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利己騅不逝,虞姬虞姬奈若何

厓山之後無中國
2018-04-01 10:21:34

對於這段歷史的空白反而讓我容易接受作者為威廉二世的“正名”,雖然作者並不願意承認這點,但相對於歷史學界普遍達成的共識——一個“懦弱、膽小、反復無常甚至有點神經質”的威廉二世形象,克裡斯托弗·克拉克筆下的威廉二世至少不那麼糟糕,更多的可能是一種身份和一個時代帶給他的宿命。

作為德意志帝國的皇帝和普魯士國王,威廉二世對權力有種天然的渴望。這是出身於霍亨索倫家族的基因所決定的,當然也不可避免地帶有未被自身察覺的傲慢和理所應當。但是獲得權力和行使權力之間巨大的鴻溝又是威廉二世一生都邁不過去的坎。這既是極不確定的德意志憲法帶給他的魔咒,又是俾斯麥留給他的政治遺產。前者又源於德意志帝國是一個“四分五裂”的帝國。這種四分五裂是全方位的,宗教、黨派、經濟、軍隊和帝國裡各個王國、公國間嚴重的利益對立。後者又可以歸結為是俾斯麥造就了威廉二世,同時又是俾斯麥毀了威廉二世。這是後俾斯麥時代下的威廉二世難以逃脫的宿命。

退位後的威廉二世在晚年所持的反猶主義雖然很大程度上可以認為是嘴炮,但不能否認的是他把反猶作為對自己所應該承擔的歷史責任的辯解和推卸。這固然可以作為批判他的理由,即使從性格的角度來講他也不是一位鐵血國王,只是一個成長於深宮又深受“天賦君權”思想毒害的政治巨嬰。但與他同時代的並且同樣應該承擔使德意志帝國覆滅的歷史責任的人,不約而同地把批評和嘲笑的矛頭對準他時,又何嘗不是一種逃避和怯弱?

任何王朝的末代君主都會有他自身的問題,有時候甚至相當嚴重,但如何公正地批評而不是徹底妖魔化他們,是每一個曆史學家的責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沉重的皇冠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重的皇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