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灯塔去 到灯塔去 8.3分

拉姆齐家族

长绿毛的水怪
2018-04-01 10:38:24

现在他站在那儿,像刀子一样瘦削,像刀刃一样单薄。带着一种讽刺挖苦的表情咧着嘴笑。 颤动的树枝和飘过的浮云。 出于某种需要,他们每天傍晚总要到那儿去走一遭。好像在陆地上自己变得僵化的思想,会随着海水的漂流扬帆而去,并且给他们的躯体也带来某种松弛之感。 莉莉那双斜嵌在苍白而有皱纹的小脸蛋上的中国式眼睛挺秀气,不过要一个聪明的男人才会发现。 如此令人吃惊地丝毫不顾别人的感情而去追求真实。 那声调宛如杜鹃的鸣啼:“在六月里,他的声音走了调” 他不在阅读,不在睡觉,而是怡然自得地晒着太阳,就像一只吃饱了东西的动物一样。

一切都在大声呼吸,一切都在不断生长。

我们灭亡了,各自孤独地灭亡了。 心理描写太细致了,基本上看不到人物外形的描写,各种事件的着墨。第一部算是小说的主体了,进行的非常缓慢,一顿晚餐吃了差不多三十多页。第二部却恰恰相反,名副其实的岁月流逝短短十七页,家族的三位成员先后死亡,一个句子就是一个季节的变换。对比如此强烈。

小说的最后,三人终于登岸了。我心里却还想着拉姆齐夫人在织的那双袜子。想起小时候的那一个夏天,天上的云彩又大又厚,我心急如焚,想中午去河里游泳。爸爸肯定地告

...
显示全文

现在他站在那儿,像刀子一样瘦削,像刀刃一样单薄。带着一种讽刺挖苦的表情咧着嘴笑。 颤动的树枝和飘过的浮云。 出于某种需要,他们每天傍晚总要到那儿去走一遭。好像在陆地上自己变得僵化的思想,会随着海水的漂流扬帆而去,并且给他们的躯体也带来某种松弛之感。 莉莉那双斜嵌在苍白而有皱纹的小脸蛋上的中国式眼睛挺秀气,不过要一个聪明的男人才会发现。 如此令人吃惊地丝毫不顾别人的感情而去追求真实。 那声调宛如杜鹃的鸣啼:“在六月里,他的声音走了调” 他不在阅读,不在睡觉,而是怡然自得地晒着太阳,就像一只吃饱了东西的动物一样。

一切都在大声呼吸,一切都在不断生长。

我们灭亡了,各自孤独地灭亡了。 心理描写太细致了,基本上看不到人物外形的描写,各种事件的着墨。第一部算是小说的主体了,进行的非常缓慢,一顿晚餐吃了差不多三十多页。第二部却恰恰相反,名副其实的岁月流逝短短十七页,家族的三位成员先后死亡,一个句子就是一个季节的变换。对比如此强烈。

小说的最后,三人终于登岸了。我心里却还想着拉姆齐夫人在织的那双袜子。想起小时候的那一个夏天,天上的云彩又大又厚,我心急如焚,想中午去河里游泳。爸爸肯定地告诉我,去不成了,待会儿要来一阵白雨。伍尔芙说的多么贴切啊,我都快三十了,仍然记得那一天,记得那天的天气,记得父亲在货架之间的躺椅上午睡我忿忿不平的心情,真的是永远忘不了那天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到灯塔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到灯塔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