不配的问题,好像她在配种站任职。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银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银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