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见草坡左侧转出个少年将军

乌龙山搅屎棍
2018-04-01 看过

我和兔草算是认识,这本书创作背后的故事,多少也知道一点。本来打算聊聊,但又想,一本书的好坏跟作者如何努力本无太大关系,觉得不说也罢。所以只谈谈新书就好。

初次读到兔草是在某平台的首页上,行文老练,功不唐捐。进而又发现她写的竟然就是我生活的城市,算是个彩蛋。彼时我正逢失意,一头扎进精神世界里,想要逃离是非。便不择荤素的搜尽啖之,这本书里收录的二十多个安吉拉·卡特式(封面介绍是安部公房式?随便啦)的故事便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但仔细读过后,我又感觉那并非是熟识的城市和生活。城市之内有另一座城市,生活之外的另一种生活。兔草的文字行走于有形和无形之间,荒诞而有趣。我们都清楚这个世界有多操蛋,可是无能为力。还好,有人帮你说出来,以魔幻的方式。可谁能说这不是现实?但于此同时,也要当心自己会被她剥个的精光。将你的失败、无奈、沮丧和愤怒赤裸裸的摆进橱窗里供人观赏。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请虚构我》无疑是最精彩的一篇。密度如此大的叙事和充满意识流的文字足见功力。匆匆读下来让人有些气短。但是如果觉得似乎略有些所得,我想,你应该会去从头再读一遍。

然后,《那年夏天杀我的鱼》是典型兔草式的结尾。金属的鱼钩钩住的不光是身体,还有生活和命运。无法逃脱。

生于八十年代的人大概都有类似的成长经历,一起长大的死党、童年的秘密、各种奇异的幻想。这些记忆跟长满霉斑的日记本一起被锁进了落灰的阁楼里。取而代之的是貌合神离的爱人、生活的焦虑、无谓的挣扎。《被洗劫一空的人》、《研究怪兽的人》、《妻梦狗》像一杯杯调制过的鸡尾酒,把这些味道混在一起。甜的朗姆,苦的龙舌兰,辣的伏特加,一口吞下,层次分明。

书中也有一些似兴起而作,如《岁月贩卖机》、《月老术》,可以当成是作者对不同类型的一种尝试。然而,最为戏作的一篇《吞纸人》却是我最喜欢的。并非有多么出色,但隐约能从中嗅出点英雄出世,小马乍行的味道。

看过太多网络上动则10w+的爆红文之后,这样的文字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于是,当大多数人准备向这个比魔幻更魔幻的现实屈膝之时,“忽见草坡左侧转出个少年将军,飞马挺枪直取文丑,公孙瓒爬上坡去,看那少年:生得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与文丑大战五六十合,胜负未分。”

所以难怪兔草经常抱怨被认错性别吧。

这是兔草的第一本书,定稿时间早些,思想成熟度和深度似乎还有欠缺。有些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没有收进去,应该会放在下一本里吧。

不管怎样,既然选择持微明之火怼天怼地,我很期待兔草找到她的长坂坡。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研究怪兽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研究怪兽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