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去的人

低端的震天雷
2018-04-01 09:57:40

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说到底都是在讲“人”。我曾经觉得,只是关于人,是否面积太窄,是否对这个很窄的范围给予的关注太多。

不过这些随着自己的成长慢慢想开,生而为人,自己读自己,读不同维度的自己,是极有必要,也是参不完的。所以我们读史,读过去的人,以期跳出一部分当下,尽可能客观,尽可能准确。

过去的人与现在的人,从比较大而模糊的角度看,根本上的需求是一致的。要活着,要吃饱穿暖,如果可以的话,再想做一些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若能得到他人的认可,就更妙了。人与人之间的对比,不能列于此,毕竟那几乎是一种饮鸩止渴般的快乐,自己不能控制的因素太多,搞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哪怕只是活着、吃饱穿暖、做喜欢的事这些,都千丝万缕与他人与整个社会相联系。人是不可以独活的,是以我们可以有,也必须有社会科学、人文学科。

万历十五年的人,与现在的人,从个人自由度上来说,并没有量级大的差别。皇帝似提线木偶,首辅在夹缝中生存,文官战战兢兢,思想家处处碰壁。从自然进化的观点来说,资源一定,寿命有限,而人口众多,很多人的一生都要处于一种努力争夺资源以保全自己乃至后代的状态。这当然是一种很粗糙的判断了。

...
显示全文

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说到底都是在讲“人”。我曾经觉得,只是关于人,是否面积太窄,是否对这个很窄的范围给予的关注太多。

不过这些随着自己的成长慢慢想开,生而为人,自己读自己,读不同维度的自己,是极有必要,也是参不完的。所以我们读史,读过去的人,以期跳出一部分当下,尽可能客观,尽可能准确。

过去的人与现在的人,从比较大而模糊的角度看,根本上的需求是一致的。要活着,要吃饱穿暖,如果可以的话,再想做一些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若能得到他人的认可,就更妙了。人与人之间的对比,不能列于此,毕竟那几乎是一种饮鸩止渴般的快乐,自己不能控制的因素太多,搞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哪怕只是活着、吃饱穿暖、做喜欢的事这些,都千丝万缕与他人与整个社会相联系。人是不可以独活的,是以我们可以有,也必须有社会科学、人文学科。

万历十五年的人,与现在的人,从个人自由度上来说,并没有量级大的差别。皇帝似提线木偶,首辅在夹缝中生存,文官战战兢兢,思想家处处碰壁。从自然进化的观点来说,资源一定,寿命有限,而人口众多,很多人的一生都要处于一种努力争夺资源以保全自己乃至后代的状态。这当然是一种很粗糙的判断了。文明发展至今,近身肉搏已极少了,社会也有了一定的最低保障体系,于是优胜劣汰也显得不那么血腥,至少也是能活的吧。现在的人虽享有较之万历十五年来说很高的自由度和平等权,但做事,不论是工作项目,还是家庭琐事,总归牵一发动全身,仍是要有所忌惮的。我自己关注的角度在此,比较狭窄,但此角度总能吸引我去仔细研读。

也许从社会环境与组织制度上来说,这本书给读者带来的价值更大。我们国家历史悠久,很多观念也经历了千年的风雨而继续存在。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适应当时发展的就是相对的正确。繁文缛节在集权的封建时代是必需的,象征着权威,所以现在再看书中关于早朝、叩拜等内容,只觉好笑。之前上学时学习历史,或看电视剧中的历史故事,觉得很多人是真的蠢啊,若自己是那人,一定不会那么做,一定会做到最好。可实际呢,每个人是社会人,也是历史人,处于什么时期,受什么思想、制度、环境影响是不同的。万历的臣子们冒着轻则罚俸降级,重则仗打发配,乃至处死的危险去上奏弹劾莫须有的八卦,原本是有更重要的前提的,那就是当时人臣最高的精神理想是名垂青史,而直言敢谏就是一条捷径。

怕死如我,如果放到明代,若为言官,也一定会冒着失去性命的危险去做某些事的。所以我喜欢这本书,作者让普通读者读罢此书,放弃居高临下的评判,进入历史上那个特别的年代,亲身感受各方的角力,再去判断到底是什么影响了社会的发展,到底是什么让时代背景下的每一个人都不得善终。我认为这就是同理心研究。越放弃成见、贴近真实,越能对历史有恰当的认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历十五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历十五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